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180章 太平
    皇帝赐婚的事情并没有传开,毕竟徐贤并没有答应,当日殿中众臣考虑到?#22987;?#23041;严也没敢将这事情说出去,所以无人知道徐贤在殿上拒绝了皇帝的赐婚。

    除了,蜀山派这些人。

    “哦?皇帝要把长公主许配给你?”帮正忙着吃东西的徐贤倒一杯水酒,听着今日?#20351;?#37324;发生的事情,叶文觉得自己这日子过的是越来越悠哉了。

    徐贤随便应了两句:“嗯,不过我没答应!”

    “哇哦!这算抗旨不尊吧?”叶文倒是没想到自己这师弟这么个性,直接当着皇帝的面不接圣旨。

    徐贤抬起了头,奇怪的道:“只是不接圣?#32423;?#24050;,并不算稀奇吧?”随后叽里呱啦说了一堆拒绝接领圣旨的?#28909;耍?#21494;文这才知道这商朝不接圣?#23478;?#19981;算什么,当然前提是得有一个能让皇帝认可的理由。

    至于赐婚这事,徐贤用已有婚约在身拒绝,皇帝也是不能勉强,除非当今皇帝?#25954;?#35753;长公主和别人一同做徐贤的妻子——皇?#19968;?#35201;保留威严,绝不可能让公主与一般百姓女子一般地位,反之若徐贤只有妾室倒无所谓了。

    两个人?#33267;?#20102;一阵,最后商量好过几日便启程回蜀山,反正状元郎回乡省亲也算是惯例,等到回了书山县,徐贤随便找个理由辞了这官也就是了。

    甚至俩人都已经商量好,少?#22351;?#21448;要那青果出马,?#34892;?#36132;来个大病一场,性命垂危,已经无能报效朝廷,?#22351;?#22312;家专心养病的戏码了。

    只是为了防止他体内那股寒气再次复发,这一回倒是需要叶文帮把手,先将徐贤肺脉护住,不叫两股寒气呼应起来,然后才能行使此法。

    “到时候还要麻烦师兄了!”

    “不麻烦,举手之劳罢了!”

    两个人商量一定就各自回去歇息了,只是他二人却不知道这大半夜的,却有人睡不着觉。

    “什么?你?#30340;?#20010;状元郎拒绝了皇上的赐婚?”深宫之?#26657;?#26576;个宫殿里的咆哮声甚至让诸多值夜的侍卫们一阵恶寒。

    站在一旁的宫女反倒不以为意,好似早就料到会有这般?#20174;?#20284;地:“是的,公主殿下!状元郎言自己已有婚约,只待回乡便既成亲,所以不肯接皇上那赐婚的圣旨!”

    只见上首那穿着一身华丽宫装的女子怒哼了一声,手往那旁边的小桌上一拍,只听‘砰!’的一声,这位宫装女子立刻泪眼婆娑,捂着自己通红的手掌:“疼死本公主了!”

    那宫女暗中叹了口气,上去帮公主***手,然后道:“这不正合了公主的意么?反正公主也瞧不上那位状元郎!”

    不想那公主却一脸生气的道:“那也只准本公主不同意他娶我,哪能叫他拒绝本公主?本公主还没?#28909;ハ悠?#20182;,他竟然敢先?#24736;?#26412;公主了?”

    宫女听到此处,知道这位公主的脾气又起来了,只能在一旁低头不说话,任凭公主咆哮着:“哼,我倒要看看那?#34892;?#36132;的有什么资本敢拒绝?#22987;?#36176;婚!你明日去打听打听这徐贤回乡的路线,本公主要亲自和他说道说道!”

    “啊?公主又要出宫啊?”

    “怎么?”这公主一脸得意的道:“本公主每次出宫都是低调出行,皇弟也不知道本公主外出游玩,怕的什么?再说,若皇上怪罪下来,还有本公主保着你呢!”

    宫女一脸无?#21361;?#21482;能点头应是,心里却道:“哪次公主出行不带上百八十个侍卫,前后开道,就差没举个牌子了。这样也算低调?皇上又哪次不知道了?还不是故意装作没瞧见的!”

    “可是,公主殿下去找那徐贤是为了什么啊?”

    只听公主哼了一声,傲?#22351;潰骸?#26412;公主要告诉他,不是他拒绝了本公主,是本公主瞧不上他。即便他接了那圣旨,本公主也是绝对不会应允这门亲事的!”

    就因为这位公主的这几句话,随后的几天,众多侍卫们忙的是鸡飞狗跳,连饭都吃不好,皇帝卫弘见了这般景象,便问身旁太监:“我那姐姐又在忙些什么?”

    太监道:“长公主殿下似乎是在打探徐大人的情况,而且招集了不少侍卫,似乎是想去找徐大人的麻?#22330;!?br />
    “哦?”

    卫弘没想到这事还和徐贤有关系,只是想了片刻就明白自己那姐姐又闹起了倔脾气,估计是听?#24066;?#36132;当众拒婚所以脸面?#20063;?#20303;了,这才折腾出这多事情来。

    不过想想自己那姐姐也?#30343;?#20040;坏心眼,想来也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便随便她折腾去吧,若因此能和徐贤闹出点什么姻?#36947;矗?#20182;倒要更加开心一些,正愁不知道如?#21355;?#25314;徐贤呢!

    只是,考虑到自己姐姐?#20040;?#26159;?#22987;?#20013;人,千金之躯,若是此番跑出去受了点伤,那可就麻烦了,尤其是随徐贤来京的那一众人还都是武林中人。

    “小春子,替朕将皇甫哲叫来!”

    不多?#20445;?#30343;甫哲到来,卫弘也没多说,?#22351;?#20102;一句:?#21322;?#37027;姐姐最近好像是要出去游玩,卿家记得安排几个稳妥的侍卫好保护长公主的周全!”

    皇甫哲一听就明白了过来,等过了几日,卫弘招他来再问此事的时候,皇甫哲直接答道:“微臣使周管随行公主身侧,以周管的身手,定能保护长公主殿下安全!”

    卫弘一听,脑袋里闪过周管的一些信息:“是北城禁军指挥使周家后人?”

    皇甫哲点头道:“正是!”

    卫弘见皇甫哲点头,再想起那周家历代都效忠商朝,而且周家辈辈都出能人,想来这周管身为周家之后,也是不俗,便也放了心,就没再去?#20843;?#36825;事。

    只是他没想到,徐贤这一众人才一离开京城就被长公主带人拦了下来,而领先的叶文一瞧那?#27605;?#30340;女子,立刻就知道这人是为何而来了。

    抬眼瞧了下对面这一排精气神俱是不凡的汉子,明显是经过专门?#30423;?#30340;精锐侍卫,其中不乏一些好手。

    ?#27605;?#37027;女子一袭劲装,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手中鞭子遥遥一指,喝道:“?#34892;?#36132;出来!”

    叶文听得,转头对自己师弟道:“这趟进京,可真是闹了好大麻烦!不想出了京城就有人拦道!”说罢一指?#23545;?#30340;一片针?#35835;鄭骸?#32780;?#19968;?#19981;只一批!”——某一群人互相道:“他指的不是我们吧?”

    而对面那群人也听不见叶文说的什么,只是见他对徐贤说话,然后又指了指旁的地方,?#22351;?#26159;瞧不起自己,这女子更怒,当下喝道:“徐贤,见了本公主还不前来拜见?”

    此言一出,蜀山派众人齐齐转过头来,大多都是一脸诧异之色,便只有叶文知道的清楚,笑?#21734;?#24464;贤说了句:“哎呦,看来你那一拒婚,惹恼了这位公主殿下!”说罢又瞧了瞧前面那骑在马上的女子:“有点眼熟!”

    徐贤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往前走了几步,?#38405;?#39532;上女子遥遥施了一礼:“微臣吏部员外郎徐贤,见过太平公主殿下!”

    “太平公主……”叶文离得不远,加上徐贤这声又没特意掩?#21361;?#21548;的可是一清二楚,只是这封号实在是太过极品,?#24187;?#22810;念叨了一声,叫旁边宁茹雪听见,好奇的看了眼叶文:“师兄怎么了?”

    “?#30343;?#20040;!”口上这般应着,偷眼往那女子上身一瞧,暗中评价了句:“果然无愧此封号,当真是平平无奇!”

    某位公主并不知道有?#33487;?#33324;评价自己,此时还在马上自得非常,对徐贤挥了挥手:“免礼了!”

    徐贤?#37202;?#36523;来,开口问道:“不知道公主殿下拦住微臣一行人,是有何?#24895;潰俊?br />
    这太平公主此时才想起自己来可不是显威风的,而是要叫那徐贤知道自己根本瞧不上他,莫要以为自己拒了皇帝的圣旨就得意。

    只是这话自己说好像有点不大合适,最后往旁边那贴身宫女使了个眼色:“环儿,你说!”

    “啊?又是我?”

    这丫鬟见长公主这表情,知道又是自己帮公主收拾这烂摊子,?#22351;?#20986;列道:“公主殿下想告诉徐大人,即便徐大人接了圣旨,公主也是不会应允那门婚事的!”潜台词就是公主殿下根本就看不上你。

    只是后面那话太过直白,加上周围这么多人,所以不好开口。

    徐贤愣愣的等?#21734;?#26041;说话,哪想到等了半天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完了?”

    那环儿也是一愣,眨巴了下眼睛:“完了!”

    “哦!”徐贤应了一声,随?#20174;?#26045;礼道:“微臣晓得了!”然后就要告辞而去,绕过这一群人。

    不想那公主又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见徐贤这么不咸?#22351;?#30340;回应了一句,立刻不满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此时不是应该大呼不要啊!不应该啊!我好伤心啊之类的么?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完了?”

    此话一出,莫说蜀山派一行人一脑袋冷汗,就连这公主带出来的侍卫也是满脸黑线,然后将目光转向一旁,好似跟着这么个主子实在太过丢人。

    一直站在长公主旁边那年轻人,闻?#24895;?#26159;横跨了一大步,只是因为他站在那公主的侧后方,所以这位公主并没察觉,但是却让叶文瞧了个正着:“嘿!这侍卫也是个极品!”

    徐贤擦了擦汗,暗道:“这长公主应该是皇上的姐姐?#21734;?#21543;?不是妹妹吧?怎么和个小孩子似地?”

    长公主在马上大吵大闹的没个消停,蜀山派的人却不能一直陪着干耗,从一旁绕过的时候,徐贤道了一声:“若无?#24895;潰?#24494;臣告退了!”随后一众人施施然的从这群侍卫旁绕了过去,其中蜀山派众人那略微包含着怜悯的目光让这群侍卫也是抬不起头。

    他们这一行人都走了过去,那长公主还在发泄当?#26657;?#20415;连那环儿劝道:“公主,回宫吧!”也是不听。

    “本公主何曾被?#33487;?#33324;无视过!徐贤,本公主和你势不两立!”这一嗓子本无甚稀奇,但是喊道最后‘势不两立’之?#20445;?#31455;然有***声符合,声音雄浑厚重,直接将长公主这一嗓子给压了下去。

    最后更是突然爆出一声:?#21543;保 崩矗?#20854;声震人,闻者无不心颤。那随侍公主身侧的侍卫一闻此声,立刻大喝道:“护驾!”

    随即就指挥着这几十名侍卫将长公主护在当?#26657;?#24182;且从腰间抽出一柄雪亮的直刀来,凝神静待来?#23567;?br />
    只是他一瞧,却发现这来敌竟然不是冲他这群人来的,而是冲向了刚刚走过去的徐贤?#28909;耍?#21608;管一见,想到徐贤乃是当朝新科状元,又是刚任命的吏部员外郎,他也有保护之责,立刻指挥外围几名侍卫道:“快去保护徐大人!”

    哪知道话还没落,只见一?#27721;?#34915;人还在空中的时候,一道道青色剑气就从一个青衫女子手中激射而出,每一道青色剑气闪过,便是一个黑衣人从空中跌落而下。

    周管见?#21019;?#24778;,暗道:“这徐大人身旁竟然有这等高手?”他虽然也是御前侍卫,但是级别不高,对徐贤的事情并不清楚。虽然他也是世?#39029;?#36523;,不过他对诸事并不上心,便连这御前侍卫的职位也是来挂个?#20804;埃?#28151;份?#19990;?br />
    当然,他的能力还是有的,不然也不会被皇甫哲挑中来保护公主,只是为人懒散了一些罢了。

    此时见了徐贤这一群人见到有人突然偷袭,竟然毫不慌张,更无人抽出兵器?#20174;?#20184;,只有那青衫女子一人手掌翻飞间剑气纵横不断,只片刻功夫,这一?#27721;?#34915;人就死了大半,最后几个想要转身逃跑,才跃出五六丈?#20174;直?#37027;女子随手丢出一大蓬黄灿灿的东西,直接从身后击倒在地。

    “好功夫,好暗器!不知道这女子和徐大人是什么关系。”

    周管摸了摸下巴,暗道这莫非就是那位和徐大人定亲的女子?若是如此,拒绝?#22987;?#36176;婚倒也不稀奇了。

    “我若得此?#31185;蓿?#24597;是也看不上这位……”心中?#29399;?#30528;的时候往旁边瞧了一眼,只见长公主竟然满脸的星星,双手握在一起看着远处,嘴里更是问道:“那位姐姐是什么人?好厉害啊!”

    “喂喂!那女子比你小吧?”周管见到公主这个样子也是无?#21361;?#30475;了看他身旁的那位随侍丫鬟,也是满脸郁闷。

    再看叶文这边,宁茹雪挥?#26088;?#25171;发了一?#21644;?#34989;的黑衣人,然后就跑去将那些铜钱拾了回来,最后才去看那些黑衣人的身份。

    “师弟在京里得罪了人么?”

    这群人一出来就奔着徐贤杀了过去,明显就是为了取徐贤性命的。?#19978;?#36825;一身功夫太过稀松,宁茹雪随手就将其给打发了。连一个漏网之鱼都没有,叶文?#28909;?#36830;出手都不用,只是在一旁看着。

    徐贤先是将这?#27721;?#34915;人身份瞧了一遍,发现没一个识得,听到宁茹雪说话,便道:“这次我在京里得罪的人可多了,免不了会?#34892;?#20154;用这般手段来?#24895;?#25105;!”

    “要追究么?”

    叶文摸了摸下巴,眼睛眯了起来。他倒是不在乎什么乱七八糟的,有人敢偷袭他蜀山派的人,那么不管对方什么身份,总得把这场子?#19968;?#26469;。就算对方是个王爷公侯,他也定然叫对方不好过。

    徐贤想了想:“算了,一群跳梁小丑!将这些人杀光了也就是了,若他们不知道收敛,再一并算账不迟!”

    更重要的是,若蜀山派在京城大闹一番,少?#22351;?#21464;成邪派异端,对门派的发展大大不利,那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山门也将毁于一旦。

    至于以后?反正他以后不走仕途,也不会再和这些人有什么交集了。

    蜀山派众人将这些尸体?#21387;?#20102;一遍,一回头,发现那公主竟然又追了上来,然后纵身从马上跳下,直接跑到宁茹雪面前,用不停闪着星星的双眼盯着宁茹雪:“女侠,收我做弟?#24433;桑 ?br />
    “啊?”

    不单宁茹雪惊讶,其他人也是被这位突?#24187;?#20986;来的一句话惊的不知所措,那环儿则是捂着自己的脸,一副‘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

    就只有那侍卫走上前来,对徐贤道:“在下御前侍卫周管,徐大人受惊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在下吧!”

    然后指挥众侍卫将那些尸体一一摆好,同时派人通知五城兵马司的兄弟弄几辆大?#36947;?#23558;尸体搬运回去,?#24895;?#23436;?#21734;?#24464;贤道:“不管今日这些人是何人所派,定然给徐大人一个交代!”

    若是其他侍卫,怕是还不敢这么说话,但是周管?#21019;?#21487;?#36234;?#36825;话放下。因为他的姓氏,因为他们周家在商朝的地位和作用。

    更重要的是,周家的人都知道皇帝最忌讳什么,今日敢当着他眼皮底下搞风搞雨谋杀新科状元,那以后不就是要暗杀皇帝谋朝篡位了?所以,这事情定然要扯出最后的凶手,只是后面的乱七八糟的发展,却不是他能管的了的。他只知道,今日派人的那个?#19968;?#38081;定要倒霉了。

    “周侍卫?#25512;?#20102;!”徐贤知道御前侍卫地位极高,和周围这群?#20351;?#20365;卫大大不同,而且从刚才这周管的两句话来推断,这人背景也是不?#30149;?br />
    两人随便扯了两句,一回头,发现那位公主大人竟然死死抱住宁茹雪,哭着喊着要拜师:“女侠,你收下徒儿吧!你就收下徒儿吧!”

    叶文一众人看着这等极品相顾无言……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英超分析图 海南飞鱼最新开奖号码 香港赛马会官方六合 时时彩杀号最简单方法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1万期 赌场如何换筹码 体育彩票11选5的诀窍 手机话费买彩票 北京快3和值跨度图 单数中打一肖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一定牛 排列五进1000期走势图 3D走势图5OO期 手机上怎么玩幸运农场 甘肃快3胆拖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