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206章 村名
    收下当今皇帝做徒弟,除了一些考量外,还有就是属于叶文心底里潜藏的恶趣味,但是他又深知若将这帝师之名宣传的到处都是,反而会惹来一堆麻烦,所以自己暗爽也就是了,没必要到处嚷嚷。

    至于卫弘适才的表现,叶文并不觉得奇怪,自古以来任何一个帝王都逃不脱长生的诱惑,无论是在他那个世界还是在这个世界,过了这么多年,他已经知道上一个朝代是因何?#24187;?#30340;了。正是因为皇帝一心求长生,?#36824;?#30528;修炼以及服丹,不理朝政这才导致朝堂越发混乱,最后民不聊生,偌大一个王朝也土崩瓦解。

    相比起那个昏君,这卫弘表现的相当克制,也自知所谓的长生也是有穷尽,所以只盼着自己的精气神能好一些,恰好又遇到叶文这个看起来对他身份以及对朝堂事务都?#30343;?#20040;兴趣的世外高人——若拜寻常人为师,卫弘还要考虑这个师父会不会借自己帝师之名玩弄权术,?#36824;?#21494;文的表现却让他明白,这个叶掌门?#38405;?#20123;事情毫无兴趣,甚至连帝师之名都不肯要。

    这般一来,他二人仅仅是最普通的师徒关系,那帝王之名反而毫无疑义了,卫弘学的放心,叶文教的也舒心——当真舒心,几乎不必理会,只安排柳慕言这个师兄去指点就好了。

    至于皇帝?#22303;?#24917;言日后如何相处,叶文却懒得理会,只说了句:“那是你们的事情,和为师无关!”

    卫弘从这句话中明白了叶文的意思,那就是蜀山派是蜀山派,朝堂是朝堂,他?#22303;?#24917;言私下里是师兄弟,但是一上了朝堂,那么就是君臣。也就是说学艺是学艺,这朝堂上的事情该怎么做,依旧还是怎样。

    从?#22987;?#21035;院里出来,叶文溜溜达达的回了自己的院子,恰好看到宁茹雪正在院?#20804;?#23548;南宫紫心练功,在旁看了一阵,等到南宫紫心回到自己?#32771;洌?#21494;文才笑着道:“师妹越来越有做师父的样子了。”

    宁茹雪白了他一眼,回了句:“难道我以前没有做师父的样子?”随后又见叶文抓起旁边摆着的糕点不停的往嘴里塞,好奇的问道:“师兄没吃东西么?”

    “嗯嗯!”嘴里塞的太满,叶文只能随便点了点头,然后直接举起茶壶,对着壶嘴就灌了一大口:“光忙活了,连饭都没吃上!”

    “忙些什么?”宁茹雪走近了一些,那可爱的鼻子动了两动,竟然在叶文旁边闻了几下:“连酒水的味道都没,看来师兄真的没吃东西呢!”这让她更为好奇,?#24187;?#30333;那卫王爷将师?#21482;?#21435;这么久,难道连顿晚饭都吝啬于招待?

    叶文也是无奈,他?#21335;?#21040;先是画画,随后调养身子,最后又收徒以及传授全真心法,回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个透透的,吃饭的事情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直到回到院子里,看到那一盘糕点才猛的想起自己肚子还空空的呢,奈?#25991;?#23467;紫心那?#26412;?#22312;旁边,只能干?#39318;?#21822;沫?#20154;?#31163;去才开?#32423;阅?#30424;子糕点下手。

    “师?#33268;?#28857;吃!”

    “嗯嗯嗯……”随便挥了挥手,叶文继续往嘴里塞糕点,直到这一盘子东西都进了肚子,才觉得好过了许多:“一到那里就给那位卫王爷画了一幅画,然后?#36879;?#20182;了,后?#20174;?#20256;了一套养生的***,顺便收做了徒弟!”

    “啊?”

    宁茹雪没想到师兄这一趟竟然又收了一个徒弟,而且,这位还是皇室中人:“这……这合适么?那样一来我蜀山派岂不是要和?#22987;页?#19978;关系?”

    叶文挥了挥手:“无事,反正只是传授他一些练气的***,何况柳慕言便住在京城,身为师兄他也能?#24466;?#25351;点!那位卫王爷?#36824;?#26159;想学些功夫强身健体罢了,说是收徒,?#23548;?#19978;也就是挂一个名头罢了!”

    他自衬自己不可能?#30343;?#23601;往京城里跑,所以这个皇帝徒儿,也就是和自己挂一个师徒名分,同时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从他蜀山派学习高深***罢了。?#23548;?#19978;,这个徒弟收和没收对叶文影响不大。

    只?#36824;?#22914;今收了皇帝做徒弟,这官面上的人对蜀山派少?#22351;?#35201;多照顾一番,原本以为柳慕言和徐贤就已经足够保证蜀山派不会受到朝廷的打压,但是说来说去,他们都比?#22351;?#24403;今天子来的给力。

    “嗯!收了这个徒弟,起码不必担心朝廷要***江湖门派的时候把我蜀山派的基业给毁掉,咱?#20040;?#20063;算是半个?#20556;?#38376;派了!”

    叶文早就明白,这朝廷纵容所谓江湖门派的存在,主要就是为了对付魔教中的那些江湖高手,以达到一个牵制的作用。

    如今正道武林要围剿魔教,对于许多江湖人来说,这魔教若有人逃脱,也许对正道武林是一件好事。?#28909;?#30495;的一网打尽,那么朝廷还会容许这一个个的武林帮派的存在么?

    那时候各大派都刚刚围剿过魔教,正是?#30423;?#26368;虚弱的时候,朝廷要在这个时候来个鸟尽弓藏,谁又能招架的住?

    即便往好了想,这一阵之后即便朝廷不来个卸磨杀驴,那么除了有朝廷在背后支持的天道宗和禅宗,元气大伤的各大门?#19978;?#35201;?#25351;詞盗Γ?#20063;少?#22351;?#20250;受到来自朝廷方面的打压——若真叫其迅速?#25351;?#36807;来,恐怕朝廷又要担忧各大门派对自己?#25345;?#30340;影响了。

    “正道武林的存在,是为了对付魔教,所以……”叶文躺在自己的床上,思考着自己的蜀山派在这次大战之后又当何去何从:“即便是挂上了正道招牌,可是在朝廷眼里依旧是不服管教的势力,若太过嚣张实是难以长存,如今虽然和皇帝攀上了关系,?#36824;?#33509;不知?#20040;?#30340;话,翻脸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叶文寻思的同时,却也认为这是蜀山派的绝佳机会,只要自己不触犯朝廷的底线,那么在这次大战结束,各大派元气大伤的时候,叶文可以凭借与朝廷的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用最短的时间来?#25351;?#20803;气,甚?#37327;?#20197;在别人都处于虚弱期的时候将蜀山派发展的更加强大。

    “唉,果然危险与机遇是并存着的!”

    想着想着,叶文迷?#38498;?#31946;的就睡了过去,一直到第二日日上杆头,叶文才从自己房里走了出来,倒不是他才睡醒,而是又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好一阵,这才起身穿衣。

    “与慧心禅师道个别,咱们也回山吧!”

    “是,掌门师兄(师父)”众人齐声应下,同时对于即将要回蜀山也表示十分开心,出来这么些日子,冬季渐进,大家都想早些回去过冬——这时候的习俗,一到冬天便要回家,然后全家人聚在一起过年。

    南宫紫心和南宫煌如今也将蜀山当成了自己家一样,听到要回山也是万分开心,只?#36824;?#24464;平这小子又遭了不少罪,南宫紫心就和一只麻雀一样整日的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个没完,叶文都怀疑自己这个三弟子究竟是如何受的了的。

    “平儿以后会不会成个聋子?”叶文本想和自己师妹说几句笑话,不想一转过头竟然是周芷若。这个二徒弟这几年虽然?#32423;?#26174;出几分生气,但是平时依旧是一?#23849;?#20919;冰冰的样子,此时看到师父对自己说话,也是毫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师父几眼,然后憋出一句:“三师弟耳朵里塞了东西了!”

    ?#21834;?br />
    叶文都没想到这个二徒弟竟然会整出这么一句,一愣神之下往自己那徒弟耳朵里细细一瞧,这才见到里面果然塞了一点棉絮,若不细看当真瞧不出来——?#36824;?#21335;宫紫心就在他身边说个没完竟?#24187;?#27880;意到,也忒粗心了。

    “回去叫师妹好好练练这?#23601;?#30340;眼力,这什么眼神儿啊!”

    一路上无事,等到叶文一行人回到蜀山的时候,已然是冬天了,天空中?#32479;脸?#30340;,?#32423;?#36824;会有几朵雪花飘落,打在人身上告诉人们该添?#36335;?#20102;。

    华衣看了看站在大石块上依旧扮帅的叶文,开口问了句:“老爷不需要添件衣衫么?”

    叶文此时穿的依旧是那套普通的长衫,里面依旧?#22351;?#19968;件里衣,便和夏天穿的也?#30343;?#20040;两样,只?#36824;?#20182;先天紫气濒临大成,早已经是寒暑不勤,这么点寒气根本奈何?#22351;?#20182;。

    莫说他了,华衣穿的那间裙衫,薄薄的根本没有丝毫御寒之效,此时不也是毫不在意的站在一旁陪着他?#36947;?#39118;?

    一阵寒风吹来,还卷着几朵冰凉的雪花,打在叶文身上竟然微微一滑弹向一旁,同时也不若打到寻常人身上时那样被身体热气融化,就和碰到一个石头一般。

    叶文闭着眼,一边感受着雪花从身旁滑过一边道:“穿的和头熊似地行动都不方便,何况以如今这修为,哪还需要考虑那些!”

    华衣笑道:?#30333;?#24471;考虑些寻常人的目光吧?老爷这般下山,都不知道引来多少人瞧,?#22351;?#32769;爷是个疯子呢!这么冷的天居然还穿夏天的长衫!”

    叶文打趣道:“他们那是瞧我么?瞧你才对吧?”说完想起来什么似地道:“对了,老爷我那衣衫又少了一件,这次做的时候换个颜色吧!”

    “老爷要什么颜色?”

    “这次弄件淡蓝的吧,总穿的那么紫,真成茄子了!”自己一运功就满身?#20185;?#21073;气也是?#20185;?#25171;个?#30423;?#21313;八掌都拍出?#20185;?#30340;龙头,再穿一身紫那也太紫了,稍微换换口味也好。

    华衣似乎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捂嘴轻笑,随后两人便不再说话,直过了好一阵叶文才开口道:“你那天魔功练的如何了?”

    这天魔功因为名字原因,并没有对外人去说,只有宁茹雪、徐贤、叶文以及华衣本人知道她练得究竟是什么***,当初这名字一说出来华衣倒是不以为意,宁茹雪却道:“这***之名实在容易叫人误会,倒是不好对外人去讲!”

    叶文则道:“反正与人对?#26657;?#26049;人也不会去问你用的什么内功,至多也就是问对?#25509;?#30340;是什么?#26657;俊筆导?#19978;也多大如此,除非对方的内功劲力特异,否则寻常人根本不会去注意内功的问题。

    天魔功的劲力要说特色也是不少,但还不至于叫人太过在意。而天魔功那招牌式的天魔气场,又因为叶文也?#28902;?#20102;气场,所以更加不会惹人怀疑,只会觉得这女子所练的果然是蜀山派一脉的***。

    “奴婢冲开了四处玄关了呢!”

    华衣本来的修为?#25512;?#20026;不俗,?#36824;?#22905;?#23548;收?#21147;多少,那天地玄关却是打通了的,这几年由叶文?#24466;?#25945;导,同时又有天魔功这等旷世奇功,?#22351;?#21151;力尽数?#25351;矗?#26356;远胜当初。甚至一鼓作气又打通了两处玄关。

    至于那早就习练了的剑器,如今也已经被华衣将其和天魔舞结合到了一起,威力比原本更强了几分。

    叶文点了点头,心中却在考虑这次围剿魔教要不要带华衣去,毕竟那里可有一个?#27809;?#34915;万分在意的人,但是带她去的话,华?#34385;?#32490;激动之下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实在叫人难以?#32842;ァ?br />
    许是猜到了叶文的担?#29301;?#31361;然开口央求道:“老爷,求您这?#25991;?#35201;丢下奴婢!”

    回头看了看华衣,只见她眼中透漏着一股子倔强,叶文将其额前被风吹乱了的发丝给整理了一下,叹道:“好吧,也算是给你一个亲手了结的机会!”

    华衣闻听此言,立刻展出迷人笑颜:“谢谢老爷!”

    叶文不答,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回过身从大石头上跃了下来,对刚跑来的李逍遥道:“你师叔又指使你来喊为师了么?”

    李逍遥点了点头,本以为自己师父会说什么安慰自己的话,不想叶文随后一句:“指使的对,要不如何?#24515;?#36825;体重降下去!下次为师会记?#38376;?#36828;点,那时候你来找为师也能多走几步路!”

    此话一出,那李逍遥险些摔倒在地,心中愤愤道:“我都不知道比当初瘦了多少了,想当初咱那圆润的身材如今已然不复得见,现在这个样子就和根豆芽菜一般竟然还要我减肥,你们这是***!”

    当然,这只是李逍遥自己的想法,叶文回头看了看依旧还能有一百七十来斤的李逍遥,只觉得其模样甚是不符合其名,又坚定了几分要这个弟子减肥的心思。

    回山后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因为山上的事情本来就不多,如今蜀山派又渐渐壮大,便连李森都从一些优秀的外门弟?#21448;?#25361;选出了几个助手来帮自己,陈一忠当初挑选的那两个年轻人如今更是成了一个小管事。

    整个蜀山派的结构渐渐成?#20572;?#36523;为掌门的叶文如今竟然无事可做,整日的教教徒弟,在派中乱转一通,隔三差五的听听一些汇报便算完了——大部分产业都上了正轨,?#38382;?#38388;内都没有什么可以要改动的。

    “另外,郭大侠那庄院周围渐渐又多了好多家住户,成了一个大村子,郭大侠被推举为了村长,因为知道是咱们蜀山派的地所以郭大侠想?#27425;飾收?#26449;子起个什么名字?”

    郭大侠自然就是在蜀山山脚下住下的郭怒,早几年他就挑好了地方并且建起了庄院,建好之后书山?#21868;?#30340;那处住宅直接就转卖了出去,然后全家在蜀山脚下定居了下来。

    而因为蜀山派威名日盛,寻常山?#35828;?#36156;更是不敢靠近蜀山百里之内,许多无家可归或者是日子过的贫苦又总受匪患骚扰的百?#31449;徒?#23478;搬了过来。何况蜀山派提供田地以及工具给他们耕种,租子收的也不是很高,一下吸引了更多人来这里定居。

    因为郭怒那庄院比较显眼,一些人?#24466;?#20415;在周围建起了房子(?#22351;?#19981;说,人都是群居生物,看到有人住下了,他们就会觉得这里不错),如今几年过去,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村落。

    除此之外,另外一面也有一个村落,那里都是蜀山派的佃农,种的地也都是蜀山派提供的,这两个村子隐隐成了蜀山派最大的粮食以及经济来源。

    而随着村子的渐渐发展,起名字这事情就提上了日程,何况村子成型就要提交一份正式的公函给当地县衙归?#24403;?#20221;,甚至还要上报朝廷户部建?#25285;?#36825;名字可就更不能乱取了。

    奈?#25105;?#25991;浑?#24187;?#26377;这种自觉,听到这事随口就应了一句:“一个唤作书生村,一个唤作侠客村!到底谁用哪个,让他们自己去决定吧!”

    李森念叨了下,笑道:“掌门师伯这两个名字起的真是绝妙,书生、侠?#20572;?#19968;文一武,又隐隐显出我们蜀山派的特色来,当真是好名字!”

    叶文听了目瞪口呆,?#21335;?#21040;自己随口说的两个名字居然会有这些说道:“我去,我?#36824;?#26159;将以前玩过的一个游戏里的地名搬了出来,不至于这么夸奖我吧?”

    若叫李森知道自己这?#30343;?#20271;?#36824;?#26159;随口?#23376;?#20102;游戏里的名字,不知道会不会吐血,但是?#36824;?#24590;么样,蜀山派周围这两个村子的名字算是正式的定了下来:

    郭怒所在的那个村落定名为侠客村,而另外一个则定为书生村——恰好这村子离书山县更近一点,这名字分的倒是贴?#23567;?/div>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六十六肖中特 全国中奖彩票 黑龙江时时彩官方 两码中两码中特期期准 35选7怎么买 ag在线观看高清 福利彩票彩宝贝汇总 切尔西与热刺历史记录 浙江舟山体彩飞鱼 吉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天津时时彩走势 老11选5--快乐彩 捕鱼达人3无限内购破解版 360彩票网官网下载 6场半全场胜负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