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112章 雏儿?
    第112章雏儿?

    不说华衣在那径直骂个不停,一旁郭怒还有裴炜两人只是不出声,静静的?#20154;?#39554;完,只说叶文这边随着天乐帮的帮众来到一房间,洗漱用品一应俱全,甚至房中还有一书架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

    “内里有隔间,可用来沐浴!若叶掌门需要热水,可唤丫鬟前来伺候,这屋外自有人候着!”那帮众似乎先前得了嘱咐,对叶文恭恭敬敬的好似伺候自己?#39029;?#36744;一般。

    叶文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点了点头就让其下去了,顺便还说了一声:“打点热水来,我要沐浴。伺候丫鬟就不必叫了……”

    他还对刚才那一幕心有余悸,万一天乐帮再来这么一出,自己还光着身子,那可是什么丑都出了,便连掩饰都不能。

    “那香气好厉害,若不是坐着恐怕早就出丑了!”心中暗自庆幸了一番,叶文随手从那书架上取下一本书来看,静等杂役们将热水烧好送来。

    只是翻来覆去,他发现书架上的书虽然杂七?#24433;?#20160;么都有,但是却以佛学著作最多,道藏反而见?#22351;?#20960;本。

    “怎么全是佛经?算了,就当小说来看好了!”他可不知道,郭怒乃是禅宗出身,一身功夫都出自禅宗,本人也是精研佛学,对道藏反而没什么兴趣,自然也就没怎么收集。这书架上的书大多是从郭怒那里搬来的,自然是佛学典籍最多。

    他这边看着郭怒的佛学典籍,郭怒本人却在和另外两个长?#20185;?#35758;个不停:“今日这番试探,你们觉得如何?”

    裴炜摇了摇头:“依旧瞧不出这叶文的深浅!”他自从在蜀山上面被叶文忽悠了一番后,?#25237;?#21494;文不知道高看了多少,今日这一试探没试探出叶文底线后,他反而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了。

    郭怒也知道裴炜的想法如何,本来他是不信的,但是今日这番试探,他也实在摸不准这叶文功力究竟如何,若是强横到一定程度,那么还要力敌那便是相当不智的选择。

    本期望华衣能试探出一些东西,甚至以媚术诱惑住这个新近冒出来的年轻高手,不过,似乎华衣的媚术?#38405;?#23567;子不起作用。

    他这边眼神一瞥,华衣就有所察觉,不用去问,她就知道这郭怒心理想的是什么:“哼!若不是那小子有什么隐疾,就是他根本就不?#19981;?#22899;人!”

    要她承认自?#22909;?#33021;迷住那个男人,她是决计不会同意的。在她看来,就只有这么两个解?#22949;?#20026;合适了。

    想到今日那一幕幕,自己都做了那?#21019;?#30340;努力了,居然依旧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便叫那小子多在自己身上多停留两眼都做?#22351;劍?#21326;衣?#25512;?#30340;三尸神暴跳,恨?#22351;?#30452;接将叶文裤?#24433;?#20102;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其实……我觉得华长老可以更进一步的!”郭怒轻咳一声,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哪想到他这话一出,换来的却是华衣的白眼:“你懂得什么?若真的牺牲色相去诱惑男子,那不过是媚术的下乘,真正修到巅峰,便是举手抬足之间也是媚态横生,叫人心痒难?#20572;?#26412;长老若不是?#21796;?#37027;媚?#24149;?#31070;**修炼到极致,那小子岂能从容遁去?定叫他知道本?#23194;?#30340;厉害!”

    说完,又是哼了一声,似乎是对自己的媚术很是自傲,只是心下里却暗自?#20843;跡骸?#25105;自从懂事起便随师父修行这套功夫,加上以特殊法门制作的药浴泡澡,?#20011;?#26159;媚入骨髓,随时随地便有惑人的香气散出。若是出汗,香味更是浓郁无比,堪比最神奇的迷香,诱人无?#21462;?#20877;配合这媚?#24149;?#31070;**,想要诱惑个把男人乃是事半功倍!寻常人莫说招架,便是能够还有几分清醒已是难得。”

    “可是今日那叶文竟然全然不惧,莫非师父说的这功夫可以?#24149;?#33485;生乃是夸大其词之语?……不对,不过是我没有修炼到极致罢了!更何况,期间有?#38382;?#20505;他还是中了我的媚术的,只是后来突然醒了过来,那么到底是我哪里做错,竟?#21796;?#20182;回过神来?”

    她这里兀自想个不停,郭怒和裴炜的问话全然被她无视,便是郭怒问她话,也不回答,低着头就是不出声。

    郭怒问了两声,最后也就不再多问,只转头和裴炜道:“过两日我们就得出发,此行关系到未来几年我天乐帮在武林中的地位。这平州分舵的事情就都?#24179;坏?#21326;长老手上吧!”

    裴炜点了点头,不过看华衣在那一副不知?#32769;?#20160;么的样子,他又看了看郭怒,那眼神明显是在问:“交给她没问题?”

    郭怒也瞅了瞅,正要询问,突然见那华衣竟然直?#35825;?#36215;了身,道了句:“我倒要再找那叶文试试,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竟然能抵挡得了我的媚术。

    说完,随手和郭怒挥了挥手径直从窗口飘了出去,说话间就没了踪影。她此时穿的还是先前那身白衫,只见白影一闪就再也瞧不见,若是寻常人撞到,恐怕还以为自己撞了鬼呢。

    此时?#20011;章?#35199;山,天色阴暗,今日又没有月色星光,只凭借挂着的?#21018;?#28783;笼放出的昏暗光线才能勉强?#28216;錚?#36825;?#21482;?#22659;下一道白影从眼前飞过,即便胆子再大也是心下发毛,有几个天乐帮帮众就被这一下给吓个够呛,引起一阵鸡飞狗跳。

    得亏郭怒闻声出来询问,得知情况后无奈的喝了句:“疑神疑鬼的像什么话?那是华长老在练功罢了,大惊小怪!都各自散去,该做什么做什么!”

    众弟子这才知道刚才那一阵鬼魅般的白影就是接下来要统领他们的华衣长老,一个个这才嘟嘟囔囔的散了去,回到原本的岗位继续执勤。只是被这么一闹,少不了?#21482;?#22810;出不少嚼舌根子的人。

    这些倒是都打扰?#22351;?#21494;文,他坐在宽敞的浴桶里面,拿着本佛经看的津津有味。倒不是说他对佛学有了兴趣,而是单纯的将里面的一些桥段当成了一个个?#21776;?#23567;说在看。还别说,这样一想,很多枯燥的桥段反倒有趣了起来,权当是那些讲经说法的部分是装x情节好了。

    只是浴桶里热气蒸腾,叶文为?#20048;?#33976;气熏坏了书册所以趴在桶边上来看,正看着,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平白多出一个大活人来。

    只见华衣依旧是那身白色的衣衫,薄薄的衣衫再被那桶中散发出来的蒸气一熏,更加透明了一点。

    华衣也不在乎,只是扑闪着大大的双眼,看了看叶文那诡异的姿势后,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看了眼自己,叶文确定自己整个人都泡在了水?#26657;?#21152;上满是水蒸气不至于走光这才出口询问。

    “叶掌门的姿势好奇怪,那样趴在桶边,难道不累吗?”说到这里,华衣眼珠一转,似是想到什么,不怀好意的问了句:“还是说叶掌门早就习惯了?”

    “习惯?”要说思想的话,纯洁这个词无论如何都无法和叶文扯上关系,他便只是一转眼睛,回想自己刚才那姿势,立刻就明白华衣这个女人说的是什么了。“靠,你个臭婆娘竟然骂老子是个小受?”

    面上一阵扭曲,脸颊也是气的一阵抖动。没哪个男人会受的了被?#33487;?#33324;形容,尤其是被一个女人——哪怕这个女人本来就不怀好意。

    深吸一口气,理顺了气息之后叶文回嘴道:“绝对比不了华长?#20384;?#30340;熟悉!”

    华衣嘲讽他是兔儿爷,叶文直接?#22836;?#21050;她是个千人骑、万人尝的放荡女子,要是对付寻常女子,这一句就能让那些珍惜自己清白名声的女人和他玩命。只是对于华衣这种修习媚术的女人来说却是无所谓。

    “叶掌门想试试吗?”

    说话间尽?#21796;?#36523;子突然往前一趴,整个人伏在了?#23601;?#36793;缘上,同时将自己那凸显出来的翘臀左?#19968;?#20102;晃,好叫叶文看见:“叶掌门?#19981;?#36825;样的?”

    要说叶文心底下没一点邪火,那是绝对不可能,哪怕道家功夫再神妙,也无法违逆身体本身的一些原始本能,叶文就觉得小腹一热,然后周身气血就直奔某一点而去了。

    “哈……哈哈……华长?#20185;?#22812;来访,不知所为何事啊?”

    干笑了两声,叶文觉得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怕是自己要不了多久就败下阵来,尤其是他发现华衣进来之后,自己就又闻道了那阵让他无比忌惮的香味。

    只是这房间自己刚才?#20011;?#26816;查过了,就连热水也检查了一番,根本不会有什?#27425;?#39064;,那?#27425;?#19968;解释就是这华衣带来的香味。但是他也没见到这华衣身上有什么多余的东西——真真是一目了然,就那么一件薄薄的白衣和里面遮住了大好风光的白绸肚兜。

    “难道是体香?未免太过奇异了?”

    无意中猜到了答案的叶文可不知道这体香也是华衣的一大杀手锏,此时蒸气熏染下,华衣的额头上也有了点汗渍,加上她往叶文身前一凑,香味又浓郁了几分。

    见到叶文似乎有了?#20174;Γ?#21326;衣心下得意不已:“原来在酒席上是在硬撑!”一副幽怨的样子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小女子想找人解解闷,不知道叶掌门赏脸否?”

    叶文摇了摇头:“若华长老睡不着,我建议你回到自己房间里去数绵羊,数它个千八百万只就睡着了……”

    华衣?#20928;?#33258;衬此番定将这叶文迷的魂飞魄散不知自己姓甚名谁,哪想到才发出邀请,对方竟然又干?#26742;?#30340;拒绝了自己。更让她生气的是:什么叫回去数绵羊?还数千八百万只?数的完么?

    她不知道,叶文这是太过忌惮她,根本就不敢再多和她?#26469;Γ?#33509;是再折腾一阵,他可保不准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住这种清醒的状态。

    “若真叫天乐帮的人将我迷的丢了魂,那才叫丢人?#20800; ?br />
    见叶文始终不上?#24120;?#21326;衣眼神一转,最后想到了另一个方法:“?#28909;?#22914;此,那叶掌门与本长老谈一谈咱们两帮之间的问题吧!”

    这一番话,她换上一副严肃正经的样子来说,同时也不再如刚才那般趴在桶边,而是直起了身子,两手随意的在自己身前一搭,很是自然,?#20174;?#26174;出几分上位者的威严。直到此时,才叫人觉得她的确乃是一帮长老,而非什么混乱之地的卖笑女子。

    这番气度,倒不是华衣凭借自身媚功变换出来的,而是她本身就具备的气质。她虽?#21796;?#21463;天乐帮长老一职不过数年光景,但是久居人上,这上位者的威严早?#20011;?#20859;成。只是叶文与她只见了两面,自?#24187;?#35265;过这样的华衣。

    此时的华衣,便连看着叶文的目光中也没了先前那种肆意挑逗的情焰,反而是一?#23849;?#20912;冰的能够主宰对方命运的,?#36335;?#26159;看着喽啰的目光。

    强烈的反差让叶文颇为不适应,?#28909;?#23545;方说要和自己?#21018;?#20107;,那么他也不好推脱了。可自己眼下这个样子:“华长老请先出去好么?”

    华衣不屑的撇了撇嘴:“本长老又不是没见过世面,并不介意。叶掌门尽管出来便是!”

    “你不介意我介意啊!”心中暗骂了一句,叶文光棍气息一起,当下就是心一横:“人家一个女的都不怕,老子还怕个毛?咱这宝?#20174;?#19981;是见?#22351;?#20154;!”从?#23601;?#20013;站起,直接就跨了出来。

    他这一起身、跨步动作无比迅捷,就连华衣也是猝不及防,连点?#20174;?#30340;时间都没有,这一下可是瞧了个一清二楚,愣了一下后,登?#26412;?#38393;了个大红脸。

    正欲开口?#27973;猓?#21487;偏生又是自己先放话说自己不在意,尽管出来的,本道叶文肯定不会因为自己两句话就直接从浴桶中出来,到时候自己再调笑两句就可以从容的退出去,?#22351;?#33021;够一解心头之恨,也能叫那叶文吃个憋。

    哪想到这叶文居然直接出来了,而且丝毫不做遮掩,那物事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晃来荡去,尤其是从浴桶中跨出来的时候,她差点被吓的捂面而逃,若非定力出众,强作镇定忍了下来,这一阵她又要输了个惨兮兮。不过慌张下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最后只能红着脸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其实叶文也很尴尬,只是在他察觉到华衣那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后,立刻就明白过来这华长老一直以来都只是在口头上?#39050;?#20415;宜,估计根本就没有过什么真刀实枪的经验,所以自己这一出后才慌了手脚。

    仔细想想,虽然席上华?#24405;?#23613;诱惑之能事,可是也?#21796;?#33258;己占到什么便宜,至多就是秀了下小腿和玉足,至于那些要紧的地方,那是遮的无比严实,根本就没露出来半分。

    “靠,老子竟叫一个雏儿给忽悠住了!耻辱啊!”

    想通这一层,叶文心底下有了底,这时候他也不慌了,反而露出一副讨厌的贼笑(华衣语),转过身慢悠悠的将衣衫套好——他才?#22351;被?#20107;,在大学住寝室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当着室友女朋友面套?#36335;?#30340;时候,他早就无所谓了——不过今天露的稍微多了一点点。

    “华长老,请吧!”

    穿好了衣衫,叶文冲华衣做了一个手势,随后施施然的出了隔间,径直走到那方桌子旁坐下,然后等华衣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一出隔间,那华衣突然长出了一口气,恨恨的低骂了一声:“还道是个正人君子,哪想到根本就是个无?#28783;?#23376;!哪有人能在旁人面前光着身子却面不改色的!”

    一想起自己刚才看到的东西,华衣脸上又是一阵发烫,赶紧?#21483;?#38745;气,让脸色恢复如常。她?#20011;?#23519;觉到自己刚才太过失态,怕是叫这叶文小瞧了。不过,此时她倒是明白为何自己师父当初会对自己说:“你年岁太小,见识不够,若真的碰上混人,怕是一下就会乱了分寸!”是什么意思了。

    ?#20154;?#20919;静下来,从里间出来,叶文?#20011;?#20498;好了茶水,然后一副玩味的样子瞧了瞧这个绝色?#20219;錚骸?#21326;长老好慢啊!”

    见华衣正欲开口辩解,叶文又道:“还是说正事吧!天乐帮这次邀请在下前来,不知道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是想和?#25512;?#27668;的谈谈?#20800;?#36824;是说想要直接决个生死?”

    硬生生被叶文将自己要说的话给噎了回去的华衣很是气恼,这?#21482;?#39064;始终掌控在对方手上的情况她很少碰到,往常意识到这一点后她都会迅速遁去,只是眼下怕是想逃都无处可逃。

    最后华?#36335;?#20498;认了,?#28909;?#36825;样就和这叶文好好谈谈两派之间的事情,反正她来这里其实也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的。

    “不知道华长老能否做主?”

    叶文的新问题终于让华衣开口说话了,而且一出口就让叶文吃了一惊:“郭长老和裴长老不日即将?#20960;?#20013;原,这天乐帮平州分舵的事情,都将由本长老处理。与你们蜀山派的事情,自然也是由我来负责!”

    她这一番话直接让叶文吃了一惊,同时也想明白了为什么天乐帮聚集了三大长老却依旧对自己小心翼翼的试探试探再试探,并不直接下手。

    “?#20960;?#20013;原?”

    “没错,那件事乃是我天乐帮的事情。我们还是谈你我两派之间的事情吧!话说,阁下杀了敝帮一个舵主和一个堂主。这事情,咱们该好好说道说道!”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黑龙江36选7中5红 快乐赛车计划 江西快三专家预测推荐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公开3码中特 3快彩票 辛运28开奖正负 新疆11选5推荐号官方 小学足球手抄报图片大全 生肖八句中特 北京赛pk10开奖直播 星河娱乐城网络赌场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河南讨 香港六合彩开码记录 特码计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