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143章 风起
    收拾妥当,拿好银两兵?#26657;?#36825;于冶的确是不俗的工匠,眼下蜀山派的兵刃已经焕然一新,?#22351;?#31934;良许多,同时上面还刻上了蜀山的标识,也叫旁人知道咱们也是能自产武器的大派了。

    一想到这里,叶文就想起书中的那些武当啊华山什么的,都有自产的兵器,形象特异的先不说,哪怕是最普通的长剑也得标上这是xx派的财产,方能显出大派威严。

    询问了一下陈一忠,知道这个世界也是一般无二,?#28909;?#37027;天道宗、天山派等大派都是自己制作兵?#26657;?#38500;非是从外得了什么知名的神兵利?#23567;?br />
    次一些的如雷剑门等门派也是有各自的独门武器,上次黄蓉蓉杀了许多雷剑门弟子,收缴上来的武器都刻有雷剑二字!这是一种标识也算是一种身份象征,代表着能得到这武器的都是雷剑门的弟子,大?#19968;?#35265;了最好警醒着点,掂量掂量你得罪的起不。

    即便得到了这些兵器也不能随便用,叶文都丢给了于冶让他将这些兵器回炉重炼。

    至于门派统一的服饰,也很是常见!实际上服饰统一最根本的原因是这些弟子都是门派养着,门派提供衣物也是正经。总不能来个人就特别弄一套?#36335;?#21543;?所以干脆弄?#19978;?#21516;的款式也好订制。

    蜀山派这半年也统一了?#21697;?#22240;为眼下人渐渐多了,叶文在派里乱走都不见得能认出这人是不是自己派里的弟子,统一一下着装也好辨认。

    当时找了几个人谈论了一番,最后见这门派服饰的颜色定为了蓝色,同时为了区分内门和外门弟子,外门弟子?#36335;?#37117;是短打,而内门弟子则是清一水的长衫。

    至于叶文几个人,自然就没这么多讲究了,身为掌门这点特权还是有的,基本上想穿什么便穿什么,只是为了符合蜀山派中人身份,加上此次是集体行动,叶文还是穿了‘?#21697;?#34915;衫款式上依旧和内门弟子的比较相近,只是他?#36335;?#19978;深蓝的部分比较偏紫。

    “好嘛……本来我这功夫使将起来就够紫的了,这一身?#36335;?#19968;套,更紫了……”下山之时,叶文的这几套衣衫才刚好做好,此时一穿,身后跟着一?#24544;?#34923;极为相近的弟子,的确颇有气势。

    这一群人?#26657;?#38500;了宁茹雪的?#36335;?#26159;淡青之外,就只有华衣所穿大为不同,?#22351;?#24324;了一件粉色的衫裙,肩膀胳膊上又缠上了一圈圈飘飘的缎带——备用品。加上恢复了功力,那飘飘长带似欲飞走一般的形象,的确引?#20439;?#30446;。

    加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功力恢复心下欢喜,走路都不正经的走,只是飘来飘去,若不是形象极佳,寻常人见了恐怕会以为自己白日见了女鬼。

    “华长老不回天乐帮么?#20426;?br />
    华衣飘到叶文身边,笑着说了句:“反正到了大会会场,就会见到本帮中人,?#19968;?#20309;必特意绕一圈回去呢?#20426;?br />
    此次武林盛会举办之地是在?#21448;?#30340;北剑门派内,?#21448;?#19982;平州倒是有一部?#33267;?#25509;,所以此行乃是往西南而去,并不经过天乐帮的那个分舵。华衣不想绕远,倒也是一个合?#19990;?#30001;。

    “以华长老轻功,想来以自己帮众汇合也是很快的吧?为何只与我们同行?#20426;?#21494;文很奇怪,这华衣为何没有半点急着赶回去报信的意思?

    华衣只是听到他问,就知道他想的是?#38382;攏?#31505;了笑道:“反正现在?#20808;ィ?#20063;来不及啦!我又何必着急呢?还不如慢慢的走!?#19979;?#21487;是很累的呢!”华衣轻功不凡,却不擅长远距离奔跑。简单点说,眼下如果叶文和华衣?#28909;?#36305;,初期会是华衣?#21152;牛?#20294;是?#22351;?#21322;日,叶文就能反超过去并且越甩越远!

    若论远距离奔跑,这一众?#35828;?#26159;徐?#22949;?#20026;擅长,他那踏雪无痕?#22351;?#19981;留任何痕迹,速?#30830;?#24555;?#40644;制?#20026;节省气力,以徐贤眼下的修为,跑上半月也没什?#27425;?#39064;。只是徐贤似乎不会费那劲和华衣比什么脚力。

    按他的性格,即便华衣真的提出要比试,他也只会轻飘飘的说一句:“你赢了!我认输……”

    其实叶文知道,徐贤心底里颇有大男子主意,私下里他也不是没听过这?#19968;?#35828;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不与女子争先!”

    真正的大男子主义是根本就不将女子放在眼里,徐贤虽?#24187;?#37027;么严重,但是很明显有这个倾向!所以当初黄蓉蓉咋咋呼呼的他也只是一旁看个热闹,他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叶文没这样的想法,却不妨碍他同样将女人放在另一个?#24674;?#19978;。而目前唯二两个被他单独划分出来的就只有两个女子——他将来会娶过门的师妹,以及原本让他很是忌惮,现在却不再害怕的华衣。

    因为功力提升许多,华衣似乎也对他有了?#24605;桑?#36825;一路行来总归没出什么事情。等到即将离开平州的时候,很巧合的竟然遇到了郭怒。

    “不是巧合,在下等叶掌门一行人好几日了!”

    叶文眉头一跳,面上却没失了礼数,抱拳道:“竟?#28949;头?#37101;长老在此相候,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不碍的!反正也是要去?#21448;?#21442;加那盛会,一个?#20439;?#24635;归无聊的紧,与叶掌门同行也能热?#20013;?#35828;罢瞧了瞧叶文身后,这一大票人,兼着都身穿相同衣衫,还真是颇有气势。

    加上叶文挑徒弟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偏好,一个个长得都在水准之上,哪怕是性格单纯憨厚的郭靖其实长的也是有棱有角的帅哥,此时不说话再配上这套衣衫也颇为英气。

    徐平曾是徐?#19968;?#21355;,这等大家,长的难看人也不会收。李森这个曾经的镖师虽然长的一般,但却看着极为顺眼——想想也是,他若长得神憎鬼厌,叶文也不敢让他负责蜀山派一应事务,否则外人一见就升起厌恶之情,什么事情也都别谈了。

    其余众人更不必说,绝对是男的俊,女的俏……还有一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漂亮的一塌糊涂,颇有鹤立鸡群之姿——徐贤。

    好在郭怒这人眼光毒辣,一眼就瞧出徐贤乃是男人,也就没在多看,只是又瞧了?#39047;?#33593;雪和周芷若。好在他知道分寸,目光也是一扫而过没做停留,回过头继续与叶文说笑:“叶掌门竟然带了这么多人!”

    “敝派中人太过年轻,没见过什么世面,好不容?#23376;?#21040;?#35828;?#30427;会,自然要出来开开眼界!”叶文说的话很是谦虚,不过神色间还是显出了几分自得之色!这一群人可都是他蜀山派精锐,就这几个人直接去灭了天乐帮分舵或者那雷剑门都没什?#27425;?#39064;。只是要灭天乐帮分舵的话得考虑人家总舵的反击。

    郭怒可不知道叶文这点心思,露出一个颇为?#25512;?#30340;笑容:“蜀山派有叶掌门执掌,何愁不能威震武林?#20426;?br />
    他这话说的声音颇大,整个大堂都能听的一清二楚,立刻不知道有多少道目光往叶文这边望来,一些知道叶文名号的人就会与身旁人介绍道:“这群人便是蜀山派的人了,那当先的就是君子剑叶文!”

    不认得的则是目放寒光,?#21152;?#20960;人则是夹带着不屑之色。

    叶文不动声色的环视一周,知道这里好多都是要去参加那武林大会的江湖中人,?#20160;?#37101;怒一番话,显然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说?#22351;?#20170;?#25214;?#26174;些手段,否则这一路上怕是麻烦不少。

    “郭长老真是抬举在下了!”

    这一句?#21543;?#38899;不大,好似只在与身旁之人说话一般,却无比清楚,厅中众人竟然无一人漏过,有一人算一人,都觉得是有人在自己耳旁说上的这句话似地。

    识得厉害的,立刻转回头不再多瞧,若有朋友也提醒一番:“这人不是咱们得罪的起的,莫要多看!”

    只有几个愣头愣脑的?#19968;?#22312;那左顾右盼,似乎在找声音来源——这?#28909;耍?#21151;夫不高,见识不够,即便去了武林大会也是凑热闹的,若果跑来找蜀山派的麻?#24120;?#33258;己这边随便哪个人都能将其收拾了。

    众人都识得厉害,郭怒自然不会不晓得,?#25104;?#20063;是微微一变,赞道:“叶掌门忒也谦虚,真无愧那君子之名!”心底却暗道:“这叶文的内功好生厉害,怕是还在我之上,上次他前来赴宴之时没有动手却是做对了!”

    内功一道,修行起来最是麻?#24120;?#37101;怒不认为叶文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将内功提升一大截,?#22351;?#37027;时候叶文就已经有此功力,所以暗自庆幸当初没有胡?#21494;?#25163;,否则天乐帮损失惨重,原本的大事可?#22949;?#19981;了了。

    大致?#21280;?#21494;文的修为,郭怒也就不再行那旁门左道,那些事情做多了也是无益,反而让人平添几分厌恶,所以还是少做为妙。

    等到闲扯了一阵,然后叶文领?#25490;?#20013;众人去找小二要房间休息之后,郭怒才对华衣做了个眼色,然后两人一齐转到一个单间当?#26657;?#35848;起事情来。

    “你怎的随意做主,将这叶文给引来了?#20426;?#19968;确定左右无人,可以安心谈事情后,郭怒立刻冷下了脸训斥了起来:“你不知道此次大会对我天乐帮意义重大么?#31185;?#33021;擅自做主?#20426;?br />
    原来那日华衣对叶文说了那武林盛会的事情,并?#24050;?#21494;文也去那武林大会一行皆是自作主张,事先并没有得到任何类似的指示。

    此时郭怒张口呵斥,华衣?#22351;潰骸?#21681;们两派反正颇有纠纷,到那武林大会上解决不是正好么?而且我听闻林帮主已经出关,功夫又有精进,打败这叶文不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胡闹!”郭怒?#22351;然?#34915;说完,直接就是一阵呵斥:“林帮主此次闭关所?#24524;?#22823;,哪能因为一个偏远的蜀山派而改变原定计划?#20426;?br />
    华衣不知道,郭怒身为四大长老之首则是知道不少。林海此次闭关,就是为了在大会召开之前将状态调整到最佳,然后在大会上为天乐帮争取到更大利益。那时候不知道要?#25237;?#23569;高手较量,本来就不是十拿?#30460;?#30340;事情,如今又添了叶文这个变数。

    ?#20160;?#20182;在厅中想要试探一番,就是想弄清楚叶文的功力究竟到什么程度,若是与自己相差无几,到时候他还可以代替帮助接下这一阵。哪怕到时候对蜀山派有所忍让也不能坏了帮主大事。

    只是一试之下,他发现叶文功力之高已经超过自己预计,眼下天乐帮除了帮主林海,怕是只有那一位能够与其一战了。

    “不是还有我师父呢吗?#20426;?#21326;衣此时也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了事情,不过她在上了蜀山后的第二天便将这事写了书信告诉了郭怒,郭怒应?#27809;?#21521;总舵报告才对。半年多的时间,应该有个应变的举措了,所以也不觉得是什?#21019;?#19981;了的。

    郭怒一听也不知道如何去说,只是无奈的道了句:?#30333;?#24072;本来是想要坐镇总舵,只是因为你自作主张一事,?#22351;?#19981;改变计划,与林帮主一同出席那武林大会……”

    说到这里,郭怒想起总舵的回信里虽?#24187;?#26377;明说什么,但他还是隐约察觉到了总舵那边的不满:“华长老,这?#25991;?#23454;在是……唉……自求多福吧……”

    华衣听闻也是一阵害怕,只是转瞬便不再当一回事。她自小?#21487;?#24815;养,做什么事情都是随心所欲,她师父也从来没有呵斥过,如今不过是引了一个叶文来,想来师父也不会怪罪自己。更何况,自己本也是为本帮考虑才会出此计策的。

    “嗯!想来师父不会太过怪罪……”

    她在这边自我?#21442;?#20102;一番后,脸上重?#20013;?#23481;。郭怒一旁瞧见,就知道这位华长老根本就没将这事情往心里去。想起这华衣自从遇到那叶文后就开始屡次乱来,他也觉得为难。奈何这位上面还有一位更强的?#33487;?#30528;,他也不好代为训斥,提醒一番也算是尽了同为长老的情分。

    “随便她吧……反正与我无关。”

    实际上,就在与平州很远的某地,有另外两个人也在谈论着华衣的事情。

    其中一人,坐于房中主位,闭目凝神,虽然不言不动,却威严尽显。要若叶文在这,肯定会吐槽一句:“没事乱放什么王八之气!”

    只是这位却非乱放,实是因为久居高位,霸气天成,不是想放就放,想收就收的了的,此时坐在那里随口说了一句:“你那徒儿,似是越来越习惯随心所欲的乱来了!”

    不远处椅子上,坐了一位看起来约莫三十上下的美妇人,虽然戴着面纱,却难掩其过?#20439;?#33394;,此时闻言皱了皱眉头,却给人一种我见犹怜之?#26657;?#24613;欲伸手将其额头上的皱褶抹?#21073;?#28982;后关切的说上几句贴心话讨她开心。

    只是片刻后,那凄凉愁苦之态尽去,反而换上一副明媚笑颜,轻声细语道:“这次得好好给她个教训,免得再这般妄为!”

    就这一句话,上首那人却睁开了眼,暗自长叹一口气,也不知道为何而发。睁开双眼,只见眼中神光难掩,叫人难以直视。只是这些?#38405;?#32654;妇人毫无?#20040;Γ?#20182;也全不在意,随口道:“你舍得么?那可是你遍寻了数年,好不容易才寻到的一个上好鼎炉!”

    美妇人却掩嘴轻笑:“再好的鼎炉也不过是个鼎炉!便如我给她起的那名字华衣一般——华丽的衣衫,奈?#25105;?#34923;再华丽也总有丢弃的一日。眼下这小?#23601;?#26159;越来越乱来了,若非看在她那玄阴气日渐精纯……”

    说到此,突然转过来?#38405;?#30007;子道:“莫非林帮主对我那徒儿有什么念想?不若等以后没用了,将她送于帮主做个玩物可好?#20426;?br />
    林帮主却毫无高兴的样子,而是无奈的看了眼那美妇人,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最后?#20174;种?#20303;了话语,长叹了一下:“不必!”

    “真是?#19978;В?#26412;来觉得便宜外人不如便?#20439;?#24049;人的好……”这句话本没什么绮意,奈何从这美?#31350;?#20013;吐出来之后,却总让人往那歪处去想。

    那林帮主在听到‘自己人’几个字的时候,心跳便猛的一突,?#31350;?#24555;了几分。若非他早知这并非那女子本意,实在是她所修习之媚功厉害。加上他自身功力不凡,否则还真不见得把持的住。

    眼珠一转,又瞧了眼那妇人,林帮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窗边,看起来外面的天空和渐渐枯黄的树叶。

    “你?#38405;?#34560;山派如何看?#20426;?br />
    即便正事,那美妇人似乎依旧同样作态,回答之时虽?#24187;?#26377;什么弄出什么特别声响,但总叫人有一种绮念在心头。

    “一个正在强盛起来的门派,想来那掌门叶文也是有什么奇遇。而且从郭怒传来的消息和他到现在也没和蜀山派动手来看,这叶文的功夫应当颇为不俗。偏生他蜀山派与我们?#34892;?#23244;隙,此行怕是会有不少波折!”

    “你也这般认为么?#20426;?#26519;海想到此行原定的计划又生变故也颇为无奈,而根子就在那个越发乱来的华衣身上。

    那美妇却轻笑一阵,?#21442;?#36947;:“帮主何必担心?即便那叶文真的很厉害,不是还有人家同行么?若郭长老接不下那叶文,人家自然会出手的!否则人家干嘛巴巴的随帮主往那?#21448;?#19968;行?#20426;?br />
    “嗯!”

    林帮主没有答话,只是继续抬头看着干净的连半多云彩也没有的天空,眼神中却尽是迷茫,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3d组三如何算中奖 广东好彩1玩法介绍 湖北福利彩票快3走势图 平码最新公式 九加一中五个红球多少钱 301试机号 广西快三淘宝走势图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东方6十l中4个有奖金 守号中七乐彩大奖 七乐彩走势图表二元网 普通麻将推筒子认牌技巧 什么是七星彩规律 万能倍投时时彩计算器 精准合数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