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106章 叶大忽悠
    下定决心要来个主动出击之后,叶文要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天乐帮那个送信之人,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信件接过,当即就放话称:“?#28909;?#37101;长老诚意相邀,在下自?#24187;?#26377;拒绝之理,请回复贵帮郭长老,在下安排好了派中事务即便启程!”

    天乐帮那送信之人闻言一愣,却是事先就已经得了郭怒的叮嘱,要好好观察蜀山派的情况,尤其是那个叶文的神色之间是否有受了内伤的迹象。

    哪知道蜀山派根本连大门都没有让他进,就在正门摆开架势,收了信之后连看都没看,当场就说同意前去,那意思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这种情况他是真没想到过,长老也没事先叮嘱,那信使一愣之后,眼神居然开始不自觉的往旁边瞥去,离他不远处的一个打扮很是平常的似乎是护卫帮众的人暗骂了一句:“蠢材,看我作甚?”

    原来这人乃是裴炜装扮,混在?#28216;?#24403;中想要亲自打探蜀山派虚实。本来郭怒是不愿意让他来的,但是裴炜用‘若不亲自前去,恐这群属下的见识难辨其真伪!’为理由说服了对方后,就这么一同混进了送信?#28216;?#24403;?#23567;?br />
    他本就是打着混在人群中暗中打探的目的来的,?#28216;?#20013;除了那信使再无人知道他的底细。哪想到居然才一到地方,这个笨蛋就开始露出马脚,裴炜只能期盼着对方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异状。

    遗憾的是,叶文自从见到那个信使后,眼神就没离开过那个人的身上,即便是将那帖子接过之时,也未曾在那帖子上分神。

    是以信使偷偷?#35802;?#36523;旁之人的动作,他瞧了个一清二楚,只是心思一转,就明白这天乐帮又玩了什么花样。

    “?#28909;?#20877;无要事,众位请回吧!我蜀山派地小房少,为免怠慢了各位,所以就不请各位留宿了!”

    说完手一摆,直接做了一个‘请自便’的手势,明明?#35013;?#30340;告诉诸人:“信我收到了,你们可以走了!”

    瞧见这种情况,裴炜自知不说话不行了,立刻讥讽道:“蜀山派好歹也是书山县这里有名号的门派,怎么竟连一点待客之道都不懂?”

    叶文见他发话,一副早就知道你要说话的表情,这样?#23588;?#37027;裴炜很是气闷,奈何他是不出声不行,只能选择性的无视了叶文的样子,全当没看到。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两人一对上话,那信使暗松了口气,知道今日这事由?#22351;?#33258;己做主了,也算是将一个重担给推了出去。似乎又怕最终绕回自己身上,立刻出声介绍道:“此乃本帮四大长老之一的裴炜裴长老!”

    介绍完了,也不管裴炜狠狠瞪了他一眼,嗖的一声就窜回了人群当?#26657;?#20960;下之间就混进了人堆里?#20063;?#35265;人,叶文见状也暗自称奇:“这个信使也不是笨蛋,察觉事情难办就把事情往那裴长?#20185;?#19978;一推,自?#25022;?#20102;个干净……估计瞥裴炜那几眼也是他故意所为!”

    此?#26412;?#36830;裴炜也开始怀疑那小子是不是故意在推?#23545;?#20219;,奈何这种事情也不好当着外人面前来盘问,?#22351;?#30828;着头皮接下这一阵仗:“本人就是天乐帮长老裴炜,在江湖上略有薄名,叶掌门难道连杯茶都吝啬吗?”

    裴炜暗讽叶文居然连自己这种?#34892;?#21517;望的人都不妥善招待,蜀山派太过妄自尊大了。不想叶文冷笑一下,直接回了句:“以我们两派目前的关?#25285;?#25949;派似乎没必要以茶水招待诸位。”

    这一下直接就指明咱两家现在还是交恶状态当?#26657;?#20320;要进来的话茶水是没有的,不直接抽兵器开打都是看在你们此次是以礼拜山所以才没那么做。

    就好像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虽然不斩你,但是难为你一番也是天经地义,谁也挑不出毛病。帮派之间的斗争即便不如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但是期间道理却一般无二。

    裴炜想来想去,最后发现无话可说,憋了半天,最后还是叶文问了一句:“裴长老还有事嘛?”让他意识到若再不说话,恐怕今日就只能灰溜溜的下山去了。?#22351;?#20160;么也没探到,就连让蜀山派为难的目的也没达到——尤其是郭怒那招送信邀请叶文的计策,甭管蜀山派是硬挺的也?#27809;?#26159;真的有所依仗,人家痛痛?#28828;?#30340;应了下来,因此?#22351;?#27809;有打击到蜀山派的声望?#31185;?#21453;而助长了气焰。

    这一阵可以说天乐帮输了个彻彻底底,无论面子里子都没?#19968;?#26469;。虽然知道等叶文去了他们天乐帮的地盘,完全有机会将场子?#19968;?#26469;,奈?#25991;?#26102;候在他们的老家,即便真将叶文杀了,那也?#20063;?#22238;多少声望。

    想来想去,裴炜发现自己似乎只剩下了一途可选,当下踏出一步,言道:“听闻叶掌门功夫过人,连赤阳神君裴公?#21494;家?#24680;在您手上,裴某不才,今日想要讨教一番!”

    脑袋转了一圈,裴炜发?#21482;?#26159;只能依赖这种方式来试探叶文的深?#22330;?#21453;正只要一打起来,叶文的功夫高低、是否受伤都能探的一清二楚,也算是达到了此行的目的。

    “?#28909;?#35060;长老?#34892;?#36259;,在下自当奉陪!”

    瞧了瞧左右,叶文见蜀山派、天乐帮还有一群?#24736;咴影?#30340;人都站在门口这里,显得?#34892;?#25317;挤,干脆的道:“这里地窄人多,裴长老与我进来比试吧!”

    说完一挥手,蜀山派众人就不再堵着门口,而是退回了前院之?#26657;?#19968;直到正殿之前停下来,然后按?#25112;?#32423;排开站好,叶文则是立在庭院正?#26657;?#38745;静等裴炜上前。

    裴炜一进到蜀山派门内,就见这前庭广阔,四圈高墙围立,当先一个大殿气势不凡,端的是大派风范。

    只这一眼,就心中咯噔一下:“这蜀山派家底颇丰,看来非是那种没有根基的小派!”

    怎么看,蜀山派都不像是一个突?#24187;?#20986;头并且没有什么后台家底的那些小门小派,就这一圈建筑就非那些不入流的小派所能?#30631;?#26469;的。

    限制一个门派发展的不外呼就是那么几种。弟子——这个可以慢慢?#23567;?#38065;财——若没有固定财源,即便有弟子有武功也难以支持,毕竟门派可不比独行侠,要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而很多门派都是卡在了这一点上。最后就是能用?#21019;?#25215;的武功了。

    大致瞧了一眼,虽然因为围墙的阻隔不能瞧清全部,不过就这些也?#38376;?#28828;有了大致?#21368;希?#30693;道这蜀山派钱?#30629;?#36275;,同时看到对面已经有了不少弟子,明显已经走上了快速发展的大路:“这蜀山派若不能早日除掉,日后怕再是也除不了了!”

    只是一想到眼下天乐帮的情况,裴炜只能寄希望蜀山派的功夫不行,否则过上三年五载,这蜀山派气候一成,那时再想除掉他们,简?#26412;?#26159;不可能的。

    “想的多了,先试试这蜀山掌门的功夫!”收回心?#36857;?#35060;炜从对面叶文做了一个请:“在下擅长的乃是剑法,不知道叶掌门使什么兵?#26657;俊?br />
    叶文见裴炜将长剑拔出,当下一笑:“?#28909;?#35060;长老使剑,若在下空手应敌岂非小瞧了裴长老?”说完身子不动,右手轻轻一挥一带,站在叶文身后三丈开外的宁茹雪手上的长剑‘唰!’的一声离?#35782;?#20986;飞上半空。

    天乐帮众人还?#24187;靼自?#20040;回事,就见那半空中的长剑陡然一转,直接落进叶文手里,他们这才明?#33258;?#26469;那长剑是被这个蜀山掌门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给‘?#23567;?#21040;自己手上的。

    “在下也是用剑!”

    叶文接到长剑,随口说了一句,随手就摆出全真剑法的起手势,遥遥与裴炜对立。

    他适才那一下用的自然是新近练成的紫气天罗。其实早在众?#36865;?#34560;山派里退的时候,叶文就暗自放出一点紫气天罗气劲缠住了宁茹雪的剑柄,就等?#34892;?#35201;的时候来上这么一手。

    否则以他眼下的功力,若不使出全力根本就无法在举手投足之间将离自己这么远的长剑拉到自己手上。不过若是早有准备,则另当别论。

    他来这么一手,自然是为了耍帅装13,也是为了在心理上打击对手,动摇对方的?#20998;荊?#27605;竟在两个功力相差无几的人交手之时,如果一方心神不稳,那几乎就是必输之局。

    眼下来看,叶文这一?#20013;?#26524;不错,裴炜明显被他给吓了一跳。他可不同于身后那些功夫低微的普通弟子,?#22351;?#21494;文耍了个神奇的花?#23567;?br />
    刚才那一下,裴炜隐隐觉得叶文是凭借自身气劲将那把长剑‘吸’到手上的,若仅仅是在?#30452;擼?#35060;炜只要找到窍门后,也不见得做?#22351;健?#21487;是若说似叶文与宁茹雪那么远的距离,他自?#39318;?#24049;再精修数年怕是也做?#22351;?#36825;么洒脱写意。

    “这叶文的功力难道强到这般境界?莫非郭长老猜错了?”

    原本的想法一被动摇,难免就要受点影响,?#20998;?#20160;么的更是一落千丈,等到叶文摆好架势,裴炜竟然说了一句:“今日我们只是?#20889;瑁?#19981;决生死!”

    旁人一听,便觉得天乐帮的气势一下就被这句泄了大半,便连裴炜自己都开始寻思自己是不是糊弄糊弄就完?

    叶文嘴角翘翘的一勾,心知自己计议得逞,道了一句:“大善!请裴长老进招吧!”他这一句进?#26657;?#20415;将这次比斗定义为了过招?#20889;瑁?#32780;非生死决斗,同时那一句请人先出?#26657;?#20498;是把自己摆在了高手的位置上。

    这一连串的?#34987;?#23558;裴炜不知不觉的就给带了进去,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反而对于叶文应下此番乃是?#20889;?#26494;了口气,所以他这第一招?#22351;?#26432;气全无,更是丝毫没什么稀奇,平平淡淡的仅仅就是一剑刺出。

    没有后续变化也没有劲力暗藏其间,叶文只需要一摆长剑,就能将这一剑轻松化去。此时旁人瞧来,两个人就好像是同门之间喂招?#20889;瑁?#19997;毫没有血?#32676;?#26432;伐之气。

    两人客?#25512;?#27668;的过了几?#26657;?#35060;炜终于意识到自己还代表着天乐帮,若就这?#21019;?#19979;去,岂非儿戏?出手间突?#22351;?#20102;句:“叶掌门小心了!”

    话未落,一套北马剑法立刻使了出来,剑尖所指之处也让叶文隐隐有了压迫之?#26657;?#21516;时那利刃划过之时,嗤嗤的破空声也终于让场边观战之人意识道了这人毕竟乃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天乐帮四大长老并非是?#35828;?#34394;名之?#30149;?br />
    只见得顷刻之间,场中剑光重重,裴炜手上一柄长剑被他使的有若万马奔腾一般,呼啦啦的全都向叶文压了过去,同时剑上所挟带的强悍气劲,也不再如初始那么含而不?#21486;?#38543;着剑招演化一并爆发了出来,若是寻常人与其对?#26657;?#24597;是早被这一套北马剑法压的抬不起头,进而败在这套剑法之下。

    “北马剑法,果?#24187;?#19981;虚传!”

    若是早些时候叫叶文碰见这裴炜,想要应付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打败对手?奈何叶文眼下刚刚得到一套奇妙功法,紫气天罗这套功夫应付起这些气劲来最是得心应手。

    叶文?#20284;?#32043;霞神功,紫气天罗劲气随着飘渺紫气满满的布在叶文身边,手中长剑之上更是附上了深厚的紫霞真气,本来雪亮的长剑变得一片艳?#24076;?#21494;文的全真剑法施展开来,紫光闪闪,紫气缭绕,初始还不显眼,待得过了片刻,北马剑法所发出的雄浑气劲竟然渐渐的支离破碎了开来,同时初时被压制期间?#20185;?#27668;劲一点点的越来越多。

    裴?#30475;?#26102;只觉得自己行动间竟然隐隐有滞涩之?#26657;路?#26377;什么东西拖着自己一样,手上长剑也一般无二,出剑之势更是一剑不如一剑。

    却不知道叶文瞧他剑势凶猛,竟然催起紫气天罗,附着在自己长剑之上,每每瞧准时机就以自己长剑拍击裴炜的长剑,每交击一次,就是一道紫气天罗气劲打在了裴炜剑上,一次次下来后,那裴炜的长剑已经不知道被叶文偷偷的罩上了多少气劲,自然是越使越费劲。

    若非两人功力相差无几,紫气天罗的劲气效果终归有限,恐怕裴炜的长剑早就被叶文直接夺了过去,哪会只有这么点效果?

    可即便如此,裴炜也觉得越打越难受,尤其是自己一招刺出,本来瞄准的是叶文肩井穴,哪想到叶文随手以长剑一拨,自己这一招的劲力竟然不受控制的拐了个弯,直接刺向一旁?#25484;?#24403;?#23567;?#24471;亏叶文没有回手攻他大开的空门,裴炜这才能从容的出下一?#23567;?br />
    打了好一阵,叶文居然只守不攻,可即便如此也?#20449;犰看?#30340;冷汗潺潺,在又一次长剑被叶文用一种诡异劲气给压下,同时左手并指遥遥指向自己咽喉时,裴炜向后一跃,反持长剑抱拳道:“叶掌门功夫高深莫测,在下自愧不如!”

    此时他?#22351;?#21494;文是故意让他,这才只守不攻,即便有取他性命的机会也只是一?#31181;?#34394;点,并没真正攻来。

    他哪知道叶文根本就不是故意放水让他,紫气天罗这功夫他还是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此番裴炜送上门来,他直接将这裴炜当做练招的对象了。

    而全力施展开来他才发现,现在他虽然能够凭借紫气天罗的一些神奇之处接下对方几乎所有招数,可要想在这种情况下?#27809;?#21453;攻进而重伤对方那也是力有?#21019;?#33258;己以?#31181;?#34394;点也不过是在吓唬裴炜,那时候即便他想点也是没富裕的内力真的去做。

    ?#28909;?#26681;本打不了,还不如故作高深给人一个神秘的高?#20013;?#35937;,只要吓唬住一时,叶文自信等自己对这套功夫更加熟练之后,再有那等绝佳的机会自己就不会在眼睁睁的错过了。

    当然,除此之外事先已经讲好了是?#20889;?#27604;斗也是叶文没下死手的原因,若真的是生?#32769;嗖?#20182;可能就不会这?#21019;尤?#30340;让对方先攻了,肯定是?#27809;?#25250;攻,然后利用紫气天罗的特性干扰对方,只要对方因此露出一点?#26222;潰?#37027;立刻就是?#20570;?#19975;钧的攻势直接将对手淹没,即便杀不了裴炜也可以打败对手。

    裴炜却完全不知道叶文心中所想,暗自还在庆幸自己事先讲好了是?#20219;淝写瑁?#19981;决生死,否则今日自己保不准就要挂在这里。同时他心里也对这蜀山派掌门有了一层阴影,?#22351;?#33258;己今日不死全是对方根本就没想下杀手,若叶文真想杀他恐怕交手间就已分了胜负,所?#36828;?#21494;文不自觉的?#34892;?#24685;敬——说白了,江湖上还是一个信奉强者为尊的世界。

    “今日多谢叶掌门手下留情!在下这就离去,回舵中静候叶掌门的到来!”说完又施了一礼,回头对帮众一摆手,直接带着一群人呼啦啦的下山去了。

    等到裴炜走?#21486;?#21494;文才长出一口气。

    这还是他第一次装高深忽悠人,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刚才那一刻,尤其是裴炜走之前那时候,他真怕这个?#19968;?#31361;然醒悟过来。当然他不是怕对方和他拼命,而是怕对方因此察觉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20197;?#30340;是,这一次他做的不?#25285;?#25104;功的忽悠住了裴炜这个天乐帮长老,虽然不知道能够唬住多少时间,但总归是?#21482;?#35299;了一次危机,接下来只要天乐帮分舵之行顺利,蜀山派的发展将再无阻碍。

    “看来我也有当大忽悠的?#25949;?#21834;!”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期平特二码赶快 体彩3d走势图带连线图 福彩双色球和值走势图 3d彩票软件手机版 江西福彩中奖去那里拿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 彩票图表走势大全 浙江大乐透走势图 快速赛车开奖规律 足彩半全场负胜是什么意思 大乐透胆拖中奖规则图 2019155期广西快乐双彩 腾讯彩票中奖怎么领取 华东15选5中奖查询 北京pk10大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