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剑骨 > 第十九章 有些麻烦躲不掉
    南妖域,灞都?#24688;?br />
    “飞鹰堡送来贺礼——三千斤天辰铁!”

    “恭喜姜麟小王爷破境,?#31080;?#26063;,奉上十株八百年?#20185;?#40857;须——”

    今日是姜麟破境的庆功宴。

    诸方势力云游而来,纷纷道贺。

    然而?#19978;?#30340;是……姜麟根本就没有出面。

    他仍然在静室之中闭关。

    姜麟在命星前的那一?#21073;?#20572;留了许久,这一步的迈出对他而言并不算难……只不过他的道心,出了一些小问题。

    他想要完美的成就这一?#36784;紜?br />
    一破境,就成为“史上最强”。

    即便到了今日,灞都城来了诸多宾?#20572;?#23004;麟仍?#24187;?#26377;出面,各方势力得到的消息是,姜麟小王爷还在闭关。

    ……

    ……

    事实上,姜麟已经出关了。

    灞都城的云雾楼阁,披着?#30528;?#30340;姜麟,腰间悬着入鞘的“白狮子?#20445;?#36523;材修长,靠在楼阁栏杆处,看着身下的云海翻腾。

    这里在灞都城的最高处,与世隔绝。

    下面那些送礼的人,他并不想见。

    他的身后,火焰缭绕,汇聚成一道瘦削的?#30333;印?br />
    二师兄,火凤。

    “小师弟,那些人,不见?#24187;媯俊?br />
    姜麟摇了摇头。

    火凤笑道:“我当年得罪了太多人,破境之时,那些人恨不得杀上灞都城,要不是师尊坐镇,恐怕他们送给我的贺礼,就是刀剑伏杀。古道破境的时候也差不多,灞都城一脉,倒是难得见到今日这一幕。”

    姜麟让妖域的这些妖修,服服气气。

    他不怎么开杀戒,相比二师兄和古王爷,性子算是相当温和的存在了。

    火凤当年险些把一座小妖域给屠了,最终引来了“妖圣”级别的大人物出手,还是师尊出面才堪堪拦下来。

    姜麟轻声道:“这些人来送礼,一半是因为我破境,另外一半,因为这里是‘灞都’。”

    因为他的师父!

    那位妖族古化石一般的存在。

    “师父说今日便会回来……会给大家带一个惊喜。”火凤二师?#20013;?#20102;笑,身上的火焰?#30041;了?#25955;,鲜红欲滴的红袍在云雾之中摇摆。

    他站在了姜麟的身旁,“猜猜会是什么?”

    姜麟眯起双眼,似乎在思忖。

    火凤笑眯眯道:“师父他老人家提前对我走漏了一点风声,南妖域的悬空城,有一线天机倾?#28023;?#33509;是不出意外,师父会带回一件涅槃?#36784;?#30340;宝器。”

    “南妖域,悬空城?”姜麟有些讶异。

    南妖域的悬空城,那里已经临近与大隋天下的交界之处,处处都是禁制,即便是妖君?#36784;?#30340;大修行者,也难以踏足。

    那里是两族天下曾经开战的主战场。

    亿万生灵,穹顶之下,沧海之上。

    泉客死后,“龙绡宫”破碎,倒悬海升腾,古城池碎片上浮,悬在高原之上,于是那片禁忌之地,便被称为“悬空?#24688;薄?br />
    或是“悬空域”。

    两种称呼都可以,除了极少数的逆天妖修,几乎无人踏足其中,那里的禁制威压太大,到处都是古战场残留的遗迹。

    妖族天下有不少妖圣战死在悬空域。

    大隋的初代?#23454;郟?#20146;?#21482;?#30862;龙绡宫,把妖族的统御者“泉客”杀死,同时也耗尽了自己的寿命。

    两座天下一座在上,一座在下,地?#20301;?#24930;接洽。

    妖族头上的那片穹顶,便是大?#28766;本?#30340;海洋。

    这些年来,两座天下不遗余力想要侵吞对面,但?#19978;?#30340;是……倒悬海悬空域的这座禁制太过强大,无人可以逾越。

    妖族的生存环境恶劣。

    大隋的版图太小。

    灰界的战场两端,被两座天下严打死守……事实上,在大隋最落魄最狼狈的年代,灰界战役一输再输一退再退,妖族也没有实?#24066;?#30340;迈过那道?#26412;?#38271;?#24688;?br />
    因为灰界战场的那个入口,对于两座天下而言,实在太窄了。

    姜麟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他望向自己的二师兄。

    当初在红?#21073;?#24072;父卦算出天机之后,也只是给了自己一个锦?#25671;?br />
    要自己在危机时刻动用。

    而这一次亲自出面……?#20960;?#21335;妖域悬空?#24688;?br />
    姜麟认真道:“师兄,你要破境了?”

    火凤并没有否认,而是轻轻点了点头,道:“只差一层窗户纸。”

    果然。

    与自己想的一样。

    二师兄只差最后一步破境,那么师尊这一次去悬空城,是要为他挑选一件合手的“宝器”。

    这可是比自己破开“命?#24688;保?#35201;震动数十倍的消息。

    二师兄在这一步困了太久了。

    灞都城若是再添上一位妖圣,四座妖域的格局都会因此而改变。

    若火凤还有了逞心如意的“涅槃宝器?#20445;?#23004;麟知道自己的这位二师兄,天赋极其了得,手握火焰之力,还有着“世间极速?#20445;?#19968;旦破境,即便在是妖圣之中,也能算得上难缠的角色。

    他试探性问道:“会不会是先天灵宝?”

    火凤的?#37027;?#30456;当好。

    他哈哈笑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感慨道:“可能性不大,先天灵宝实在是太少了……本命天赋的原因,能够承受我虚炎的宝器太少,这一次师父给我带的这件,不求品秩,只要是个涅槃宝器,能用就行,等我破境了,再去悬空城一趟。”

    若是破境了,以他的保命手?#21361;?#21069;往悬空城,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到时候,再去寻觅机缘。

    姜麟笑道:“那就提前庆祝二师兄了。”

    火凤拍了拍姜麟的肩头,道:“我给你准备了一根涅槃翎羽……等我破境之后,这根翎羽留给你,可以保?#24187;!?br />
    姜麟一怔,连忙摇头,“这太宝贵了,师兄……”

    二师兄哈哈一笑,摇头道:“姜麟,你就收着。”

    火凤与麒麟一样,是皇血古种。

    并没有那么多的族人。

    灞都城,师父座下,加上姜麟,一共七位弟子,都是这般……在这世上没有亲人,血统极其强悍,但天生孤独。

    师父把他们汇聚在一起。

    于是这座古城,便变得极其团结。

    同门的师兄弟,把彼此?#28216;?#20381;靠。

    “当初我破开千年之境,大师兄送给我一块护心镜。”火凤眯起双眼,喃喃道:“若不是那块护心镜,我可能早就死在东妖域了,也成就不了如今的妖君之境。”

    “大师兄……”

    姜麟在灞都城修行了很久,他一直没有见过大师兄。

    大师兄,在灞都城,更像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存在”。

    除了火凤,没有人见过大师兄,没有人知道大师兄长得是什么模样,生来是什么血?#22330;?br />
    火凤看着姜麟,他看出了对方的疑惑,无奈笑道:“我也只见过?#24187;妗?#24456;多事情,说不清楚。等时机到了,你应该就知道了。大师兄是跟在师?#24178;?#36793;最久的那一个,比我入门的时间要久很多,很多。”

    有一个说法,?#28165;?#37117;城存在了多久。

    那?#21019;?#24072;兄……就存在了多久。

    师父开辟这座云海古城的时候,大师兄就已经在了。

    ?#20843;?#24212;?#27809;?#22312;?#20102;?#31561;醒过来,一定会送你一件不亚于‘涅槃翎羽’的礼物。”火凤笑眯眯道:“外面那些人,似乎也挺舍得的,明明算不上家大业大,还拼命掏空家底往灞都城里搬?#38752;?#26469;是真的看好小师弟你的前景。”

    姜麟苦笑道:?#20843;?#20204;只是想寻求一个庇护罢了。”

    灞都城的几位师兄,要么不出面,要么就是“凶名赫赫”的“恶人”。

    如今的姜麟,风头正劲。

    未来的南妖域,应?#26412;?#26159;姜麟来做执掌者,话事人。

    南妖域的大小势力,也愿意看到这么一个“性情温和”的灞都小师弟,成为一方霸主。

    “我不想见他们,也不想坐在某个南妖域的高位上,惹一身麻烦。”姜麟懒洋洋道:“这些贺礼,我会原封不动的退回,这样也不亏欠他?#38808;?#20040;。”

    火凤啧啧感慨:“这些贺礼你还退回,小师弟啊……你果真是心境如稚子,一点也不?#21834;!?br />
    “这些人可以不用去见,见了反而是他们的福气。”二师兄淡然道:“但某些人,恐怕你想躲也躲不掉,就像是某些麻烦……你不见她,她仍然会找上门来。”

    红袍在云雾之中摇曳。

    火凤双手按在栏杆上,眼神变得有些微妙。

    姜麟挑起眉头。

    灞都城的云雾楼阁,雾气缭绕,此刻尽数倾开。

    古王爷的冰雪龙辇,在虚空之中被逼得让出一条道来。

    雪发童颜的“古道?#20445;?#31449;起身来,望向自己小师弟,神情无奈。

    灞都城门大开。

    古钟长鸣。

    “东妖域,重楼郡主到——”

    声如滚雷。

    两位东妖域的妖君抬起一条手臂,为那位?#30528;?#22899;子清扫云雾。

    雾气萦绕如台阶。

    直通姜麟所在的云雾楼阁。

    姜麟揉了揉眉心,最让自己头疼的事情来了。

    一袭大?#30528;郟?#20687;是云中盛开的花,袍边沿角飞掠而来。

    锵然一声剑气之音。

    东妖域重楼郡主,敕封之名听起来有些偏?#34892;?#21270;,事实上,这位郡主也生得十?#38047;?#27668;,凤眸含怒,剑眉挑起。

    一剑飞掠,狠狠刺向姜麟。

    云雾楼阁之上,?#30528;?#40594;麟抬起一只手,两根手?#25913;?#20303;剑尖,任凭剑身弯曲成圆,捻住?#20004;?#20043;后极为夸张的那个?#19981;。?#31070;情不变。

    “姜麟,你躲什么躲?”

    他看着那位?#30528;?#22899;子咬着牙齿,怒目圆瞪,生气的时候,也像是一朵花。

    姜麟?#21335;耄?#20108;师兄说的不错。

    有些麻烦,躲不掉。

    ……

    ……

    (今明后三天,应当都只有一更。)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彩票2圆网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 体彩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0期 广西好运快3中奖金额 林丹羽毛球比赛视频 118心水论坛 中国男篮2019季后赛赛程表 苏州老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博莱斯官方网站 欢乐生肖福彩 ag真人视讯 英超联赛 三肖中特期期准香港马会资料一 彩票大奖得住 雪缘园足彩胜负彩预测 福建十一选五即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