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說資源庫

  • 關注者 0

萬古仙穹實力排行都有哪些人物

萬古仙穹》這部玄幻小說講述的故事是怎么樣的,其中厲害的人物眾多,他們的排名有哪些,我們一起來看看他們故事吧。

分類導航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職場
歷史
軍事
游戲
競技
科幻
靈異
同人
輕小說
古代言情
現代言情
青春校園
純愛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1
心酒為友

姜連山在這本書里是炎帝,中華兒女都是炎黃子孫,炎在前面,炎帝就是神農,你說炎帝厲害不?但是炎帝不是力量型的,龍戰國走的是力量型路線,盤古的原型啊,難你們還看不懂?炎帝玩的8掛,繼承了伏羲的八八64掛,演化天地變化之理,但是炎帝現在也是在研究之中,等他悟透了才有能力劣天,炎帝應該是半智慧半力量型的,后面還有另一種人,就是觀棋老人和古海這種人,屬于完全智慧型的,實際上就是那種左右逢源的那種人。

【古海】:三十歲生日的時候,因為一枚神秘的棋子而來到神洲大地,因為體質原因,一直被困在后天圓滿境界不得突破,蹉跎四十年,于七十大壽之時,命運轉變,一路高歌,勇猛精進,滅大宋,入先天,破殘局,九五之爭古魔名。神洲地,受琴會,奪勾,琴棋書畫動風云。修煉功法:天地陰陽交歡化業補天大悲賦。
【陳仙兒】:古海妻子之一,大陳國的第一美女,金鼎之軀,陳太極為了留住古海,介紹給了古海,目的就是為了掌控、蠱惑、監視古海。后來被古海感動、折服,愛上了古海,正式成為古海的妻子。古海被陳太極埋伏,為陳仙兒所救,也因此不能懷孕。于十年前,陳仙兒身隕。
【龍婉清】:古海妻子之一,大乾天朝郡主,一品堂堂主,龍曉月的女兒,其父為未生人,木鼎之軀,為追查母親的死亡而來到九五島,結識了古海,與古海一起歷經天元殘局,九五之爭,受琴大會等等一系列的追查之路,最后為救古海,死于未生人之手。
【婉兒仙子】:三大圣地之一,太上一脈的傳人,火鼎之軀,擅長琴道,已經能夠彈出琴道精靈。與古海結識于銀月城,悲慘世界被古海所破,受琴大會之中被古海壓制,在補天宗之中,被古海所救,并且與其雙修,成為火神后,一絲情愫系與古海。(已推倒)
【龍婉鈺】:龍婉清的妹妹,大乾天朝郡主,天生預言師,受大乾圣上喜愛,伴生妖鬼靈。
【勾陳】:天極琴,唱歌難聽無比,無人可忍受。

以前是不是說過青帝不弱于宇煕大帝,都敢反判。青帝是上天宮后天強者。還有那個后卿,妭,比青帝強多了,甚至吞吃通天投影他們本體都不敢趕來。照現在看,他們應該不算巔峰,后卿不到龍戰國一掌之敵。
還有不合理的地方,龍戰國天下第一,開天斧借出去都沒人敢搶他,最開始還有個不知死活的中天宮造反,他和龍戰國一起長大的,還不如世界上其他人對龍實力的了解?現在看來,龍的一個兒子就能捏死他。
長生好歹有先天金丹元嬰合體皇極境帝極境天極境天地玄黃仙大仙古仙祖仙,每一級又分10-19重天不等。。。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找到了?
  大海之邊!
  常明駕著飛舟,郁悶的四處飛行之中。
  “天下那么大?怎么找古海啊?父親也太看得起我了,想要找到誰,就能找到誰嗎?”常明郁悶的四處張望。
  從朝歌一路飛到這了,可一路上根本沒有遇到古海。眼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這一望無際的意思,就是看了都有種絕望的感覺。
  飛舟飛到了高空,常明眼中一陣絕望。這一茫茫大海,只有藍天白云,往哪飛啊?
  遠遠的,一朵巨大的白云向著自己飛來。
  常明并沒當回事,白云而已,一路上遇到不少了,這就是一團霧氣,待會就穿體而入了。
  扭頭,常明看看后方陸地。
  “始祖他們,差不多要到朝歌了吧?我再找到古海又有何用?”常明微微苦笑。
  “算了,不找了,我還是回去看看吧!我去報信的事肯定暴露了,父親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常明微微一嘆。
  扭頭,調轉飛舟頭,正要往回飛。
  陡然,那朵超級大的白云轟然撞了過來。常明依舊沒當回事。
  “準備走吧!”
  “轟!”
  陡然一聲巨響。
  常明的飛舟,瞬間撞散架了。
  常明被白云撞得都貼到了上面,臉都撞變形了。
  “這是白云嗎?白云不都是霧氣嗎?我的飛舟!”常明驚叫道。
  白云,不完全是白云,卻是九五島裹在白云之中。
  沖天殿口。
  “太子,前面發生一聲巨響,是不是撞到什么東西了?”一個官員驚愕道。
  “去看看!”古秦叫道。
  常明整個人都被白云撞著飛行著,不,常明看清了,這是一個透明結界,結界之外裹著白云而已,結界之內,卻是一片陸地?
  一片超級大的陸地。常明嘴巴張大,驚愕的看著這肇事陸地。
  “九、九、九五島?”常明驚愕道。
  不久前去準備屠滅九五島,常明可是做過功課,知道九五島的形態,可千島海的九五島沒了?
  “什么人!”遠處頓時有侍衛喝道。
  常明愕然的看著那些侍衛:“我被島撞了?”
  “我認識他,上次在朝歌城,我看過他,他是那個倒霉鬼!”頓時有侍衛驚叫而起。
  倒霉鬼?
  我是倒霉鬼?常明臉瞬間黑了下來。也就在大瀚皇朝,還沒人敢說我這天眷之人是倒霉鬼。
  “快,稟報太子,那個倒霉的吸血鬼來了!”那侍衛喝道。
  “快去,稟報皇上!”眾侍衛頓時叫道。
  皇上?古海?
  常明陡然眼睛一亮:“古海在這里?我要見古海!”
  -----------
  朝歌城。
  飛舟運著一批一批的百姓離開朝歌。
  但,朝歌百姓太多了,朝歌也太大了,加上很多百姓不愿意離開,縱是四天四夜不停的運走著百姓,還是有著近半的百姓沒來得及走,或者不肯走。
  近五千萬百姓甚至還在怨恨著上官痕勞師動眾。
  皇甫殿口。
  一眾官員焦急的看向上官痕。
  “上官先生,我們已經盡力了,他們不肯走!”眾官員苦澀道。
  “生死有命,或許我錯了呢?”上官痕搖了搖頭嘆道。
  一眾官員并不說話,顯然在心里也認定上官痕錯了。
  上官痕看著城中的一片混亂,因為半強制驅逐,很多地方都有著暴亂,甚至各處都有著一些沖突,沖突的火災四起。
  滿城煙火,一片狼藉,但,上官痕不后悔。最少,有著一半的百姓獲救了。
  “上官先生,都四天了,根本沒有那吸血鬼說的危險啊,這……!”一個官員甚至抱怨的看向上官痕。
  就在眾人都埋怨的看向上官痕之際。上官痕卻是瞳孔一縮。
  卻是遙遠處天際,五艘飛舟快速而來,五艘飛舟之上,更是豎著一面面大旗。
  大旗上的字,分別為元、業、玄、撼天、云浮!
  “五方勢力的人來了,快,開啟大陣!”上官痕臉色一變,瞪眼叫道。
  “啊、啊、啊?”
  一眾準備埋怨上官痕的官員,頓時僵住了。
  轟!轟!轟!轟!轟!
  五艘飛舟帶著一股大風,轟然停在朝歌城外。
  飛舟之上,一眾絕世強者全部站在甲板之上。
  “陛下,到了!”
  “宗主,到了!”
  “始祖,到了!”
  蝠祖等人已然走到了最前面。
  皇朝?對于一眾大帝、道君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一個連氣運金龍都無法凝聚的運朝,算得了什么?
  “蝠祖,就是這里?”一個身穿龍袍的男子,冷冷的看向大元飛舟之上。
  “不錯,就是這里!龍婉鈺,就在這!”蝠祖此刻卻是一臉的興奮。
  常勝卻是陡然雙眼一瞇。因為,朝歌城中,還有很多的百姓。
  常明沒來?常勝臉上露出一絲焦急。
  “不對,我上次來過,人少了好多?都沒什么人了。”一個吸血鬼驚愕道。
  “哦?”常勝微微一怔。
  果然,城中百姓稀少了很多,這么說,常明來過了?
  城中,在守城大陣打開的一霎那,之前信誓旦旦、抱怨上官痕小題大做的百姓,頓時一個激靈。
  “不可能吧?”無數百姓露出驚駭之色,頓時看到了五艘巨大的飛舟。
  “那上面有大旗,是真的?是真的?”城中百姓頓時露出絕望的后悔之色。
  “上官先生,我們現在怎么辦?”皇甫殿的一眾官員也焦急的看向上官痕。
  上官痕眼皮一陣狂跳。
  來了?
  “咻!”
  陡然,一道紅衣男子飛出城去。
  “那是誰?”上官痕臉色一變。
  卻看到那紅衣男子直沖五大飛舟之處。
  “宗主,宗主,你們是找龍婉鈺嗎?”那紅衣男子叫道。
  五大飛舟之上之人一起望了過來。
  其中,豎有‘撼天’二字的飛舟之上,一個身穿紫色道袍的男子卻忽然開口道:“這是我撼天宗弟子,一個月前,我將一批人安排前往四方城池的!”
  “哦?”眾人微微一頓。
  “你見過龍婉鈺了?在城中?”撼天宗主臉色一冷道。
  “不在了,四天前離開了,不過,我們已經派人跟蹤了,不遠,我知道他們在哪!就那個方向,就那個方向。”紅衣男子叫道。
  “哦?”眾人神色一動。各自露出一絲喜色。
  “你確定?”撼天宗主冷聲道。
  “屬下以人頭擔保,宗主,快,我帶你們去!”紅衣男子叫道。
  眾人眼中一陣陰晴不定,最終點點頭:“好!”
  紅衣男子上了撼天宗飛舟,即將一起離開。
  蝠祖卻是眉頭一挑。
  “諸位,你們既然知道龍婉鈺在哪,那你們先去,我這里還有一點私人恩怨沒有解決,很快就來!”蝠祖叫道。
  “隨你!”眾人淡淡道。
  派了幾個蝙蝠妖跟著一起前往,蝠祖卻是扭頭看向朝歌城。
  “呼、呼、呼………………!”
  轉眼,四方勢力的人走了,只剩下大元的人,一起看向朝歌城。
  “滿天氣運?哈哈哈哈哈哈哈,朝歌,朝歌!”蝠祖陡然面露猙獰道。
  “轟隆隆!”
  陡然間,滾滾蝙蝠瞬間鋪天蓋地的籠罩天地四方。
  “四方勢力走了?留下蝠祖一方?那也是……!”上官痕面露一股擔心。
  群臣早已傻眼了,抱怨上官痕?不,現在只剩下深深的后悔,為什么不聽上官痕的話?
  留下的百姓也面露絕望之色。
  “沒事,沒事,我們有守城大陣,他們破不開的!”有百姓驚恐中自我安慰道。
  “轟!”
  卻看到蝠祖一掌轟然打在大陣結界之上,巨大的力量之下,結界瞬間轟炸了,甚至連同四方城樓,頓時炸塌了大半。
  “給我將朝歌城圍起來,今天,一個也別想走!”蝠祖面露猙獰道。
  “是!”所有吸血鬼、蝙蝠妖應聲喝道。
  城中,一個小院之中。
  龍太子敖勝,雙眼微瞇的看著城外蝠祖等人。
  “太子,我們要出手嗎?”一個龍族下屬問道。
  敖勝冷冷一笑:“父王只說,力所能及的,可以幫襯一下,蝠祖剛才這一掌,有初入上天宮之威了吧?已經超過我的力所能及了,所以,不用管了!”
  “是!”
  敖勝不準備插手,城中近乎沒有能夠抵擋蝠祖的力量。
  ----------------------
  九五島之上。
  古海探手解開了敖順的封印。
  敖順周身氣息瞬間爆發而出。
  但,僅僅舒緩了一下,敖順瞬間一斂氣息,再度坐了下來。
  敖順明白,古海敢放了自己,就是不再畏懼自己的實力了。
  古海卻淡淡一笑:“下天宮?昔日我實力不顯,才不明白開天宮的含義,你是龍族昔日太子,下天宮?太弱了吧?而且,昔日你帶著數千龍族前來,貌似那些龍族實力也太弱了吧?元嬰境?”
  敖順深吸口氣,搖了搖頭道:“我們是罪龍!”
  “哦?”
  “下天宮?我怎么可能只是下天宮?就如同繆辰一般,他以前也是中天宮巔峰,如今只是初入下天宮而已!他是因為,玄武神死了。而我卻是因為罪龍,所以封了神性而已,我昔日那批下屬,都是罪龍,元嬰境?呵,也就你好運吧,要是昔日沒有封了神性,九五島早就毀滅了!”敖順沉聲道。
  “封了神性?難怪!”古海點了點頭。
  “你為何要放我自由?”敖順皺眉道。
  “因為我發現,扣押你,或許是我被龍族至尊利用了!”古海苦笑道。
  “我父親?”敖順微微一怔。
  “大乾方面,為何沒人來為你說情?龍族,為何沒人來救你?敖勝為何也沒來救你?或許,你被扣押,他們樂見其成吧,況且,貌似扣押你的目的,也終于達到了!”古海苦笑道。
  “怎么說?”敖順不解道。
  “你還記得昔日,你的脾氣嗎?”
  “昔日?”敖順皺眉道。
  “浮躁,特別浮躁!我不知道你怎么丟失太子之位的,但,我只知道,你丟失太子之位后,浮躁到一心想要報仇,想要奪回太子之位,甚至都不管呂陽王有沒有能力幫你,你就同意他與你合謀?這不是浮躁嗎?”古海笑道。
  敖順沉默了。
  “龍族至尊,在借我的手,壓壓你的脾氣吧!不管如何,你如今卻與以前大不同了,不是嗎?”古海微微一嘆。
  “或許吧!”敖順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股復雜之色。
  就在二人交談之際。
  “父皇!”古秦頓時急切的沖來。
  身后,還帶著滿臉茫然的常明。
  “這就找到了?”常明古怪的看著古海。
  “怎么了?”古海疑惑的扭頭望來。
  “朝歌出事了!”古秦臉色難看道。
  “呼!”
  古海頓時站起身來,死死的盯著常明。
  常明不敢遲疑,馬上將知道的說了一遍,并且遞上了父親那份信函。
  古海馬上拆開信函看了起來。
  一看之下,瞳孔猛地一縮。
  “大乾圣上!”古海臉色一冷。
  “啊?關大乾圣上什么事?”常明茫然道。
  “大乾的百姓是百姓,我大瀚的百姓,就不是人嗎?”古海臉色陰沉。
  “父皇,怎么樣?”古秦擔心道。
  “你們按照原計劃繼續飛行。朕要先行一步了!”古海沉聲道。
  匆匆而來的冰姬、繆辰也是露出茫然之色。
  “皇上,臣隨你一起去!”冰姬馬上上前。
  “皇上,我隨你去!”繆辰也馬上叫道。
  “不用了,一眾大帝、道君,你們就是跟去也沒用,保護九五島,才是關鍵。你們留在九五島,常明,你隨我走!”古海沉聲道。
  說著,翻手一抓一旁行動不便的大戮圣上尸體,踏步走出敖順小院。
  “東方不敗,九五島安全,勞你費神了!”古海對著不遠處一座閣樓叫道。
  那閣樓口,東方不敗點了點頭:“放心!”
  古海點了點頭。
  “對了,敖順的封印,朕已經解了,他要走要留,一切隨他!”古海扭頭對古秦說道。
  “是!”古秦點了點頭。
  “常明,走!”
  古海帶著常明,踏上飛舟,頓時向著朝歌方向飛去。
  “咻!”
  轉眼,飛舟到了天際,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眾人目送古海離去,眼中盡是一陣復雜。其中最為復雜的還是敖順。
  現在自由之身了?自由了?本來應該高興的一件事,可為何高興不起來?
  飛舟之上。
  常明面色復雜的看向古海:“古,古先生,都這么久了,我們回去還要幾天,可能一切都遲了!”
  古海看著遠處,沒有搭理常明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