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192章 百晓生
    九剑仙指了指自己那把玄铁重剑:“这玄铁具备磁性,制成重剑之后,只要?#38405;?#21147;灌输,磁性便能更强,若熟悉这玄铁特性,那磁力可强可弱,随心变化!”

    对于这些叶文是早就知道的,皆因为某部小说中的主角也拥有这样一柄神兵,而且他还知道,这玄铁剑乃是一切暗器的克星,只要手持此剑便不惧怕暗器偷袭。

    九剑仙似乎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继续着自己的话:“我身上这几柄长剑短?#26657;?#37117;是随我数年,期间特性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所?#36234;?#30528;玄铁磁力,自可以***纵随心!”

    听着这番讲解,叶文对于九剑仙的那套御剑之法也渐渐有了一些头绪,九剑仙在剑上附着真气之后将其抛出,这就和使用暗器的理论差不多,只是个头大了许多,然后那离手的飞剑能够在空中做出转折,则全靠这柄玄铁重剑的磁性变换来做到了。

    ?#36824;?#36825;种御剑法门,那长剑上的真气却难以持久,用几下就得收回来重新附着真气,否则依旧没有太强杀伤力,这也算是一个缺陷。

    说起来理论很浅显易懂,但是想要做到却非简单的事情,九剑仙也是几十年摸索下来才将自己这些武器的特性掌握的一清二楚,这才能***纵自如,换个人来即便得到这柄玄铁重剑也施展不来这门绝学。

    叶文估摸着这九剑仙也是有此依仗才将自己的独门绝学告诉给了叶文,而且以九剑仙的修为,也不怕别人来强夺他那玄铁重剑——开玩笑,谁敢去抢当今天下第一高手的东西?

    随后这一老一少又说了一些这玄铁的神妙,直将自己这柄兵刃介绍了个通透,九剑仙才问道:“叶掌门想来已经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了,不知道能否应下老夫一个请求?”

    叶文早知如此,这九剑仙若不是有事相求,何必来找他?还特意将自己最重要的兵刃送给了他?

    别看九剑仙号称御使九把长剑,但是一切的根子都在这玄铁重剑上,若这玄铁重剑没了,那八柄长剑也?#36824;?#26159;普通的兵刃罢了。虽然以九剑仙这等功力之人,普通长剑也一样威力强横,但招牌技能施展不出来总归不是件好事。

    若不是九剑仙自己破碎虚空在即,想来也不会做出这等决定。

    看了看叶文,这个?#36824;?#25165;二十八上下的年轻人已经有了不弱的修为,今日比试一番之后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此时便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请求:“老夫一生孑然一身,无妻无子,连个徒弟也未曾收过半个,本应该没什么牵挂。但是老夫自***在玉?#30913;?#38271;大习艺,对这师门还是?#34892;└星?#30340;!”

    “如今老夫破碎虚空在即,成与不成都不会再存于此世,而老夫师兄年岁越来越长,也已经护不了师门多少年了。奈何下代弟子无一出色之人,只恐本派在老夫和师兄相继离去后断了传?#26657; ?br />
    听到这里叶文已经有所猜测,?#24187;?#38382;道:“胡前辈是希望晚辈保住贵派传?#26657;俊?br />
    九剑仙笑道:“只是希望若有人欲以武力灭了本派的时候,叶掌门能够出手保住玉?#30913;?#19968;线生机,不至于全派遭人屠灭殆尽!若是本派弟子?#36824;?#19978;进,自己断了传?#26657;?#37027;便是本派的命数,倒也不必强求!”

    叶文点了点头,明白了九剑仙的意思。

    这个要求并?#36824;?#20998;,便连遭人灭门也只是希望叶文能够救下一个两个的不至于灭在别人手上,若是弟子不争气就不用去管了。前种情况,以叶文现在的修为和声望只要不是天山派的李玄死心眼非要把玉?#30913;?#28781;个干净,他自信还是能够保下来的——何况,再过上几年,自己修为继续提升,即便真是李玄出手,他也不见得就接不下来。

    至于其他高手应该多少会给他点面子。

    想到这里,叶文突然问道:“话说,当今武林都尊前辈为武林第一人,却不知道这排在第二的是……?”

    在他印象里,禅宗慧心禅师,天道宗天一真人,天山派的李玄都是武功深不可测之辈,却不知道谁?#20154;?#26356;强一点?

    只是心底里却不自觉的认为那李玄最为危险,许是这人本就心高气傲,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收敛,站在那里也是锋芒?#19979;叮?#25152;?#36234;?#20154;难以小?#21360;?#21478;外两位前辈高人?#20174;?#33509;古井之水一般平静无波,但也难窥深浅。

    许是没想到叶文会突然问这么个问题,九剑仙也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这江湖中习武者之间的高低,哪那么容易分出高下来?何况大多数人之间根本是只闻其名,甚至一生都难以相见,见了也不见?#27809;?#27604;试!”

    “而且,若不是生?#32769;?#25615;,即便分出高下来也做?#22351;?#20934;,除非两者修为相差太大……但要真是如此,根本就不可能放在一提相提并论!”

    说到此处,九剑仙也不知?#32769;?#36215;了什么,话匣子一下就打了开来,一边摆出回忆往昔状,一边笑着道:“说起这硬要分出个高下的事情,老夫倒是想起五十年前的一件事情来!”

    “哦?何事?”今日九剑仙与叶文也算谈完了正事,说点旁的倒也无妨,?#28909;?#36825;位前辈有这个雅兴,叶文也不在乎多与他说两句话。何况,今日九剑仙和他比试,占了下风的情况下提出罢手,无形间也是在帮他提升名望,这等大礼都收下了,陪人说几句话又算得什么?

    “五十年前,江湖***了一个奇人。这人?#22351;?#24324;出了江湖十大高手榜,还一连弄出了什么江湖十大财富榜帮派***,十大财富榜个人***,以及武林十大美女、江湖十大奇功等?#33267;?#24635;总各式各样的榜单,并且对人自称百晓生,意为通晓天下诸事,只有你不想知道的,没有他不知道的!”

    叶文一听这个世界还真有这样一个人物,而?#19968;?#30495;的弄出了一堆榜单,暗道了一句:“哎?#24076;?#36824;真有这种闲的蛋疼的人物,却不知道这位兄台如今混的如何了?”按照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一些小说中所见,这种人物都是万分牛x,受人敬仰的存在,而且难得一见——这条对主角无效,主角是想见就见,不想见也能见,并且随?#22791;?#36131;解答主角的任?#25105;?#38382;。

    好奇下,心理面也寻思着要不要找下这个人,问问一些杂七?#24433;?#30340;事情,不想才一开口,九剑仙的回答就要他大吃一惊。

    “这人被全武林?#39134;保?#26368;后死于一位高手手下!”

    “啊?”叶文闻言大吃一惊,不想这等‘传奇般的牛x人物’怎么就这么容易便死了?“为什么会引来?#39134;保?#33707;非……”

    他本想?#30340;?#38750;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28909;?#23558;那十大美女挨个糟蹋了一遍?哪料到九剑仙会错了意思,笑着道:“不错,他弄的那许多榜单引起了武林中人的公愤,结果当时江湖中人不分黑道白道看到此人便是出手?#39134;?#30340;结果。

    九剑仙摸了下自己的胡子:?#26263;?#26102;老夫年轻气盛!?#34180;?#21494;文吐槽:当时您老都已经几十岁了还年轻气盛?——“见他竟然将老夫排在了十大高手榜之外,便要找他好好说道说道,足足?#39134;?#20102;这人半年之久!话说这人功夫也是不赖,老夫追了半年愣没抓到他,最后叫一个同样没上榜的轻功高?#25351;?#26432;了!”

    说到这里,九剑仙突然想起什?#27492;?#22320;道:“对了,想来那人叶掌门也曾听说过,便是那灵虚子!”

    “?#29275;?#28789;虚子?”

    九剑仙摸了下胡子:?#26263;?#21021;在武林大会上,老夫便瞧出贵师弟的武功有灵虚子那小儿的影子,不知道这?#19968;?#22914;今怎么样了?”

    叶文才知道,原来徐贤的路数根本就瞒?#36824;?#36825;些高手的影子,哪怕他的武功糅合了许多杂七?#24433;?#30340;东西,灵虚子轻功的影子已经不多,但是熟悉灵虚?#28216;?#21151;的人还是能瞧出端倪的。

    “若是如此,那杀了灵虚子的高?#21046;?#19981;是也能瞧的出来?”随后想起当初在武林大会上,那李玄对自己似乎颇为在意,暗道:“莫非真的是这李玄出的手?”

    只?#36824;?#36825;事情和九剑仙无关,他也就没详细说来,只是说灵虚子已经逝世,便葬在本派当?#23567;?br />
    九剑仙闻言也是唏嘘道:“这江湖中老夫熟悉的人越来越少了……”

    言罢又继续说起那百晓生的事情来:“其?#30340;?#30334;晓生也是自找麻烦,江湖中人习武本就为了争强斗胜,?#26434;?#19978;稍有不敬那就是拿命来拼,寻常两个高手若是离的?#26174;叮?#23041;望差不多的话也许还互相仰?#21073;?#24515;中有结交之心,这百晓生那高手榜一出来,直接将本来?#36824;?#31995;的人给排了个高下,自然会引起那排位较低的人不满。”

    “加上他这般行为实在有挑拨他?#33487;?#26007;的嫌疑,禅宗和天道宗当时也就保持沉默没有说话,这百晓生还道天道宗或者禅宗的人能帮他说两句,不想会落到如此境界,被人?#39134;?#33268;死自然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九剑仙嘲讽道:“何况这人将这两派的?#20160;?#25968;目一一报了出来,还指明其中不少都是老子朝廷封赏!这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也就罢了,但你非得拿出来说的天下人皆知,那就是在自寻祸端!”

    叶文用手背暗暗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暗道:“哎?#24076;?#38590;怪自己来了之后没见过什么排行榜,如今看来这排行榜简?#26412;?#26159;?#21482;觶?#27809;人敢于招?#21069;。?#36825;百晓生真是悲剧,估摸着他是想借此成名于江湖,然后弄个超然于江湖的身份地位,哪想到捅了马蜂窝,死的够憋屈!”

    九剑仙随后又说了些当年的趣事,?#28909;?#20004;个都在?#39134;?#30334;晓生的高手见到一起,互相一打招呼,发现正是排行榜上挨着的两位,若是两人一直客?#25512;?#27668;的还好说,只要有一人稍露小窥之色,少?#22351;?#21448;是一场大战。

    好在当时江湖上有名有号的高手都在乱窜,碰到心热之人撞见了也会调解一番,所?#38405;嵌问?#38388;虽然乱,但也没出什?#21019;?#30340;祸事。只是这种事情一多,那就更加坐实了这百晓生意?#32487;?#36215;江湖争端的罪名,这一下连本?#30913;怨?#30475;热闹的几大门派也?#36861;?#20986;手,想要结果了这个武林公?#23567;?br />
    最后灵虚子杀了那百晓生,也因此成名于江湖,也正是因为他杀了谁也?#35762;坏?#30340;百晓生,?#25243;?#23454;了这江湖第一轻功高手的头衔。

    “至于老夫如今这所谓的江湖第一人,?#36824;?#26159;诸位同道尊我辈分最长罢了!”

    九剑仙这年纪,走在江湖上没有不喊一声前辈的,按照这尊敬长辈的?#20843;祝?#20063;不敢将他忽略掉。加上九剑仙的确?#30423;?#24378;横,所以也就没人敢发出异议。

    但是除了九剑仙,其余的高手年岁都相差不大,辈分也差不多,若硬要排个先后,估计立刻就会惹来一番争端。

    “天山派李玄、禅宗慧心、天道宗天一、南宫世家南宫问天、西门世家的西门翠血、这都是当今武林中最知名的几位顶级高手了!”说罢又瞧了瞧叶文:“叶掌门如今倒是还差上些许,若是能够再进一?#21073;?#20415;也可与这些人同?#26657; ?br />
    叶文听到这些名字的时候,就知道了当今江湖中的顶级高手都有哪些,其中?#34892;?#26089;有所闻,有几个却听都没听过,暗道:“这江湖上果然卧虎藏龙!”

    不想九剑仙随后就是一句:“这些也?#36824;?#26159;经常在外走动的,才被众人熟知,其实还?#34892;?#22810;名声不显的人,虽然不被人知悉,但其一身功夫也是不?#20303;?#24403;初百晓生搞出那高手榜单之后,就引出不少潜心修行的高手来……”

    叶文暗道一句:“想来阁下也是其中之一!”

    九剑仙说到这里也是得意之色,更加坐实了叶文的想法,甚至还摸了摸胡子,眯起眼睛,那姿态十足十的便是在说:你小子猜的不错,够机灵!

    又闲说了几句,九剑仙瞧了瞧外面天色后便道了句:“时间不早了,老夫还要回派里去与师?#21482;?#21035;,便不再叨扰了,日后……想来也没有日后了!”说完也不再道什么他日再见的话,仅仅是挥了挥手,然后往外一迈步便即没了踪影,叶文便连道别的话也没来说的两句就不见了这位高人前辈。

    若不是九剑仙那柄重剑就安安静静的摆在那里,想来他会以为今日所经历的一切?#36824;?#26159;个梦一般。

    宁茹雪本一直坐在一旁没有插口,如今见九剑仙走了,便问道:“师兄准备如何处理这柄神兵?”

    她走过去将那玄铁重剑拿了起来,却发现这玄铁剑之重远超她的想象,虽然以她的功力也能拿的起来,但想随意挥洒却需要好长时间来适应。

    叶文瞧了瞧这玄铁重剑,便道:“靖儿的功力日渐精深,原来那柄重剑有点不合适了,便将这玄铁剑交给他用吧!”

    说罢摸了摸玄铁剑那光华无锋的剑身:“想来胡前辈也是抱着这个念头,只是觉得直接送别人徒儿东西不好,便想借我之手传给靖儿!何况胡前辈早就瞧出我的武功路数与重剑功夫虽有几分相和,却并非最为合适的使用者,只有靖儿才能发挥这柄玄铁剑的威力来。”

    宁茹雪点了点头,便也不再继续说这事情了,而是转而说道:“再过几日咱们便得出发了,这次禅宗给我们蜀山派发了请帖,并且指明给本派留了一个席位,咱们却不好去的太晚。”

    叶文也点了点头:“这事我也晓得,同时?#19968;?#21483;师弟给慕言去了封信,告诉他今次武林大会结束便顺道去京?#24378;?#30475;他!至于师弟则会在禅宗安排的宿处等我们前去!”

    宁茹雪这才知道为何这些日不见了黄蓉蓉和徐贤,?#26143;?#36825;俩人已经提前去安排一应事务了,笑着道:“原来师兄都安排好了!”

    叶文左右瞧了瞧,见没有旁人便将宁茹雪拥进怀里,拍了?#20035;?#30340;背脊:“这次大会,我准备和几位前辈请教一番,好早日将那玄关打通,若是不能,我就尝试到年底,等过了年,无论成与不成咱们便完婚!”尤其是天一真人,大家都是修的道门***,应?#27809;?#26377;点帮助吧?本来想请教九剑仙的,奈何这?#24187;?#30693;他卡在这里,却没指点之意,叶文知道他不愿帮这忙也就没开口。

    宁茹雪整个人偎依到叶文怀里面,听到师兄这般说后却有点担心。虽然她一直都期盼着师兄能够早日修?#19978;?#22825;紫气好与自己完婚,但是若因为自己耽误了师兄一辈子的修为,却总觉得对不起他,便道:“师兄不必着急的!”

    “师兄是怕你等的厌烦了!”说罢又悄声道了句:“何况师兄想早日见见师妹穿那几件里衣啊!”

    此言一出,宁茹雪大羞,却是想起去年叶文私下里叫华衣?#20599;?#33258;己手上的几件小?#35745;?#26469;,那东西又小又薄,又是贴身穿戴,虽然穿着很舒服,但也太过羞人了,根本不像是可以穿着让人看的衣物,简?#26412;?#26159;比里衣还里衣的贴身私密物事。若不是这几年俩人日渐亲密,她还真受不了叶文和她说这?#21482;?#35821;。

    当时华衣将这东西拿来的时候,她也好奇自己师兄怎么会弄出这么个玩意儿?好在叶文够机敏,直接说:“那天蚕?#20811;?#20313;不多,便只好先做了这两样小东西,也算是护住要害!”这才?#24515;?#33593;雪放过他。

    在自己师妹的朱唇上轻轻的亲了一口,看着师?#27809;?#21040;自己房间,叶文直接喊了一嗓子:“华衣啊,快倒杯凉茶来!”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七星彩彩票论坛 热血篮球 湖北11选5360数据 qq彩票竞猜没豆怎么办 190期湖北福彩30选5开奖号码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文 平特一肖高手论坛交流 七星彩开奖现场新浪 福彩黑龙江快乐十分 幸运赛车开奖 淘宝快3红包 棒球的规则图解 秒速飞艇有技巧吗 贵州11选五开奖 高五子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