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18章 讨逆
    “佛力?”

    众人闻言俱是一阵错愕,便是叶文自己片刻间也没?#20174;?#36807;来是什么意思!随即他才明白,是自己这双眼睛造成的。

    当然,若往深处去想,叶文还曾得了悟真所传的佛法,一身佛力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好奇这老头是如何瞧出来的?

    只见这老头来来回回打量了一下殿中众人,却是每瞧一人都略微一惊,瞧了片?#35752;?#21518;竟然?#25484;?#20102;先前那一副好似什么都不在乎的相貌,整个人气质都跟着为止一变。

    “不晓得贵派如何称呼?掌门又是哪位?”

    叶文见到老人抱拳行礼,口上说话也?#25512;?#20102;许多便回礼答道:“在下蜀山派掌门叶文!”

    那老者许是没想到这人竟然就是此派掌门,不过还是很快的回过了神:“原来阁下便是?#35828;?#20027;人,贫道?#20160;?#22833;礼了!”

    想?#24187;?#30333;这老头刚才还是那副样子,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过来,正纳闷间,就听到这老头道:“?#20160;?#36139;道喝了多了些,?#34892;?#22833;态,还望叶掌门不要见怪!哦……贫?#26469;?#38055;,熟悉的朋友送了老道个葫芦仙的称号。”

    直到此时,叶文?#28909;?#25165;晓得这老头叫做什么,而且也察觉到这老头?#20160;?#37027;番作为原来是借着酒劲撒泼。

    “这么说来,如今是醒酒了?”

    要说他们这般样人,寻常酒水根本就不可能让他们感到醉意,更何况喝醉失态?所以要么是这老头在胡扯,要么就是喝了什么特别的酒水。至于他能够这么迅速的醒酒,可能也是用了什么手段!

    往旁边宁茹雪那里瞧了下,此时他已经从宁茹雪那里晓得,这老头是跟着她一路回到蜀山的,本来这一路上一直想要劝宁茹雪拜他为师,期间倒也许了一些?#20040;Γ?#21364;没想到见了徐贤后立刻就跑去劝徐贤了,宁茹雪也是一阵气恼。

    同时她也说这老头没事就?#19981;?#25487;出酒瓶子往嘴里灌,也不晓得他到底喝了多少,至于眼下这般模样,她还真没见过。

    “这老头终日里都是醉醺醺的?”

    叶文没料到竟然惹来一个老酒鬼,不过他觉得这老头对蜀山派来说却也是一个好大的机缘,此时他正愁蜀山派与这世界没什么交集,尤其是不清楚这个世界的势力以及其分布态势,现下就有人自己送上门来。

    “也许可以从这崔钧那里问问清楚?”

    心下存了这般心思,说话的时候就带了几?#20013;?#23481;:“无妨,崔前辈能来我蜀山,也算是一番缘分!”

    崔钧不言,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寻思了片刻才道:“请恕贫道孤陋寡闻,这蜀山派……莫非是个新建的门派?”

    他本来就是这么想的,不过看殿中众人模样,虽然修为不高,但资质都还不错。并且弟子如此众多,实在不像是一个新建的门派。更何况,这偌大一座蜀山,几乎就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当时喝的有点迷糊,跟着宁茹雪来的时候还没太过在意,此时清醒了过来才想到:“这山从哪冒出来的?”

    这一方地界,乃是东方仙洲最西的地方,人烟稀少,山脉众多。无数年下来,大?#20197;?#23601;清楚哪里有什么山了?#21683;创?#26469;不曾听说过什么蜀山!

    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肯定,这一方地界绝对没有这种浮空山!甚至于这附近连修仙的门派都没有,至于其中原因,倒是颇为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此时见到了?#35828;?#20027;人,崔钧倒是想要顺势问个清楚。

    至于叶文?他发现崔钧虽然是开口询问,但瞧那表情,却一副早就知?#26469;?#26696;的模样,心中一想,大概猜出了几分真相,于是他也不去编那些不?#31185;?#30340;瞎话,直接点头道:“本派成立时间不长,崔前辈不曾听闻倒也是正常!”

    他这么一承认,崔钧倒是不好再问了,人家都明明白白的承认本派乃是新建的,那么再问就有点刨根问底的意思了,何况他又不是专门干这个的。

    只是想起这个,他倒是有点惊诧于这蜀山派好大的?#30452;剩坏?#30701;时间内就培养出了这么多弟子——虽然大部?#27490;?#21147;都不怎么样。而?#19968;?#24324;了一座浮空山作为山门,这要是被天?#24405;?#35832;多仙家门?#19978;?#24471;,不知道会羡慕死多少人。

    浮空山可不是那么好找的,而能够?#36139;?#30340;浮空山就更难得了!同时足够大又能?#36139;?#30340;浮空山几乎是可遇而不可求,其珍贵不亚于那些威名赫赫的知名法宝。

    因此,当今大多修仙门派都是在寻常山脉中修建山门,只有少数几?#20063;?#26377;这浮空山作为老家。

    当然,若是有大威能,也可以凭借无上法力自己制造一座浮空山,不过那山?#22351;?#26080;法?#36139;?#32780;且也飞的不高,更?#34892;?#22810;限制,就如他的师门,虽然利用阵法制造了一座浮空山,却远不如这蜀山来的大气磅礴、风景秀丽,浑然天成——他若是晓得这蜀山是叶文凭借九州鼎而成,估计惊诧的就是九州鼎的威能了。

    他这边寻思了个没完,叶文见他不说话便开口道:“不知道前辈是何门?#38395;桑俊?br />
    崔钧一愣:“你没听说过我?”

    他先前迷糊的时候还没在意这事情,后来清醒之后,本来还有点奇怪这群人莫非没有认出自己?可是随即就想是这些年轻人估计是没见过自己的本来模样,所以一时之下也联想?#22351;?#37027;上面去。

    等后来报出了名字,他听叶文喊他前辈,还道对方已经晓得自己是何人了,可是如今来看……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哪根?#26657;?br />
    叶文有点?#38480;危?#34429;然他从先前这崔钧的话里隐约猜出这人定然是个名人,可是他现在是两眼一抹黑,谁也不认得,?#22351;?#30828;着头皮开口问道:“在下?#28909;?#19968;直潜心修行,几乎不问外事,前阵子才出世,所以……”

    “你没从师父那里听说过我的名号?”崔钧这下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失败,本来还挺得意自己的名气呢,没想到屁用没有啊!

    这么一想才想起来,先前喝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也没少和那女娃报名号,可是那女娃浑不在意的样子明显就是没听说过自己,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注意呢?

    “唉!喝酒误事啊!”

    只是一想起那杯中物,嘴里就觉得有点干,手上更是被他脑袋先快一步的?#26377;?#21475;里掏出一个酒壶来,?#20855;?#21658;灌了一大口。

    叶文这下看的清楚,这老头?#20160;?#37027;一下并不是用了什?#21019;?#29289;法宝,而是用了一个类似袖里乾坤的法术——这法术他也晓得,当日点苍真人就曾想?#20040;?#27861;拿住宁茹雪,但没想到这人竟然用这样一个强力法术当做储物之用。

    一口酒灌下去,崔钧觉得舒坦了不少,随后见到叶文的表情,就知道刚才自己的那句话等于白问了,这年轻人明显一副:我不认识你,也没听说过你!的表情,这个?#36136;?#22810;少让他有点受?#24661;?br />
    偏生此时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猛的问道:“对了,你?#30340;?#36825;门派是新建的,而且你还弄了这么好大一座山,这些可曾与天庭报备?”

    “啊?”叶文一惊,却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这些事情还需要和天庭报备?”

    崔钧一听,暗道一声果然如此,这年轻人根本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娃娃,也许以前根本就没下过山,甚至连远门都没出过,也不晓得他师父是如何教导的:“你修?#37117;?#30334;年了?”

    “这个……”

    叶文心下算了算,自己在九州世界里修炼了十年左右,后来在地球又修炼了十多年,然后躲在长白仙境里修炼了十多年。

    来到这仙境之后,又修炼了十多年接近二十年,里外里起码得有接近四十年。

    不过这话却不好这么说,因为他在九州世界里足足离开了五十年,为了避免更多事端,他只能往五十年往上说,不能往下说,?#22351;?#21040;:“百来年吧……”

    “多少?”

    崔钧本道这年轻人会说几百年,没想到竟然蹦出一句百来年,一口气险些没喘匀,本来都滑到嗓子里的酒水都险些喷出来,好不容?#23383;?#20303;?#20154;?#30340;感觉,崔钧瞪着眼上上下下狠狠的打量了一番叶文:“一百来年?”

    见叶文点头,崔钧倒吸一口气,然后也不知道哪根弦又搭错,或者说几口酒水下肚,又开始脑抽了,竟然走到叶文面前,然后道:?#30333;?#25105;徒弟吧……”

    ?#21834;?br />
    大殿中人尽皆无语,只觉得这个什么葫芦仙着实有点不着调,怎么见到谁都要让人做他徒弟?

    若是旁人也就罢了,可叶文是谁?那是他们蜀山派的掌门?#21051;?#22530;掌门能做别?#35828;?#23376;么?所以殿中众人的目光立刻变的非常不友善,就连叶文的?#25104;?#37117;有点冷了下来。

    许是崔钧喝的还不多,立刻醒悟过来自己做了件蠢事,怎么能让堂堂一派之尊做自己弟子?不过他倒也不觉得自己的话太过大了,以他在仙界中的名望,收这刚成立的门派掌门做徒弟,对这门派是天大的幸事,还能?#27809;?#19982;他师门联系上,那可是多少人巴巴求都求不来的好事。

    只?#19978;?#20182;碰到的是叶文,一个完全不晓得他是谁、师承何门?#38395;傘?#21516;时对他这个提议也没有什么兴趣的?#19968;鎩?br />
    虽然叶文没有直接开口拒绝,不过崔钧晓得,若是自己再纠缠这个话题,那?#27425;?#19968;的结果就是不欢而散。

    因此崔钧很果断的将话题转移了:“今儿天气不错哈?”

    ?#21834;?br />
    ?#38480;?#30340;?#20154;?#20102;两声,崔钧道:“叶掌门若还没向天庭报备,那么就应抓紧将这事情办妥,否则你弄出这?#21019;?#21160;静,惹来天庭大军讨伐,那可就麻烦了!”

    “什么意思?”

    叶文先时还?#24187;?#30333;天庭干嘛要讨伐他蜀山?毕竟他蜀山又没有和天庭对着干!不过随即就明白了,天庭这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威信,否则天?#24405;?#30340;仙道门派谁还鸟天庭?若是一群仙人不服号令,肆意妄为,这仙界估计也会?#39029;?#19968;团。

    想明白了这些,叶文也就明白了去和天庭报备蜀山派的建立以及浮空山的所在,是当前比较?#24825;?#30340;事情,若是不去做,很可能被天庭当做是一种侮辱,直接派人来剿灭他这个敢于在自家领土上胡搞乱搞的?#19968;鎩?br />
    “应当怎么去与天庭报备?”

    若是以前,虽然晓得这件事叶文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甚至去哪里报备都不晓得,不过眼下有个上好的问路npc,不好好利用一下岂非成了蠢蛋?

    崔钧似乎也想到了这叶文定然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正准备开口,却不料嘴开没张,?#25104;?#23601;骤然一变,然后喃喃对叶文道:“看来来不及了!天庭的军马已?#22351;?#20102;!”

    叶文一愣,随即转头往外面一瞧,眼中一阵神光爆闪,将一直戴着的隐形眼睛都化成了虚无,七彩琉璃之色变换不停的一双眼睛放出一阵光华,叶文很快?#25512;?#20511;着这一双琉璃瞳看见了远处的天空,一支全副武装的部队正从天上缓缓靠近他蜀山派。

    当下一员将领年龄瞧着约莫三十上下,正是壮年模样,一身白袍,身披亮银铠甲,骑着一匹雪白的骏马,手上倒提着一根镔铁长棍,也在往蜀山这边张望。

    而在自己打量他的时候,那人似乎有所感应,猛的往叶文这里一瞪,随后收回目光与旁边另外一名将领说了什么之后,这一支部队的行进速度竟然又慢了几分。

    叶文晓得自己已经被发现,不过他也没什么?#24605;埃?#21453;正对方就是冲自己来的,自己打量打量对方又能如何?#38752;上?#30340;是双方离的实在太远,他又没有类似顺风耳一类的神通,听?#22351;?#20182;们在说什么。

    微微一转目光,叶文瞧见旁边一人却是骑着一匹赤红色的马匹,这马与旁边的白色骏马一般,都是足踏虚空缓缓前行,而马上一员战将的装扮却让叶文大吃了一惊。

    只见这人身披金铠,外罩绿袍,手上倒提着一柄大刀,看起来沉重非常。同时丹凤眼、卧蚕眉、赤面长髯,这造型就与那传说中的武圣人毫无二致。

    “要么就是天庭也流行cosplay?”

    叶文正这么想着时对方也似有所觉,那双丹凤眼时不时的就往叶文这边瞧上几瞧,加上已经没什么好瞧的了,便收回神眼选通,皱着眉头寻?#21152;?#24403;如何应对。

    “虽然不晓得那身披银铠,提镔铁棍的是谁,但只是关禄炎那老祖宗,就够受的了……”

    转过头,就见到那崔钧竟然双眼中隐放神光,望着远处一阵嘟囔:“竟然是这两员大将领军,看来叶掌门麻烦不小啊!”

    一听他这话,叶文才晓得这崔钧也有类似千里眼一类的神通,所?#38405;?#22825;庭兵马他也能够瞧的清楚,就连领军的两将,他也能够看见——比叶文强的是,这俩人他全都认识!

    此时崔钧瞧了两瞧后,也收回了神通,转过头对叶文道:“老道来了这里,能与叶掌门相识也算是一场机缘,若是叶掌门答应老道的一个要求,那么老道我愿意为叶掌门说和此事!”

    叶文没想到这老道士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建议,他倒是好奇这老道士究竟要提什么要求?

    “老道士我几十年前闲暇时创出了一套神通,唤作葫芦七绝,只是一直寻?#22351;?#21512;适的传人,若叶掌门愿意学老道这套神通,那么这天庭的讨伐军,老道帮你说退!”

    叶文一愣,随即就明白这老头子还没有放弃收自己?#28909;?#20570;徒弟的念头,见其一脸嘿嘿坏笑,叶文心中一阵恼怒:“你这老鬼怎的没完没了?”

    只是面上却不好直接开骂,只是道:“身为一派掌门,怎能另投他派门下?”

    这葫芦?#19978;?#21069;就说他有师门,若自己拜他为师,岂非代表蜀山派成为了别派的下属别院?这如?#25991;?#35753;叶文接受?

    崔钧也没料到这叶文竟?#22351;?#20102;这时候也不肯答应,?#24187;?#26377;点诧异:“此事?#38405;?#20197;及贵派都没什么坏处,为何不肯答应?”

    叶文心中暗道:“若只我一人也就罢了,可如今咱可不是一个人,而且拜师也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事情。关系到蜀山派未来,如?#25991;?#22815;随意答应?”更何况这崔钧究竟什么来路,为人如何他全都不了解,若自己一个不留神将整个蜀山派都带进了?#36947;錚?#20877;想爬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保险一点,还是拒绝的好!至于那天庭的讨伐军?他相信只要与其详细说说,这天庭的人应当不会抓着这么点事情不放。

    更重要的是,?#20160;?#29992;神眼观察了一番之后,他隐约感觉的出来,这两人对自己和蜀山构不成威胁,因此他才?#20063;?#31572;应崔钧的建议。

    崔钧又瞧了瞧叶文,最后见他执意不肯点头,便停了口。不过他也没离去,只想等叶文被那两个?#19968;?#25945;训一顿之后,自己出面将其保下来,到时候这叶文应当会答应做自己弟子了吧?

    俩?#33487;?#23547;思着,天庭的军马已?#22351;?#20102;蜀山,那数千兵马此时摆开阵势,处在略高之处望着蜀山,当先那名银铠将领喝道:“吾乃天庭讨逆军先锋官袁洪,山上人快快出?#21019;?#35805;!”(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江苏十一选五分析推荐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九龙内幕 足彩进球彩开奖结果 德州扑克官方下载 篮球比分直播 捷报 福建31选7大星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海南私彩1赔98 快乐12技巧视频教程 幸运农场复式玩法 安徽快3走势图 北京快3一定牛基本走势 今天的青海快三 快乐三张牌新版下载 中国福利彩票2019123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