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203章 后院?
    第2o3章后院?

    随着慧心禅师在树林中穿行,叶文闭口不言,这老和尚倒是忍不住的说了个没完。

    “适才叶掌门那一手以气凝剑,凌空御剑的功夫端的是潇洒无比,又强横难当!”

    刚才叶文以御剑术对付东方胜,这老和尚看的是清清楚楚,分毫不差,虽然那以一身精纯内劲凝成的?#20185;?#38271;剑看起来平平无奇,甚至还不如一些真正的宝剑来的锋利,但是这紫剑一动起来,他就瞧出其间厉害的地方了。

    这紫剑以叶文的真气凝成,而叶文最出名的功夫是什么?自然是那手紫宵龙气剑剑气,这以紫宵龙气剑的剑气凝成的长剑,自然?#19981;?#24102;有剑气的特性,而且更加叫人难以捉摸。

    首先,这?#20185;?#27668;剑的剑气是可?#38405;?#32780;不发的,寻常人若初次见?#21073;?#23569;?#22351;没?#23567;视几分,等到近前,蕴含其内的蓬勃剑气陡然爆发出来,这时候再仓促招架——老和尚自衬即便是自己,若是被叶文来这么一下也不会好受,而这个不大好受的前提还是他有禅宗神功罗汉体护身。若换了旁人,那就不好说喽。

    同时紫剑里的剑气如何爆发也全凭叶文心意,若剑气上再带点什么变化,那不是更加难以防范了?

    ?#22351;?#19981;说这慧心禅师的确是武功高强、见识不凡,他虽然不知道叶文这紫宵龙气剑已经又生出许多变化,但是却也能够大致猜想的?#21073;?#29978;至联想到若叶文研究出什么变化来,也完全可以用在这?#20185;?#30340;气剑之上。

    考虑到这一点,适才叶文和那东方胜交手的确是手下留情了的,否则只凭叶文可以发出那带有震动的剑气,甚至可以让紫剑放出两道剑气然后使用螺旋劲,那就和随心***纵的大钻头一般无二。那样的话莫说刮?#21073;?#20415;是稍微碰一下?#19981;?#21463;到重创。

    “一点微末技艺,叫大师见笑了!”叶文虽然心中无比得意,但说话时还是稍微谦虚了一下,倒不是他?#24066;?#20316;态,而是明白身旁这位也算是一代强者,精妙的***也见了不知道多少,人?#39029;?#36190;你一句,不见得就是真心的,保不准不过是客套客套罢了。

    却不知道自己这手以气凝剑,隔空御剑的功夫何止是神妙?在这些江湖中人眼里来看简?#26412;?#26159;神技,尤其是运用的方式更叫这老和尚大开眼见,心道这隔空劲气竟然还可以这般运用?

    尤其是他根本瞧?#24187;?#30333;叶文和这真气凝成的紫剑中是如何联系的,心下更是佩服了几分:“这叶掌门年纪不大,但这武学上却是少有的奇才,竟然能创出这般神奇的功夫来!”老和尚离的有点远,并不知道叶文控制紫剑需要通过气场?#21019;?#25104;一丝联系,这样才可以控制那离体的真气。

    若是这飞剑一下冲的太远,飞出了气场范围,那叶文也是无法继续控制了的,好在这气场的范围并不小,尤其是若叶文故意放弃那对对手造成影响的效果,只为了与飞剑达成联系的话,那?#32431;梢越?#36825;气场扩散到以自己为圆心,半径达十丈来远的范围。

    ?#27604;唬?#35201;是想保留原本的效果,那么就不是很大了,半径勉强到达?#23578;?#24050;经是极限。

    “叶掌门太?#25512;?#20102;,叶掌门练成?#35828;?#31070;技,想?#20174;?#19981;了多久,那剑仙之名便要送到叶掌门手上了!”

    九剑仙因为那御剑之法得了这么一个雅号,被全江湖众人推举。如今叶文创出这么一门奇功,丝毫不亚于九剑仙那御使九把长剑的***,而且单论威力还要强横许多,得那一个剑仙之名倒也不算夸张。

    至于为何不是剑神、剑圣之类的,那是因为武林中人认为剑神、剑圣可以是那些剑法达到登峰造极的人所用的名号,但是剑仙?#21019;?#22823;的不同,除非你的剑法如仙人手段一般神妙,否则寻常人即便得到这般名号,也只会带来无穷尽的麻?#22330;?br />
    当初叶文就因为隔空收剑被一些普通百姓称为剑仙,那时候他无论如何都不敢受便是有此考量,但是如今慧心大师这么说,他反倒觉得收下这个名号也挺好。

    “起码可?#36234;?#37027;君子剑之名给摘掉了!”

    从树林中穿行出来,踏上一条大道,叶文这才找到方向?#26657;?#21407;来自己适才所钻的树林便是上禅宗?#26053;?#26102;那道路两旁的树林,只是适才身在其?#26657;?#25260;起头来也只见到参天的大树,根本难辨方向,所以才?#20063;坏?#20986;路。

    ?#27604;唬?#20197;他的轻功只要认准一个方向,狂奔一阵也可以从树林***来,然后就能找到具体位置了,只是那样太过白痴,何况随后就遇到了慧心禅师这个非常合格的向导?

    挑转方向,叶文突然想起道:“那东方胜腿上受了伤,大师?#28909;坏?#24515;他,为何不干脆将他送回山上去,反而来寻在下?”

    慧心大师笑道:“那东方胜怕也是不想被人瞧见如今的样子,老衲何必现身讨人嫌弃!”

    叶文暗自‘啧’了一下,暗道:“看来这老和?#24515;?#34955;转的是快,难怪能坐得这禅宗主持之位!”

    那东方胜明显不愿意叫人看到自己的秘密,喊自己来并且将秘密坦诚相告也是想要从自己身上看到一些厌恶之色,然后有一个出手的理由,最?#25484;?#20351;自己出手反击,这样他就可以顺势死在自己手上了。

    至于以后会不会给青龙会以及蜀山派惹来麻?#24120;?#23545;于一个求死之人来?#30340;?#20123;东西重要么?另外,为什么东方胜会特意选上自己?估计也没什么理由,只是恰好撞见自己和慧心禅师去寻玉清子所以才会拦下自己。

    只不过东方胜没有想到叶文竟然会手下留情没有要了他的性命,甚至连质询都没有直接转身就走了,这让他既郁闷又无奈,同时又有一点庆幸——没有人真的愿意去死的,否则东方胜连那?#32431;?#30340;假死状态也熬不过来,直接在那无尽?#32431;?#20013;真的死去了。

    回到禅房院子里,叶文才一跨进去宁茹雪和华衣的身影就映进眼?#20445;?#21494;文见二女一脸担忧之色,立刻笑着道:“哎呦?还特意等?#19968;?#26469;啊?至于么?”

    宁茹雪本来满脸担心,但是没想到这个师兄一回来便是这般没个正行,本来激动的快要留下的一点泪花一下就憋了回去:“师兄还是这般没个正经!”

    不过随即就发现叶文竟然只穿了一件里衣,那外面的长衫却是不见了,立刻问道:“长衫呢?”

    叶文瞧了瞧自己,笑着道:“刚才在树林里左钻右钻的刮烂掉了,随手?#25237;?#20102;!”

    “怎的这么不小心?”宁茹雪先是埋怨了一声,但是随即就意识到不对,自己师兄的功夫她虽然不清楚究竟到了什么境界,但是那一身轻功可并不差,怎的会将衣衫刮烂?#31354;?#35201;开口询问,不想叶文见到宁茹雪脸现疑惑,就猜到了他要?#36866;?#20040;。

    “适才与东方兄比了比轻功,所以……”

    这番话一出,华衣突?#22351;潰骸?#37027;东方胜的轻功这么厉害么?”

    刚才这一段时间,宁茹雪已经和华衣说了那东方胜的?#34385;椋?#21516;时也将那凤凰涅槃功详详细细的说给了华衣听,这时候华衣才明白过来那东方胜明明身形外貌都是女子,其父亲东方乙却偏偏介绍这是自己的儿子。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门邪门***所造成的,而如今听叶文一说,那东方胜的功夫虽然不知道深?#24120;?#20294;这轻功?#32431;?#20197;肯定是相?#23849;?#23475;的,否则断不至于将叶文逼的如此狼狈。

    “嗯,很厉害,运尽全力也追不上他!”

    此言一出,宁茹雪满脸惊讶,华衣却更加吃惊。

    要?#30340;?#33593;雪还不大清楚叶文的轻功究竟如何的话?那么华衣可要比宁茹雪清楚的多。她可清楚记得,自己在刚开始修炼天魔功的时候,无论如何躲都躲不开这老爷那占自己便宜的大手。

    后来即便天魔功练成,轻功又上一层楼,但要是猝不及防下还是会被叶文得了便宜去——这证明叶文?#22351;?#25484;法精妙,同时轻功也不比她弱。而华衣一直都对自己的轻功极为自信,能够抓到自己的叶文却抓?#22351;?#37027;东方胜,东方胜的轻功由此可见一斑。

    叶文摸了摸鼻子:“而且他那般急速奔走,在树林中穿行却不会碰到半点枝杈树叶,反倒是我在后面?#22351;?#36861;的费力,而?#19968;?#23558;衣衫?#19981;?#20102;!”

    这?#30475;?#23601;是睁眼说?#22815;?#20102;,首先叶文并没有真的使出全力,其次就是他的衣衫并没有毁去,不过这话说出?#20174;?#35201;解释半天,干脆随口几句糊弄过去也就是了。反正他估计如今这种情况,这两个女人又不会特意跑去东方胜那里确认一番。

    安抚住了两个女人,叶文随后就回房休息,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所有人都处在熟睡当?#26657;?#25972;个?#26053;?#20013;一片寂静,只有少数几个巡夜的和尚发出微不可闻的脚步声。

    这时候一个小和尚从一处转角走过,突然觉?#29467;范?#19978;传来一阵细微的风声,抬起头瞧了瞧,除了一个又大又圆的月亮高高挂在天上外,根本就瞧不见任何东西。

    “今天的月亮真圆!”

    小和尚感慨了一句就继续着自己的巡夜工作,却没见到适才他抬头所看的一处死角,微微露出一点蓝?#20185;?#30340;衣衫。

    东方胜冷眼看了看那渐渐远去的小和?#26657;?#21516;时按了一下自己那几乎能看到骨头的伤口,若非这腿上的伤,他怎会叫一个小和尚察觉到异状?心下略微有点不舒服,但却毫不生气,将身上的长衫又裹紧了几分,东方胜纵身几跃,回到了青龙会所住的那间禅院。

    只是没想到自己因为失血过多精神略微有点恍?#20445;?#27809;有察觉到那院子里的树丛边竟然站了一个人,他一落地,那本来正在排水的人突然惊叫了一声:“什么人?”

    东方胜转过头来,借着明亮的月光显出了自己的面容。同时也瞧清了这个树丛边排水的?#19968;?#19981;过是随行的一位?#21491;邸?br />
    “二……二公子?”

    东方胜眼下这个样子实在是叫这个?#21491;?#21448;惊又恐,本来这两年二公子的样貌变化他们都瞧在眼里,尤其是越来越女性化的行为动作更遭来了不少猜疑,私下里这些人也没少议论。

    ?#27604;唬?#22312;其面前的时候依旧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这?#21491;?#30631;清了是自家二少爷立?#22374;?#25964;道:“这么晚了,二公子这是去了哪里?而且这……”上下一瞧,只见这位二少爷一身衣衫难以蔽体,?#22351;?#24494;微路出一点肩头,同时那小腿也隐约露出来了一点,虽然用一套长衫将自己裹的严严实?#25285;?#20294;还是给人一种什么也没穿的感觉。

    “这……这……”

    这副样子着?#31561;?#26131;叫人想歪,何况东方胜那一头散乱的头发,只是身为仆役,此时也只能干巴巴的张了张嘴,然后听到自己二少爷用略带虚弱的声音说了句:“若将今日所见说出去,小心你的性命!”

    随即目送这位二公子一瘸一拐回到自己房?#26657;?#23558;房门一关。

    ?#20855;耍?br />
    这?#21491;?#21693;了下吐沫,但是心底里却不停的在想这位‘二少爷’这么晚究竟是做什么去了?而?#19968;?#26159;这副样子?他因为角度的关系,倒是没瞧见东方胜右边小腿上的骇人伤痕。

    只是他没瞧见,却有另外一人瞧见了,这人影等到那仆役?#19981;?#25151;休息,才从角落中显出身形来,笑着说了声:“呵呵,老爷果?#24187;?#35828;实话呢!”随后左右瞧了瞧,发现已经没了人,立刻运起轻功,转瞬就没了踪影。

    她却不知道,一个老和尚坐在更高的地方看着这群人飞来飞去,然后又瞧了瞧四处那毫无警觉的巡夜和尚们叹了一声:“唉!这?#26053;?#37117;快成了外人的后花园了!”只是想了想,这些人功力都是不俗,要那些普通的武僧发现也着实有点难为人,最后?#22351;?#21497;了口气,纵身回了自己的禅房。

    其后几日,叶文再没见过东方胜,同时也没有见到过其他几派的人。直到那?#30606;?#38382;天以及?#30606;?#21548;海一起前来告辞的时候,他才知道其他大派或者世家的近况。

    天山派已经尽数下山离去了,而且走的很早,几乎是和叶文比?#36234;?#26463;,这一群人就连夜的下山离去,直奔天山而归。

    对外的理由是早些回去,也好早点与各派汇合,众人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便只有慧心禅师和叶文知道,这是那郑霆害怕叶文的情况被人察觉后,他身负玄冰离火魔功的事实就会暴露在正道群雄之下。

    无论是否会暴露,反正早日离去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暴露了,那么已经离去的天山派也不用害怕在别人的地盘里被众人围攻。

    若不暴露,那就更方便了!回去收拾收拾,然后坐等叶文越发虚弱直到死亡——郑霆对于自己那道暗劲极为自信,?#22351;?#21494;文这回必死无疑了,却不知道叶文早就将那道暗劲化解,同时还摸清了他这门功夫的情况以及深?#22330;?#33267;多算是才入门罢了。

    北剑门则因为离禅宗较近,并不着?#23849;?#21435;,所以还?#27627;?#22312;寺?#26657;?#21516;时那西门翠血竟然也没走,这么些日子叶文一眼也没瞧见这位西门家家主,还以为他早早就离去了呢。

    ?#25353;?#34880;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在北城门主这?#34385;?#19978;有点执拗了!”

    叶文一听,就知道这西门翠血还和那北城烟有一腿,暗道了一句:“暗道这等看起来有点狂放?#27963;?#30340;?#19968;?#37117;?#19981;?#22899;强人么?这俩属性是互相吸引的?”面上却依旧和?#30606;?#20804;弟谈那?#30606;?#32043;心以及?#30606;?#29004;的情况。

    “?#25237;?#30340;功夫进?#31216;目歟?#24819;来要不了多久,我那师弟便再没什?#32431;山?#30340;了!”

    听到旁人称赞自己儿子,?#30606;?#21548;海这个做爹的那嘴巴都要咧到耳朵根去了,虽然知道叶文这话八成有恭维的成分,但是?#30606;?#21548;海还是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舒心,然后发出一阵无意义的傻笑:“呵呵呵呵!”

    哪个做父亲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成才?更何况自己儿子的师父还是徐贤这个天下闻名的大才子,又是江湖上新一代中武功最好的几人之一。本以为自己儿子能学到些本事能够自保就好,哪想到自己儿子这么争气,竟然将徐贤一身所学都给学了个差不多。

    “眼下?#25237;?#21482;是差些火候经验,只要再历练几年,便是当今江湖年轻一代里有数的好手!”说到这里,叶文左右瞧了眼,见无有外人,便开口道:“这次围剿魔教,叶某不欲让紫心那?#23601;?#21069;往,准备带?#25237;?#21435;,不知道二位……”

    这两个弟子的父亲就坐在自己面前,而且也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要带人家孩?#23588;?#37027;危险之地拼命,打个招呼也是正常。

    此言一出,?#30606;?#21548;海?#25104;?#20063;是一变,甚至在片刻间,他这?#25104;?#26469;回变换了好几次,让叶文叹为观止。

    ?#30606;?#38382;天本想开口,但是却发现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说,只能静待自己这个兄弟做出决断。

    只闻?#30606;?#21548;海长叹一口气,道了句:“?#28909;?#36827;了江湖,那便再难置身事外?即便在下保住?#25237;?#36825;一次,那以后呢?又能保得几次?孩子总得去见?#37117;?#35782;,这?#34385;?#23601;这么定了吧!”

    叶文听到这番话对这?#30606;?#21548;海也是极为佩服,这些理论谁都知道,谁都会说,但是真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正这般想,只见?#30606;?#38382;天道:“听海说的没错,这些小辈早晚都要长大成人的,这次我便带风儿同去,也算是一番历练!”

    ********************

    :***新书啦!?#21621;?#22823;神终极boss飞开了新书,对?#21621;?#23567;说有爱的去支持哦。

    书名:一球当千

    书号2oo5961

    简介:

    ?#24049;?#36874;的梦幻传球、大鸟的全能进攻、卡特的众神下凡、ai的穿花蝴蝶步、阿尔斯通街?#20998;?#23562;的运球、穆大叔非洲蛮荒般的防守、霍华德魔兽般的身躯……

    这些能力,得一已经可以纵横联盟,如果全都得到了呢?

    ‘这些能力,任!你!挑!’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期期好彩一尾中特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玩牛牛技巧 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7位数复式有多少组 广西快乐十分开播直播 陕西快乐10分选号交流 一分pc蛋蛋 cba北京队sb 360彩票山东老11选5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 新疆25选7基本走势图 北京快乐8预测手机软件 广东象棋首页 200和值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