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136章 题字
    叶文这一声怒喝,挟带上了深厚的内力,在场的雷剑门众人只觉得凭空响起一声炸雷,每个人都被这一声吼震的晕晕乎乎,眼冒金星,少数几个功力浅薄者身子都是一晃险些站不住。

    这还是叶文不通类似狮吼功之类的音波伤人功法,此次只凭内力压人,否则这些人就绝对不仅仅是头?#25991;?#30505;这般简单了。

    雷鹰是众人中修为最高的,叶文那一声吼对他的影响最弱,却也并不好受,耳边响起声音时,气血更是一阵奔腾,急忙运使内力这才将其压制下去。

    好受一点后,雷鹰更是觉得这人功夫太过高强,绝非自己所能招惹之人,今日本?#26197;?#20250;是轻松的教训一群土包子的玩乐之行,不想竟然撞到一块铁板,而且碰的血流不止。这下更加坚定了雷鹰好?#20882;?#32467;一番,讨好一下这位功夫奇高的蜀山掌门,保住性命日后再谈别的。

    “等本少回去告诉爹爹,全门出动灭了你这蜀山派!”

    虽然叶文表现的功力十分强横,但雷鹰还是认为自己的父亲会更胜一筹,更重要的是雷剑门好歹也是江湖上知名的门派,派内绝对不仅仅只有雷震山一个高手,到时候齐齐出动,任凭这叶文功夫再高也是无用。

    心中计议的好,脸上却百般讨好的笑容,只是道歉不停,口上还道:“我兄弟是见这块石碑太过陈旧,完全彰显不出贵派之强大,所以?#24613;?#23558;其撤掉,换上一块新的!叶掌门放心,这事情我?#24378;?#23450;给您一个好的答复!”

    叶文不喜这雷鹰张口就说瞎话,冷哼一声,直接道了句:“不劳各位麻烦!”

    左右一瞧,恰?#27599;?#35265;别院旁边的那处山壁!这山壁高约十余丈,陡峭无比,?#27490;?#28369;如镜,上面又连个借力的地方也是没有,所以这么多年来,谁也没去注意那块山壁,?#22351;?#36825;是一处绝壁。好在上山另有旁路,倒也没人在意过。

    只是此时,叶文瞧见这山壁却有了新的念想。这山壁就在上山道路之旁,正面大道,凡是往蜀山这来或者路过蜀山的人都能瞧见这处山壁,若能在此山壁上提上山名,一来可彰显蜀山派威严,二来也能避免再发生这等事情。

    “那山名石碑,在下自有解决之法!”说罢在众人不解的目光?#26657;?#31361;然纵身而起。

    雷鹰初?#34987;?#36947;叶文是想要动手收拾他了,心下一阵紧张,手上长剑更是?#38505;?#20197;待,奈何才一摆开架势,却发现叶文纵身往另一方向而去。心里虽然奇怪,?#27492;?#27627;不敢放松,只是死死盯着叶文身影。

    蜀山派众人也是不解,齐齐望着自家掌门,?#24187;?#30333;叶文是想要做些什么。

    正疑惑间,只见叶文身形疾奔,眨眼功夫便已经奔到那处山壁之前,此时?#34892;?#33041;子转的快的人已猜到了叶文是要做什么,只是好奇叶文究竟如何做?#21073;?br />
    华?#24405;?#36807;叶文紫宵龙气剑,心道了句:“莫非这叶文是想要?#36234;?#27668;在山壁上题字?”可是想想似乎有不大可能,先不谈在山壁上题字需要多么强横的剑气,只是在这么一大块山壁上写字,若字写的小了,平白让人笑话。想?#21019;?#20123;,功力不够根本就做?#22351;健?br />
    她这边百?#30142;坏?#20854;解,那边叶文已经奔到山壁前面,纵身在一处树顶上一点,尽显梯云纵轻功之神妙,叶文整个人就好似离弦之箭一般直冲云霄而上。众人还没?#20174;?#36807;来,竟然已经跃到了五丈来高。

    这还不算完,众人本?#26197;?#21494;文身形冲到极致,此番应?#27809;?#32531;下落了,却不想叶文身子竟然在空中一折,往那山壁一冲,然后脚上又是往那光滑无比的绝壁上又是一点,身形竟然再次窜起三丈多高。

    此时已经临近绝壁顶端,这个高度已经让叶文满意,体内先天紫气急速运转,整个身子旁飘起一片片?#20185;?#28895;云,加上运起轻功,整个人只是慢慢的往下飘落,那样子便好似仙人驾云下凡,观者无不目瞪口呆。

    “好神妙强横的轻功,好浑厚的内功!”

    雷鹰毕竟见多识广,识得那身?#26174;?#26159;内家真气修行到相当程度后所产生的异象,而且那般显眼浓厚,明显是内功修为达到了相当层次才做的到。而叶文那轻功,更是其生平未见之神迹,先不?#30340;?#22312;空中一折改变方向的变化,只是在那几乎没有借力余地的绝壁上轻轻一点,便能再次纵起身子这一点就让人叹为观止。

    更何况,纵到九丈来高后,叶文好似化身柳絮,轻飘飘的向下飘落,?#35828;?#31070;?#36857;?#19981;是跨入先天境界的高手是决计做?#22351;?#30340;……

    “老子到底惹了什么人?”

    他这边暗自后悔,那边厢华衣也在惊诧:“这叶文的功夫好似又强了许多……”当初她和叶文?#36824;?#25163;,虽然只是寥寥数?#26657;?#20004;人也没竭尽全力来个生死之搏,可那时候叶文显出来的?#30423;?#32477;对没有这般恐怖,否则那天她根本就讨不了好,叶文只需要随手一下就能打败她。

    尤其是那以手?#24178;?#20986;?#20185;?#21073;气的功夫,她可以肯定上次见面的时候,叶文绝对不会,她还记得叶文?#36234;?#25351;斩断她所有缎带的一幕,那时候叶文要会这等神?#36857;?#26681;本就不需要欺到自己身边,就更不会有后来那些事情了。

    正寻思着,只见半空中的叶文突然爆射出一道宽阔恢弘的剑气,那剑气之强悍,便连离着很远的众人都隐?#21152;?#25152;感应,剑气爆射之时,众人甚至隐约觉得劲风袭面,仿若有?#38497;?#20043;?#23567;?br />
    还来不及惊叹,就见叶文手臂反转,那道恢弘剑气也随着叶文手臂?#23588;?#36716;折不停,只是那剑气却非始终凝练在半空当?#26657;?#25152;以叶文手臂一挥,便是一?#38647;瞎猓尤?#23436;毕剑气便?#35748;?#25955;,随后又是一道剑气射出,往复循环。

    初时众人都被那骇人剑气所吸引,过了片刻才意识到去看那绝壁,此时那绝壁上已经被剑气切出了一个蜀字的上半部,众人虽然离得不近,却瞧的一清二楚,能有这般效果,可见那字写的多大。

    “这得多强的功力才能做?#21073;俊?br />
    他们这边感叹着,叶文那边却苦不堪言,先时?#22351;?#22312;这绝壁上写下蜀山二字,一可以彰显门派威严,二可以显示一番手段,可是没想到在山壁上写字竟然这么困难。

    尤其是这字必须写的足够大,他每一笔都需要近乎使出全力才能做到。好在几笔之后,渐渐抓住了窍门,同时用起全部的武学经验,以便尽量的能够节省一些气力。

    可即是这样,等到他将一个蜀字写完,已经是内力接近枯竭,哪怕写的时候利用各种自己熟悉或者已知的技巧来周转搬运内力,尽量节省一番气力。可以说,这一个蜀字,简?#26412;?#26159;集合了叶文所有的武学知识以及经验,每一?#39318;?#25240;都耗费了他许多心血才能书写而成。

    甚至隐约间似有所悟,对着紫宵龙气剑也有了更多的体会。相信只要让他再参悟一番,这紫宵龙气剑完全可以再跨进另一个层次。

    奈何眼下还有一个字要写,索性这个山字笔画不多,加上写完一个蜀字后,他还能?#26197;?#21912;口气。便是这么一刹那,显出了先天紫气的精妙来,叶文只是真气一转,竟然又生出许多真气,而且这些真气更加精纯。

    叶文见?#21019;?#21916;,虽然这真气不多,但是写完一个山字却已经足够,何况这真气之精纯更胜?#24825;埃?#20197;此真气写出来的山字也更有气势,显出山的威严。

    手上一挥,一个山字明明是一气?#27973;桑?#20294;观者却觉得那每一笔都是单独而在,转折停顿的恰到好处。

    再看那字,明明只是一个刻在山壁上的字,却显出了一座山的气势,尤其中间那一竖,?#32769;?#38388;真的瞧见一座凌?#20973;?#39030;直冲云霄,即便是不通书法之人也知道这一个字多么精妙。

    写完这一个山字叶文也刚好落了下来,虽然略有气喘,真气已空,可只要给他些许空?#26657;?#21738;怕喘上几口气,那真气便能恢复不少,先天紫气回气之强悍让叶文大为惊喜。从他写完一个山字几乎耗尽全部功力到他轻飘飘落于地上这么一小会儿,他已经恢复了不少。

    竭尽全力书了这两个字,可谓是穷尽一身所学。那蜀字集合了他全部运劲转折变化之能事,而那山字却独独强调一个气势,没有什么花巧,一往无前绝不考?#23789;?#36335;,颇有以势压人的意?#22330;?#21482;要叶文回去好生参悟领会一番,这武功境界又能得到一番提升——他终归没有张三丰那般丰富的经验阅历,?#21152;?#25152;感后只是半夜之间就能创出一门奇功。叶文虽然有所顿悟,却需要很长时间去消化。

    不过眼下却没有他消化这些东西的时间,察觉自己提气纵身已经毫无窒碍,所以旁人眼里,只见叶文落下后就转身奔了回来,脸上竟无丝毫倦色,雷剑门众人见之满面骇然。

    等到叶文回到众人面前,便连气息也已经调匀,大气都没喘一口,?#36335;?#21018;才在山壁上题字的并非是他一般。

    “日后这山壁便是咱蜀山的山名石碑!我倒要看看何人还能将其毁去!”这话说的无比自傲,但是却没人能够反驳。

    蜀山派中人不说,雷剑门众人此时也是一般想法,连心中都没有生出怀疑的念头来:“那山壁陡峭若斯,寻常人上都上不去,何谈毁去?更何况有了这么一个武功强横的掌门坐镇,有那能力的人也得寻思一下这么做值不值?#34180;?br />
    那些人如何寻思他们此时却管不了了,这些人只知道今天为了一时开心毁了蜀山石碑一事实在是太不值?#20445;?#36825;种等于砸?#33487;信?#30340;事情,若是对一个弱小门派做了也就罢了,可对一个有高手坐镇的门派做了,那等于是自?#20445;?br />
    果然,他们本期望叶文显出了手段逼他们道歉一番后就能放他们离去的,可叶文张口就道:“这山名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了!说?#30340;闋急?#24590;么解决打伤本派弟子、羞辱我蜀山这事?”

    雷鹰此时脸上冷汗潺潺流个不停,他现在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人根本就不想善了。本来这事可大可小,若小了说,他道个歉然后赔一块石碑,至多再?#38405;?#30707;碑磕几个头也就完了。可要往大了说,那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难不成今?#31449;?#26159;本少丧命之时?”

    焦急?#34892;?#24605;急转,突然瞧见人群中的黄蓉蓉,立时想起一个法子,笑着言道:“其实我是黄蓉蓉的未婚夫婿,只是偶然间听闻蓉蓉与贵派徐贤关系颇为紧密,所以一时气愤之下才做出诸多失礼之事,还请叶掌门海涵!”

    叶文闻言一愣,没想到这事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变化,回头看了眼黄蓉蓉,只见这?#23601;?#20063;是一脸惊讶,然后冲出人群就喊了一句:“你休要胡说,我连认都不认识你!”脸色憋的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急的。

    雷鹰生怕这?#23601;?#26029;了自己的活路,立刻便道:“在下与黄老寨主提了数次亲,黄老寨主?#24825;?#21482;是不允,所以也就没告诉姑娘!后见我心意?#29616;浚?#23649;次被拒依旧数次上门提亲,终于被?#39029;?#24847;所?#26657;?#36825;才应下这门亲事!随后才告诉?#19968;?#22993;娘眼下正在蜀山派?#23567;?#21542;则我怎么会知道姑娘在这?”

    “这个……?#34987;?#33993;蓉抓了抓头,发觉对方所?#38498;?#24773;?#20384;恚?#20284;乎没有什么说不通的地?#21073;?#26368;后还是叶文问了句:“?#28909;?#20320;说是?#31361;?#32769;寨主谈妥的亲事,然后又从黄老寨主那得知蓉蓉所在,那么可?#34892;?#29289;?”

    其实叶文本想参合这事,但是这个雷鹰实在是让他讨厌,打伤他弟子,辱他山门。尤其是那眼珠子转来转去明显就是心思深重之徒。若是真的自己教训一顿便好,可若是假的呢?自己岂?#27973;?#20102;被人随意忽悠的傻蛋?

    雷鹰没想到叶文会突然插这句话,?#26197;?#19968;愣。幸好他?#20174;?#24555;,立刻从怀中掏出一个金戒指,言道:“黄老寨主怕姑娘不信在下所言,所?#36234;?#20182;戴的这个戒?#29238;?#25105;拿来做信物!”

    他本道此番定然可以忽悠住这?#21917;耍?#22240;这戒指的确是黄世仁那个老头的贴身之物,自己与他见过数次面,都见他手指上戴着这个戒指。当时他还颇为鄙视这个?#20185;?#36156;没什么品味,不想此?#26412;?#28982;能够救得自己性命。

    只是他没?#31995;剑?#36825;东西才一亮出来,黄蓉蓉竟然脸色大变,慌忙喝道:“这东西你是怎么拿到的?”

    雷鹰虽然觉得好像情况不大对劲,此时却也只能硬挺着道:“适才在下不是说了?这是黄老寨主怕姑娘不相信在下……”

    他话还没说完,黄蓉蓉便打断了他的话:“休要胡言!这戒?#25913;?#26159;本寨寨主信物,是我爹爹用来号令众人的印信!平时我爹爹时刻都不会将其摘下,怎么可能给你拿来当信物?你真当我是?#20498;?#20040;?说!你将我爹爹怎么了?”

    此?#34987;?#33993;蓉脸上已隐现泪?#30504;?#24819;来是意识到了自己的父?#33258;?#20102;变故,否则不至于连山寨寨主的印信都被人取了去,还拿来哄骗自己!

    雷鹰是无论如何没想到这么一个不显眼的破金戒指竟然是黄家寨的寨主信物!更何况这几年一直听说黄家寨寨主已经换成了这个黄蓉蓉了?怎么信物还在她爹手上?

    他却不知道,这几年黄老寨主觉得自己年岁渐长,加上对整日打打杀杀的日子也有点腻味,已经很少做这劫道之事了。可是黄家寨还得生存下去,加上黄蓉蓉天性好动,所以每每都是她带着人下山干活——实际上她也只是在一旁看热闹,动手的时候很少。至多就是众匪们帮小寨主吹吹牛,让她出出风头。

    只是传言这个东西,本就是越传越邪乎,加上一群?#24187;?#23601;里的人妄加猜测,?#22351;?#40644;蓉蓉已经接过了黄家寨寨主一职。实际上,黄家寨依旧是黄老寨主?#22868;搖?br />
    雷鹰听信传言后,?#22351;?#40644;老寨主已经退隐不干了,却没往深处去想,哪料到还有这么一出。此时亮出这个东西,若没个?#20384;?#30340;解?#20572;?#24597;是今日之局愈发凶险了。

    他这边不停的想办法,雷剑门众人的养气功夫却没他这么好,大多数人的脸色早就变了,叶文只是一瞧这?#21917;?#33080;色,就明白其中另有隐情,而这个雷鹰八成是在胡言乱语。

    想到此处,?#22351;然?#33993;蓉继续发问,叶文突?#22351;潰骸?#30475;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会说实话了!”手掌一翻,却是掏出一枚铜钱,久没使用的乾坤一掷应手而出,直接砸在了雷鹰的小腿迎面骨上。

    “啊!”

    这一声惨叫也不知道惊到了多少飞禽走兽,树林里一片片飞鸟冲天飞起,倒是给这声惨叫做了完美的背?#21834;?br />
    “不给你点教训,真道我们蜀山的人都是白痴了!休要再胡言乱语,从实招来,否则下一次可就不仅仅疼一下而?#30505; ?br />
    雷鹰咬着牙忍着疼痛,心中暗道:“绝不能说,否则今日必死无疑!”

    但偏偏在此时又生枝节,大道上竟然跑出一个人,直接就冲到众人身前然后纵身?#35828;?#22312;了黄蓉蓉身前:“小寨主!老寨主和众兄弟死的好惨啊!你要为老寨主和寨?#34892;?#24351;们报仇啊!”

    此言一出,黄蓉蓉好?#31080;?#22825;雷击中一般,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人:“你说什么?我爹爹死了?”

    此言一出,陡然听得那边叶文又是一声怒喝:“想逃?#21051;?#24471;了么?”喝声未落,又是一片惨叫声,间中还伴随着一阵阵清脆的咔嚓骨折声。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安徽竟彩专家8月10日推荐 双色球开哭号码 精忠报民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连线图 体彩p5出号走势图带连线 ag网址小视频 福建31选7开奖公告70期 双色球复式8加2中6加1 六合图库彩图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人工 qq三张牌积分 香港六合彩现场报码 排列5开奖公告 百变王牌下载软件 百宝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