我的小說資源庫

  • 關注者 0

萬古仙穹陳國太子結局是怎么樣

萬古仙穹》中講述的國太子的故事是怎么樣的,有知的朋友們可以來看看這里面的故事是怎么樣的,大家一起來說說。

分類導航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職場
歷史
軍事
游戲
競技
科幻
靈異
同人
輕小說
古代言情
現代言情
青春校園
純愛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1
Shirley

作品描寫主人公以天地社稷為棋局,與天對弈,執掌命運,以弱滅強宋,走向巔峰并獲得永生修仙之旅。題材涉及謀略、國戰、修仙、智斗、虐戀、商戰等元素,圍繞主要人物“成長”與“情仇”雙線并陳的“逆襲”歷程,創造了一個有佛、、神多種勢力共存的世界,并加入琴棋書畫、傳統觀念等文化元素,使作品意蘊深厚,具有不屈服命運、積極進取的勵志作用。人物刻畫細膩,故事曲折緊湊,語言靈動,懸念和笑點增強了可讀性。

姓名:古海
修為:諸神圓滿(古海修的不是一種氣,一開始看不出玄妙,隨著氣的種類越來越多,它們產生的威力,就不僅僅是疊加了,而是一種升華,每多一種氣,威力呈十倍不止的往上漲。)
第一重:無
第二重:巫氣
第三重:尸氣
第四重:怨氣
第五重:毒氣
第六重:佛氣
第七重:鬼氣
第八重:正氣
第九重:詛氣
第十重:文氣
簡介:三十歲生日的時候,因為一枚神秘的棋子而來到神洲大地,因為體質原因,一直被困在后天圓滿境界不得突破,蹉跎四十年,于七十大壽之時,命運轉變,一路高歌,勇猛精進。
滅大宋,入先天,破殘局,九五之爭古魔名;
銀月城,受琴會,奪勾陳,琴棋書畫風云動。
神州地,呂陽王,血獄元,我為帝王心為天;
乾天朝,斗群雄,萬圣會,戰國血染六道仙。
帝朝路,觀棋出,轉時空,再戰六道終成史;
吞四方,神威獄,天命顯,神道無疆連山局。
修煉功法:真龍先天功、真龍金丹功
天地陰陽交歡化業補天大悲賦
一重天:化業補天
二重天:
三重天:生死之眼
四重天:開天眼
五重天:上天之眼 第一階
六重天:上天之眼 第二階
擁有寶物:天鎮神璽、死生簿、古之仙穹、誅生刀、戮生刀、陷生刀、絕生刀、盤古斧、裝天葫蘆
姓名:古海
修為:諸神圓滿(古海修的不是一種氣,一開始看不出玄妙,隨著氣的種類越來越多,它們產生的威力,就不僅僅是疊加了,而是一種升華,每多一種氣,威力呈十倍不止的往上漲。)
第一重:無
第二重:巫氣
第三重:尸氣
第四重:怨氣
第五重:毒氣
第六重:佛氣
第七重:鬼氣
第八重:正氣
第九重:詛氣
第十重:文氣
簡介:三十歲生日的時候,因為一枚神秘的棋子而來到神洲大地,因為體質原因,一直被困在后天圓滿境界不得突破,蹉跎四十年,于七十大壽之時,命運轉變,一路高歌,勇猛精進。
滅大宋,入先天,破殘局,九五之爭古魔名;
銀月城,受琴會,奪勾陳,琴棋書畫風云動。
神州地,呂陽王,血獄元,我為帝王心為天;
乾天朝,斗群雄,萬圣會,戰國血染六道仙。
帝朝路,觀棋出,轉時空,再戰六道終成史;
吞四方,神威獄,天命顯,神道無疆連山局。
修煉功法:真龍先天功、真龍金丹功
天地陰陽交歡化業補天大悲賦
一重天:化業補天
二重天:
三重天:生死之眼
四重天:開天眼
五重天:上天之眼 第一階
六重天:上天之眼 第二階
擁有寶物:天鎮神璽、死生簿、古之仙穹、誅生刀、戮生刀、陷生刀、絕生刀、盤古斧、裝天葫蘆

姓名:古海
修為:諸神圓滿(古海修的不是一種氣,一開始看不出玄妙,隨著氣的種類越來越多,它們產生的威力,就不僅僅是疊加了,而是一種升華,每多一種氣,威力呈十倍不止的往上漲。)
第一重:無
第二重:巫氣
第三重:尸氣
第四重:怨氣
第五重:毒氣
第六重:佛氣
第七重:鬼氣
第八重:正氣
第九重:詛氣
第十重:文氣
簡介:三十歲生日的時候,因為一枚神秘的棋子而來到神洲大地,因為體質原因,一直被困在后天圓滿境界不得突破,蹉跎四十年,于七十大壽之時,命運轉變,一路高歌,勇猛精進。
滅大宋,入先天,破殘局,九五之爭古魔名;
銀月城,受琴會,奪勾陳,琴棋書畫風云動。
神州地,呂陽王,血獄元,我為帝王心為天;
乾天朝,斗群雄,萬圣會,戰國血染六道仙。
帝朝路,觀棋出,轉時空,再戰六道終成史;
吞四方,神威獄,天命顯,神道無疆連山局。
修煉功法:真龍先天功、真龍金丹功
天地陰陽交歡化業補天大悲賦
一重天:化業補天
二重天:
三重天:生死之眼
四重天:開天眼
五重天:上天之眼 第一階
六重天:上天之眼 第二階
擁有寶物:天鎮神璽、死生簿、古之仙穹、誅生刀、戮生刀、陷生刀、絕生刀、盤古斧、裝天葫蘆

萬古前篇 兄弟反目(1)
.
陳國都城,白日的喧鬧已逝。歡慶的一天的百姓都累了。天地徹底靜下來。
然而,今夜注定是一個不眠夜,舉國同慶。
五年前,陳國幾欲亡國。那時,還是太子的陳太極擔任國王!
而后,在新王的帶領下,陳國以將滅之弱勢,逆戰強國,將其滅之。
陳國乘勝威勢,諸國膽寒。
旋即,六國聯盟,討伐陳國。卻再次被陳王領兵擊敗。
若非其他國家之后的仙人插手,這方圓萬里,便只存一絕世大國了啊!
今日,舉國上下歡慶,恭迎他們的英主陳王。
夜晚,在陳國帝都西北角落,有一座四方大院。卻與其他地方有別,很安靜。
在大院的書房內,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端坐,神態安詳。
男子身披裘服,面孔如斧砍刀削一般,棱角分明。
端坐間,一股鐵血氣息散發,冷冽無比。
在中年男子身前,一個面目滄桑的五十歲老人微躬著身子,老人冷汗溢出,眼中充滿擔憂。
“將軍!”老人忐忑開口,輕聲道。
“嗯。”
中年男子微微頷首。
“陳王真的會過河拆橋?!”老人狠聲道。
老人面色變得凝重,殺氣騰騰。
“嗯。”
中年男子再次點頭。
“那您今日為何還要進城?如此不是羊入虎口嗎?!”老人聲音滿是憂慮。
“唰!”
驀地,中年男子睜開了眼,一抹精光閃過。
“老虎,什么時候你的膽子變得這么小了。啊?!三年前那個沖鋒陷陣,殺敵如麻的兇人什么時候變成了一只羊了?”
男子開口道,聲音極為渾厚。
“將軍啊!”老人連忙接道:“您讓老虎現在提著刀去殺敵,老虎眼睛都不眨一下。可是,您的安危……”
“老虎,你跟了我多久了?”
中年男子打斷老人的話。
“回將軍,從四年前,您帶領我們兄弟破了那座城后,老虎便一直跟在您身邊了。”
老人感嘆,陷入回憶。當年,那座城池宛若一只張著血盆大口的兇獸,吞噬著軍士們的生命。
他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天,陳王帶著眼前的這個男子來到了軍營。從那一刻起,他們注定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一切城池在將軍面前,都是紙糊的老虎,不堪一擊。
他是軍師,可他們都叫他將軍!
他叫古海,一個智慧如妖,兵法如神的男子!
“是啊!五年了。”古海感嘆道。
“嗯?!”
老人感到迷惑,他撓了撓頭。眼神惘然。“到底是五年,還是四年?”
“嗯!一定是五年。一定是我記錯了。唉,人老了。”
老人心底感嘆,默然佇立。一臉崇敬的看著陷入沉思的男子。
“五年了啊!”
端坐著的男子感嘆道,他的手指觸了一下眉心,而后放下。
他來到這個世界五年了。十萬棋局,一枚棋子,將他帶來了這個世界!
古海按下心中惘然,醒悟過來。
他站起身,偉岸的身形,棱角分明的面孔,一身鐵血氣息,充滿了難言的魅力。
“走吧。去看看我們這位陳王,給我這個結拜兄長,準備了什么大禮。”
言罷,古海踏步走出書房!
老人跟隨在后。
……
……
夜深了,整座帝都都安靜下來。
在帝都西北,卻是有著一道道黑影飛檐走壁,從四面八方趕來,朝著一座大院齊聚。
一條條筆直縱橫交錯的大街上,沒了行人身影。一個個身披盔甲的士兵腰佩長刀,手握軍弩,包圍了帝都西北角的一座大院。
在帝都中心,皇城內,中央大殿前,一個身著龍袍的中年男子默然佇立,凝視帝都西北。
……
……
“哐!”
一聲大響,緊閉的院打開。一個身形偉岸的中年男子大步走出,龍行虎步間,威勢逼人。四周軍士內心一滯,紛紛后退。
中年男子站在小院門前,看著燈火通明的這棟大院,眸中閃過一抹感傷。
他抬頭眺望帝都中心那座輝煌的宮城,眼中起波瀾,卻是疾速淡去。
“從今日起,所謂的兄弟情意……,恩斷義絕!”
霎時,他的眼眸寧寂,深邃如淵,古井無波。
古海雙手負背,傲然挺立!
然而,他的身后。老人腳跛著走出,厲聲喝道:“王老二,你要對將軍出手。”
老人言罷,從那些士兵身后走出一個將軍模樣的中年大漢,燈火通明,照在大漢的臉上,滿臉通紅,神情尷尬。
驀地,大漢頓步,眸光變得冷冽。他抬起手臂,大喝一聲:“來人,放箭。此人是敵國奸細!”
大喝聲落下,張開的弓弩放開,黑色的箭矢密密麻麻,向那兩道身影射去。
“嗖嗖~!”
“嗖嗖!”
“……”
箭矢密密麻麻,疾速射來。
老虎面目頓時變得猙獰,殺意迸發。
“嗡。”
老虎沖了出去,一道罡氣出現,籠罩在他的身上。箭矢打在上面,紛紛落地,根本傷不到他!
“哧!”
老虎跳起身來,腰間長刀拔出,狠狠劈下。毫不留情。
“噗!”
一個士兵被老虎攔腰斬斷,鮮血噴涌。
門前,古海面色不變,雙手負背。
他的身周,不知何時,出現一道道散發出磅礴氣勢的黑色身影。他被包圍了。
“噗!”
已是血人的老虎被人打飛,口吐鮮血。
“砰!”
他砸入古海身后小院。
“將軍,快跑!”
小院內,老虎大喊。同時,他好著的右腳猛地踏地,從小院門內沖出!
“撲哧!”
老虎的長刀斬在古海后背。然而,卻沒有血跡出現。
老虎面色頓時大變,猛地退避開,進入士兵陣中。
“天蠶衣!”老虎疾呼道。
“嗯。”
古海點了點頭,略顯傷感的笑道:“你是什么時候來到我身邊的。”
古海的這句話很矛盾,但是老虎聽得懂,也唯有老虎聽得懂:“半年前。”
“你是什么時候發現的。”老虎問道。
“五個月之前。”古海道。
“真不愧是一人敗七國的大軍師!”
老虎沉聲道。旋即,他跛著的左腳伸直,他的左手放到耳后……
“哧啦!”
一張薄膜被撕下,頓時一張陌生的面孔出現,他不是老虎!
“果然是你!”
古海冷聲道,殺意沒有絲毫掩飾。
這是一個面色泛白的青年,皮膚細膩。
“不錯,確是咱家。”
‘老虎’開口,聲音有些尖銳。
“其實我知道,飛鳥盡,彈弓藏;兔已死,狗亦然烹啊!但是我還有一絲期待……可是,終究還是這般。”
古海感嘆著,他腰間佩刀拔出。
“哧!”
鋒利的刀刃劃過衣袖,一片碎布飛起。
“至此……斷袖,絕交!恩斷,義絕!”
見到此幕,“老虎”面色一變,他抬起手,大喝一聲:“破罡箭,放!”
頓時,密密麻麻的黑色箭矢飛射而出,射向人群中的古海!
“老虎”的嘴角泛起笑意。
古海,必死無疑!
“什么?!”
驀地,大變驚起。無數人驚聲疾呼。
‘老虎’面色變得慘白,他知道他死定了。
入目所見,超乎想象,難以置信!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