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72章 重点保护单位
    叶文想要炼化九州鼎不过是临时起意,若是他对于这宝鼎多一分了解,怕是也不会升起这样的念头。

    张三丰却对这鼎了解颇多,晓得这东西非是寻常人能够用炼化的了的,因为这九州鼎根本就不是地仙能够随意御使的上古异宝,按照修行界中公认的判断,想要随心所欲的御使九州鼎,最少也得是真正的仙人才能做到。

    如今叶文竟然想要凭借地仙修为将九州鼎炼化,这如何让他不惊?

    只是他并不晓得,叶文并没有如一般人所想的准备完全将宝鼎祭炼成功,他只是想要初步的与九州鼎建立一些联系,而且他认为自己有一定先天上的优势,那就是因为七彩琉璃火的缘故,自己与九州鼎已经初步融合到了一起——其实叶文觉得更像是九州鼎在意识到了危险之后自行寻了一个安全所在。

    不过无论是基于什么理由,九州鼎主动的与叶文建立了一些联系,那么要是不妥善的利用这一点给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的话,那简?#26412;?#22826;蠢了!

    真气流转,叶文感觉的到自己的劲气似乎已经和九州鼎建立起了一个联系的渠道,更让他觉得惊讶的是,自己的真气竟然在进入九州鼎之后没有消散,反而是转了一圈,然后?#21482;?#21040;了自己的体内,同时回来的真气似乎变得更加纯净了。

    “难道……我无意间找到了利用九州鼎练功的法门?”

    可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所以叶文加大了真气的输出,同时心中默默按照张横广所说过的法门来祭炼九州鼎。

    这一阵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张三丰一直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倒也不是没有想过去帮一下,可是叶文与九州鼎形成了循环的时候,九州鼎就自动的发出了一个能够阻挡他前进的光幕,所以他只?#20040;?#22312;一旁,?#21364;?#21494;文做完这一?#23567;?br />
    等到一切散去之后,张三丰看到叶文依旧站在原地,九州鼎也是和原本一般无二,这让张三丰以为叶文失败了。

    正想开口,就见叶文张开双目,轻声说了句:“虽然不算成功,不过也比我原本预料的好上一些!”

    张三丰一惊:“叶掌门已经将九州鼎炼化为己用了?”

    叶文摇了摇头:“算不上,只是能够简单的应用一些九州鼎上的法门罢了,最多也就算是能够初步运用,九州鼎的一些高深妙用我却是用不了的!”

    原来九州鼎妙用多多,?#28909;?#20869;中自成,淬炼天地元气以?#32610;?#21387;气运都只是大致上的说辞,其实具体的妙用还有不少,叶文眼下也只是能够掌握一些粗浅的部分,可是就这点粗浅的东西,恰好是叶文目前最需要的。

    而此时叶文才从九州鼎得知,这蓬莱仙境也与九州鼎有所联系,他完全可以利用宝鼎来给自己开一道门,然后自由的在其中进进出出。

    只是叶文此时功力有限,所以必须在固定的地点才能进入蓬莱仙境当?#26657;?#33509;是以后功力高深,那么只要九州鼎在手,那么他随时随地的可?#36234;?#20837;此处,完全不受约束。

    更关键在于,除了叶文已经知晓的蓬莱仙境以及昆仑仙境之外,九州鼎还可以联系罗浮仙境、长白仙境、东海仙宫、南海仙宫等数处小世界,这些小世界无一不是灵气充沛之地,而因为都在九州范围之内,恰好都与九州鼎有一定联系,可以凭借此鼎进出。

    这些话他目前不会告诉任何人,因为涉及的利益实在太大,若是他将这事情说出去,那么本来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安抚下来的抢鼎风波,可能又会爆发!

    因为拥有此鼎,就等于拥有了数个小世界,那些名门大派哪个不希望自己的门派可以独占一个?而又有谁愿意将这些世界的进出权利放在别人的手?#26657;?#25152;以,一场巨大利益纠纷最终只会引发斗争,为了避免自己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叶文决定权当没有这回事,只作不知!

    反正这些事情他不说,旁人断然不会晓得!唯一得知的途径就是自己手上的九州鼎,而鼎却在他的手上,绝对不会交给旁人。

    与张三丰说了几句,叶文?#22351;?#33258;己如今可以凭借宝鼎打开一道裂缝,让二人自如进出,甚至以后还可以凭借此鼎再回到这个仙境里来。

    张三丰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等到叶文开了一道裂缝之后,就与叶文一同离开了?#35828;亍?br />
    重新回到世俗世界当?#26657;?#19968;种窒息感让叶文觉得一阵难受。他虽然不?#39047;?#20123;修真者一样对灵气极端看重,但是灵气充沛的话总会让人觉得舒坦一些,何况世俗界中不仅仅是灵气?#26007;Γ?#22825;地元气也远不如那里面充裕,更有无数杂乱有害的物质充斥期间,着实让人不怎么好受。

    叶文还算轻的,旁边的张三丰一出来就皱起了眉头,虽然周身灵气一阵波动,这才将眉头舒展开,叶文注意到张三丰适才那一阵就在自己周身上下布下了一层薄薄的灵气层,竟然干脆的将自己与外界给隔绝开来了。

    而且这番举动做的很是随心所欲,几乎没有任何动作,也没见他念什么咒语就做完,可见张三丰这一身灵气已经被其操控的无比自如,这样的高手施展起法术来怕是也要比寻常修士快上许多。

    他二人一出来,发现外面也是黑夜,悬立在这大海之上,这一老一少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叶文先开了口:“直接去我那学校吧!”

    随后从贝瑟芬妮之戒里取出?#21482;?#32473;托米和克里斯打了个电话,让他们立刻到四川自己的那所学校去,出行的时候尽量低调一些,最好不要被那些修士们发现。

    好在这一行人中除了克里斯久在?#20998;?#27963;动,那些血族和狼人们都知道他这个人外,托米以及郑英都没什么名气,外人就算遇到他们也不见得就知道这是自己的弟子,见过的也就是昆仑派那几个人,只要尽量避过那些人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叶文心中又寻思起北河居士的离奇昏迷。按理说自己已经远遁离开了?#20998;蓿?#37027;北河若真的有什么?#34987;?#30340;话,此时应该已经醒过来了吧?可是适才与克里斯?#28909;?#23545;话的时候他才得知,昆仑派那王昭二人还在照顾昏迷不醒的北河,这一点着实让叶文想不通。

    同时他还想起克里斯说过的那假的打神鞭,不知道这东西又和这一次?#24405;?#26377;什么?#19978;擔?br />
    “莫非,其中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阴谋隐情?”

    摇了摇头,将这些暂时和他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丢到一旁,叶文随后又给宁茹雪去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马上就要回到学校去了,她们二人先就近躲好,等自己回去了再出来找自己就好——叶文不怕她们不晓得,大不了自己回去的时候弄出点较大的动静也就是了,以两女的修为,相信可以第一时间发现。

    等到做完这一?#26657;?#21494;文才发现张三丰也在旁边,取出了一个符箓,随后捏了几个法诀后说了什么,便将那符箓往空中一丢,这符箓嗖的一下?#22836;?#30340;不见了影子,想来就是修真界用?#21019;?#35759;用的法宝。

    张三丰转过头来对叶文道:“老道我已经?#24895;?#27494;当派上下退出了这次行动,想来我武当弟子就算见到叶掌门门下也不会做出什么失礼之事来了!除此之外,我也给其他几位掌门去了?#26029;ⅲ?#19981;过他们会不会答应,老道却是不知……”

    能?#22351;?#21040;这样的消息叶文已经很满意,他也不强求立刻就能?#22351;?#21040;这些?#19968;?#30340;信?#21361;?#20182;也晓得想要解决这件事情,绝非一日之功,所以冲张三丰一抱拳:“有劳张真人,请!”

    说罢驾起剑光向西而去,张三丰也立刻使出手段跟了上来,不过比起叶文周身剑芒耀眼璀璨好不威风,这老道士只是那么飞着,周身不见半点异样,也没有踩?#26049;贫?#20043;类的,这叫叶文看的好不惊?#21462;?br />
    “我去,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舞空术?”

    心中暗自腹诽了两句,叶文只是凝神疾飞,反正他也不怕张三丰跟不上,毕竟这位?#20040;?#20063;算是修真界第一人。

    就因为这般使出最快速度前进,叶文与张三丰只在一天后就已经到了蜀地当?#26657;?#21494;文?#23545;?#30631;见了自?#24050;?#26657;之后,于半空中将自身剑气爆发而出,随后就立在空中静静等着。

    张三丰虽然?#24187;?#30333;叶文这是在做什么,不过也没有开口相问,依旧是静静的在一旁待着,一直等了约莫半个小?#20445;?#24403;张三丰看到远处飞来一青一白两道光华的时候,立刻就明白过来叶文是在?#28909;恕?br />
    “这两位……”

    他修为高深,目力也是极远,寻常人眼中不过两个亮点,张三丰却已经瞧清楚那是两个女子。

    “这二位是叶某内人!”

    “哦!”老道士听到这话也就不问了,至于这两位为何不在家中等候……这还要问么?当然是躲避他们这群抢鼎之人了。想到此处,这老道士竟然觉得有点不自然,总觉得甚是惭愧。

    想他堂堂武当祖师,一辈子都行的正坐的?#20445;?#21738;想到?#19981;?#26377;一天逼的一位同道中人有?#22812;椴坏茫?#22235;处躲藏?

    这种感觉让张三丰心中升起许多愧?#21361;?#25152;?#32536;?#21040;宁茹雪和华?#36335;?#21040;近前之后,这老道士丝毫没有天下第一高手的姿态,看起来就和路边摆摊算命的老道士没什么差别,一脸笑呵呵的与两个女子见了礼。

    叶文也为两边介绍了下,当得知这老道竟然是那武当祖师之后,两女也显得很是惊讶,同时表现的极为恭敬——她二人都是在那种传统世界中长大的女子,?#38405;?#20123;礼节自然习惯的很,以前那个世界的许多习惯与张三丰生活的时代也颇为近似,按理说与张三丰能够谈到一起去。

    ?#19978;?#24352;三丰出身一般,前半生又过的比?#31995;?#27803;流离,所以对这些礼节反而不怎么在意,只是两女说话时的一些习惯隐?#21152;?#28857;古风,所以张三丰以为这两女的年岁也已经不小了。

    随后回想了下两女来时所驾的剑光,心中也有了个大概的印象,暗道一声:“这蜀山派?#30423;?#20498;是当真不俗!”

    几个人看准时机落到地上,进了房子中坐好这才继续谈话。

    “咱们那学校……”

    一坐下,叶文就先问起了那学校之事,毕竟张三丰跟自己来就是要去看那学校的,同时也是见证自己从中挑选出一些不过是普通人的弟子,随后在几年之内将其培养起来。所以无论如何,得先问清楚学校的?#32431;觶?#26159;否因为自己突然遭逢这些事情而出了什么变故。

    因为学校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华衣处理,所以叶文一开口,宁茹雪和他一样都将目光转向了华衣。

    华衣笑着答道:“学校没有什么事情,对外只是宣?#39047;?#26377;事情外出罢了,你兼任的那几堂?#25105;?#21482;是停课而已!”

    叶文点了点头:?#25353;?#27425;张真人随我一同前来,就是为了见证一些事情,所以我准备这个学期结束之后就挑选一些天资出众的弟子来好生教导一番,争取在几年后的修真界大会上将他们带过去。”

    说完,突然想起来的道:“对了,徐师弟和蓉蓉也来了……”

    “徐师弟?”宁茹雪一愣,随后才明白过来叶文说的是谁:“你是说徐师弟来了?还有蓉蓉?他二人也破碎虚空了?”

    叶文呵呵一笑:“徐师弟果然不愧是有大福源的人,竟然被他也寻到一个果子,吃了后便带着蓉蓉一块破碎虚空了!”

    听闻又有熟悉的人来到这个世界,宁茹雪显得很是开?#24120;?#19981;过她很奇?#20013;?#36132;怎的没和叶文在一起?

    “这事情还要另说,简单点说就是师兄我不小心发现了蓬莱仙境……对,就是那个据说已经被毁了入口的蓬莱仙?#24120;?#19981;过眼下师兄我又有法子可?#36234;?#20986;那里了!徐师弟和蓉蓉都在蓬莱仙境当中修炼呢……”

    “原来如此!”

    宁茹雪没有去问的太详?#31119;?#22905;也晓得张三丰在旁,眼下不是谈这些东西的时候,要谈还是得谈更重要的。

    “不过若是师兄准备这个冬天就寻出合?#23454;?#23376;,那么就要赶快了!”

    “哦?”叶文?#24187;?#30333;宁茹雪为什么会这么说,正自奇?#37073;?#23601;见宁茹雪白了他一眼:“师兄莫非忘了,马上就要寒假了么?到时候大多数学生都回家去了!”

    蜀山文武学校虽然也有假期班,但是平常也如一般学校一样是有寒暑假的,只有报假期班的学生才会在寒假的时候来学校上?#21361;?#19981;过他们都只是来上一两节就会离开,大多也都是附近的人。

    这一部分学生?#26657;?#24182;没有叶文太过看重的,可能是因为地域的限制,或者其它什么原因,这些寒假来上课的大多都是因为业余爱好,叶文比较重视的那些学生都是住校的学生,天南地北的来?#38405;?#37324;的都?#23567;?br />
    其中也包括那个他曾经的哥们张?#31232;?#36825;孩子被叶文忽悠来了之后,需要从最基础部分开始学习,眼下也才算是堪堪入门。

    不过叶文倒是没看走眼,这个以前的好兄弟果然是个好料子,只要在教导一阵子,大可?#36234;?#37027;绝对领域或者七色斗气中的一样传授给他。只是考虑到一些情况的话,得?#32431;?#36825;张诚以后是准备往哪方面发展,具体情况还要等郑英他们几人回来?#21028;小?br />
    这时候一直没开口的张三丰突?#22351;潰骸?#36825;寒假,要放多久?”

    宁茹雪一愣,许是没想到这位会突然开口发问,过了片刻才答道:“不足两月!”

    张三丰点了点头:“两月而已,算?#22351;?#20160;么,叶掌门也不必着?#20445;?#37027;弟子事关一派传?#26657;?#38656;要小心谨慎,不必仓促定下!老道我又没有什么事情,多等上几月也无所?#21073; ?br />
    叶文没料到这老道士竟然一点不着?#20445;?#19981;过随后他就明白,张三丰不是不着?#20445;?#32780;是根本没必要着?#34180;?br />
    这老头已经知道自己有了几个弟子,学过了自己所言的那几门功法,那么只要见了那几个弟子,他心中也就有了大概印象了。至于自己何时收弟子,对他来说都无所?#21073;?#19981;外呼就是到时候瞄一眼的事情,反正在那大会开始之前,叶文能将弟子带出来也就是了。

    想明白这些,叶文也就不觉得奇怪了,随口对两女道:“?#28909;?#26159;这样,那就不必着急了,就按原本的安排让学生们放假,等到下学期开学之前,?#19968;?#23558;准备收为弟子的学生单独编为一个班!”

    单独划分成一个班级,教导的时候也能省事一些,同时也能减少一些麻?#24120;?#26356;重要的就是自己没时间一个个的教导,同时这个班也不代表被选进来就会被收为弟子,而是还要面临最后一轮考验:若是修炼进度无法达到叶文的预期,那么……

    另外,为了扩大学校在世俗界中的影响,叶文准备和郑英工作的部门进行一些合作——?#28909;紓?#24110;他们培养一些诸多郑英这样的精英战力!甚至叶文有意将触手伸到军队里去,真要那样的话,蜀山文武学校怕是要成为重点保护对象了。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六合彩106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幸运飞艇开奖走势图表 山东体彩官方网站 诈金花扑克探测器 天然牦牛牛角烟嘴 体彩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六安娱乐场所 体彩江苏7位数18163期开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透码中心 芳草地心水论坛 极速飞艇单双技巧 竞彩网计算机混合过关 2019精准三中三不改资料论云 北京足球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