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都市巅峰高手 > 第568章 拿燕北武协开刀!
    窦金宁不愧是纵横商界几十载的人物!精明得很。

    不过对此,秦墨倒认为很正常。

    一个商人,肯定要把风险降到最低,利益提高到最大。

    哪怕窦金宁不说,秦墨也想着,得到燕北荣家、谢家的支持,三大富贾世家作为后盾,也能和秦家在经济上,平分秋色了。

    秦墨笑着点头,“那就不叨扰窦老爷子您了,如果得到荣家和谢家的利好消息,到时窦老爷子望莫要失言。”

    “我窦家最重承诺,秦先生尽管放心。”

    窦金宁笑着送秦墨到书房门口,“就算我窦家最终无望与秦先生合作,秦先生依旧是我窦家恩人,我窦家的朋友。”

    秦墨笑着点头离开,暗自感叹窦金宁的商业手腕,实在太厉害了。

    秦墨本是希望得到窦家支持,但一来二去,窦金宁先是隐晦的提出,谢家和荣家入伙,才是窦家最终入伙的必要条件。

    在谈判之时,秦墨作为窦家恩人,窦金宁做法看起来也过于冷酷。

    但最可怕,就在于这一点,窦金宁送秦墨离开时的一番话,又能将这场实则充满腥风血雨的商?#21040;?#35848;,立马拉到温馨之处。

    在最后点名,不管结局如何,窦家永远是秦墨的朋友。

    这商?#21040;?#35848;的手腕,实在厉害了得!秦墨从三楼下来。

    祝小双已然坐在他窦凤嫣姐姐的腿上,拿着窦凤嫣姐姐白嫩的手,认真的盯着,“凤嫣姐姐,你掌纹过?#24120;?#25105;可能给你算不出什么来。”

    祝小双这小子,竟给窦凤嫣算起了命。

    实则坏小子就想摸大姐姐的手。

    窦凤嫣被逗得笑的花枝?#20063;?#22909;笑的看着这小不点儿,“那你说怎么办。”

    “我得看看凤嫣姐姐你是否胸怀大?#23613;!?br />
    祝小双严肃的说。

    “怎么看?”

    祝小双眼眸不由瞥了过去,就在要撩开窦凤嫣睡衣,想看?#27492;?#26159;否‘胸怀大?#23613;?#20043;时,他的身子立马被提了起来。

    “你小子,信不信我揍你。”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祝小双小腿扑腾着,“哥哥,我给凤嫣姐姐算命呢,到了关键时刻了。”

    秦墨把祝小双这小鬼头扔在了沙发上,朝他屁股打了下,叫他不老实。

    “和我爷爷谈的怎么样了?”

    窦凤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明晃晃的大白腿架在了茶?#24178;希?#24102;着笑意看着秦墨。

    秦墨笑着点头,“还算顺利。”

    秦墨和窦凤嫣?#32842;?#20102;半响。

    窦凤嫣盯着秦墨的侧颜,不由出了神,两人虽都?#32842;?#30528;,但却也并没多少尴尬的气氛。

    “凤嫣,你有什么法子,能一下聚拢众多燕北商界?#25343;?#27969;吗?”

    过了良久,秦墨才缓缓开口。

    窦凤嫣微微一愣。

    她深知秦墨个性,虽不过21年纪,但绝对是一位风轻云淡、淡泊名利之人。

    从来不见他关心商业的?#25314;?#29616;在却突然问了起来。

    窦凤嫣不由坐直了身子,靠在秦墨身边,急切?#23454;潰?#24590;么,你有难处,我可以帮你……”“不是。”

    秦墨笑着打断了她,“一些小事而已。”

    自从发生了徐嫣的事后,秦墨就更不想和窦凤嫣说这些,对她只有坏处没好处。

    窦凤嫣疑狐的盯着秦墨,过了一会儿,她方?#35834;潰?#21518;天晚上,在汉江码头,华尊号豪华游轮上,燕北武协举办了燕武晚宴,邀请了燕北商界圈所有的上流人士。”

    “嗯?

    燕北武协,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招商投资。”

    窦凤嫣笑道。

    燕北武协,虽是带有一定官?#21483;?#36136;的组织,但其运营和盈利,都是靠燕北武协自己生产的。

    因此,燕北武协也需要背靠燕北一些大型财团,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燕武晚宴,奠定他们武协一年的经济基础。

    这对于秦墨,倒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25226;?#35831;你们了吗?”

    “肯定呀!”

    窦凤嫣无奈叹口气,“我后天还想睡个懒觉,爷爷都不让,毕竟是燕北武协举办的晚宴,世俗商家肯定都要参加的。”

    “我能进去吗?”

    “额……不能……”窦凤嫣尴尬的说,“需要入场券的,这个只有燕北武协发放,我们每人也只有一张。”

    燕武晚宴,是严格控制人数的。

    并不让拖家带口,带朋友出现在晚宴之?#23567;?br />
    这主要是为了保证晚宴的格调,毕竟邀请的,都是燕北商界上流之人,不能让人随便进入,降低了宴会的格调和身份。

    “这样啊!行吧!我先走了,有时间联?#30340;悖 ?br />
    秦墨拉起沙发上揉屁股的祝小双,笑着摆手道。

    窦凤嫣急忙站起来,“你平常能不能看看微信!你以后再不回我微信,我把你腿打折!”

    “嘿嘿,知道啦!”

    “凤嫣姐姐再见,下次小双一定给你算算,你胸中有没有大?#23613;?#21834;!哥哥,疼!”

    祝小双被秦墨拍了脑门一下,总算老实了很多。

    夜晚,墨组在湛谷家院落开会。

    墨组成员们都凝着神色,?#34892;?#20005;肃,湛谷紧锁眉头,不停思索着。

    ?#27036;?#23478;的?#20174;Γ?#22312;我意料之?#23567;!?br />
    过了良久,湛?#28982;?#32531;开口,?#27036;?#37329;宁毕竟是商人,商人永远想降低风险,而且,我们墨组如今在燕北并不是一支优质股,也没什么名气。”

    二十年,足以让很多人忘记很多事。

    当年叱咤燕北的墨组,也被很多?#35828;?#24536;,更别说世?#23383;?#20013;,就算在二十年前,很多人都没听过墨组?#25343;?#21495;。

    这?#20849;?#26159;因为墨组?#24187;?#27668;,而是很多世?#23383;?#20154;,未到那个?#24949;叮?#20063;听不到关于那个?#24949;?#30340;消息,这很正常。

    “看来,我们现在急需让燕北这些投资者明?#31069;?#22696;组回来了,让他们明?#31069;?#24635;组长是谁!”

    秦墨不由看向湛谷,惊愣道,“你的意思……”“对,燕北武协,是我们杀鸡儆猴的第一道菜!”

    湛谷笑道,“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墨组成员们都笑了起来。

    墨组第一次出任务,就拿燕北武协开刀,这要是?#38376;?#20154;听到,绝对是骇人听闻的事。

    燕北武协虽在燕北的地?#26214;?#23596;,在实力上抵不过诛神世家,但也绝对比一般的中武世家,强太多,尤其,燕北武协还是一个极有名气的组织。

    如果想一夜成名,最好的方式,就是和有名气的打交道!二点组长平冀站了出来,“秦公子,我在燕北武协有认识的人,不过……是个小角色。”

    “这人之前是给燕北武协拖地的,后来成了燕北武协?#34987;?#38271;付阳的专职?#20928;?#25105;之前救过他一家老小?#25343;?#22810;少?#34892;?#20132;情。”

    秦墨眼眸一亮。

    要的就是不起眼的小角色。

    秦墨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他站起的同时,墨组的组员们,也都急忙站了起来。

    “我宣布,墨组重组第一次任务,后天汉江码头行动!”

    秦墨大声道。

    “是!”

    墨组成员们激动答道。

    时间转眼到了后天下午。

    刘师傅开着一辆宾利车,停在了燕北武协办公楼大门口。

    他现在要接?#34987;?#38271;下班,送他去汉江码头。

    他这一生,也是颇为不?#31069;?#32473;燕北武协打扫卫生十几年,到了四十岁时,正好遇到?#34987;?#38271;缺?#20928;?#36825;么一个机遇,他成功成为了付阳的专职?#20928;?br />
    在燕北虽过得不算富有,但小老百姓,图的就是个安心平稳,日子也算美好。

    但此刻,坐在驾驶室的刘师傅,现在却格外的紧张,他眼神不由扫视着?#38393;埽?#22909;似在等什么人。

    就在这时,不远处走来一位年轻人和一个小孩。

    年轻人双手插兜,穿的一身运动装,小孩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牵着年轻人的手指,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年轻人走到宾利车窗前,笑着敲了?#20040;?#25143;。

    刘师傅重重倒吸口冷气,平复了下?#37027;椋?#25226;车窗放了下来,“你是……秦公子?”

    “没错。”

    秦墨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两沓子厚厚的钞票,“这是两万块钱,刘叔工作太辛苦,回去给嫂夫人、孩子买点儿吃的,好好休息一天。”

    拿着两万块钱,刘师傅手都?#34892;?#39076;抖。

    他一个月开车,撑死一万块,这两万块,是他两个月的工资。

    刘师?#21040;?#24352;的盯着秦墨,“秦公子,我?#32676;?#20320;说好,付阳?#34987;?#38271;可不是好惹的人,你也知道他什么身份,你千万别胡来啊!”

    “刘叔放心,保证没事。”

    刘师傅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从车上下来,而秦墨和祝小双,分别坐进了驾驶室和副驾驶?#23567;?br />
    刘师傅正欲离开,突然停住脚步,“那个……平叔……他还好吗?”

    十几年前,刘家煤气罐爆炸,燃起大火,刘师傅?#25512;?#23376;儿女被困在大火之?#23567;?br />
    那本来是个将死的局,整个火势蔓延,烧在了刘师傅身上,?#20004;?#21016;师傅身上还有伤疤。

    路过的平冀,从大火中冲进来,救出了这一家三口的性命。

    没平冀,也没刘师傅的今日。

    因此,他愿意为平冀做任何事。

    “他很好,刘叔放心!”

    秦墨笑着,“这里就交给我吧!”

    刘师傅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山西快乐10分视频开奖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彩吧 最准的特马网站资料2019年 广东时时彩中奖记录 广西快三计划精准公式 腾讯分分彩稳赚技巧 江西快三规则 泳坛夺金河南近200期 天津时时彩开奖走时图 今天贵州快3走势图 足彩怎么玩 京东彩票领奖地点 网上买彩票中大奖退 山西11选5任五 11选5常用胆拖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