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19978;?#23567;说 > 史上第一掌门 > 第24章 四处走走
    “睡觉?”徐贤似乎没想到,叶文这般卖力上山就是为?#22235;?#26089;点到达山门,?#27809;?#21435;睡觉。

    虽然叶文并不是完全因为这个原因才那么努力爬山的,但是的确是有这样一个想法:“当然,难不成你想立在寒风之?#26657;?#28982;后傻乎乎的等着太阳出来?”

    他可不想这么做,在他看来,那样实在太白痴了。

    见到叶文一脸认真,徐贤知道他不是在说笑,只能摇头苦笑不止,随后便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那个很有气势的大门上了。

    尤其是上面书写着蜀山派三个大字的牌匾,挂在这座山门上显得气势十足,让人第一眼看到就会认为这是一个大门派。

    可谁有能猜到这个门派实际上就只有两个人,而他们的掌门就是站在自?#22909;?#21069;的这个年轻人。

    “叶兄弟的师门果然是极有气势!”徐贤这话说的很是真诚,尤其是他的目光时不时在两边那巍峨的高墙上来回的扫视,更是为他的那句话做了注解。

    叶文虽然听着心中暗爽,但是表面上却没动声色,更是没有露出?#32769;?#30340;表情,反而是一脸不在乎的说道:“莫要杵在这里了,我带你进去!”

    同时心中暗道:“希望进去之后莫要被吓到!”

    因为蜀山派山门初立,虽然花了不少钱财修葺山门,但是真正盖起来的?#21487;?#20063;就那么几间,甚至都没有修建弟子的居所,放武功秘籍的地方以?#30333;?#38376;用来教育弟子文课的‘教?#25671;?#36890;通都没有修建。

    叶文只是用大墙将地方圈好然后修建了住的地方,除此之外就是盖?#22235;?#20004;个厅舍了。其它地方都是大片大片的空地,一进蜀山派的大门,那么就只有一个感觉:空旷!

    果然,随着叶文进到门里来,徐贤看到里面居然这般空旷,显得很是惊讶,张了张嘴似乎想要问什么,不过最后还是忍住没能问出口。

    他不问,叶文自然不会去答,不声不响的带头往前走,全然不顾身后的徐?#25237;?#24352;西望,显得很是好奇。反正咱这里就这么几间屋子,值钱东西更是一件都没,少有几样稍微精致点的玩意儿那也不是徐家公子看的上眼的。

    只是意外总是来的特别突然,叶文闷头往前走呢,突然听见头前一声娇喝:“何方贼子,胆敢闯我蜀山派山门!”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那个便宜师妹宁茹雪。

    还?#22351;?#21494;文开口回话,随后就听到器物破空之声直奔自己而来,叶文立刻醒悟到这是宁茹雪随手扔出的暗器,这乌漆抹黑也没法靠目力?#30452;媯?#24908;忙间抽出长剑,随后在自己身前舞出一片剑光,也不管什么套路,只管将自己周身要害罩了个严严实实。

    可既便如此,还是有几个东西钻了过来,噗噗两声分别砸到了自己肩井穴以及大腿上。大腿上那倒没什么事,肉多够实成也没打到什么经脉穴道,反而是打到肩井穴上的这一下差点要了他的小命。

    肩井穴被打中的那一瞬间,叶文只感觉到肩膀一麻,?#30452;?#30331;时一软,内力更是出现滞涩的现象,差点连手中长剑都握之不住进而脱手飞出。

    更让他满脸冷汗的是,黑暗中一道银光闪出,分明是宁茹雪已经抽出了兵刃向自己斩了过来!

    “师妹!莫动手,是我!”

    幸好宁茹雪丢暗器和出剑之间有了较长的空隙,给了叶文喊话的时间,否则这一下真不一定会出什么事故。

    “若是回家却被自己师妹拿剑砍了,那这个人怕是要丢到姥姥家了!”

    看到黑暗中走出一个俏丽的身影,同时已经收了手中长剑叶文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你怎的也不问下直接就打?”

    宁茹雪闻言也是没什么好气,许是大半夜正在睡觉,却察觉到外面有异动,还道是不长眼的贼人闯了进来,当然一肚子火气。正想好好收拾一番,哪想到却是自家师兄。

    “和个闯门的贼子还打什么招呼?直接劈了了事不就完了!”

    叶文听的冷汗不止,若是平常情况,他会十分赞同宁茹雪的这番言论。但是要换个位置,例如刚才似那般差点被劈了的是自己的话,那么感觉绝对不会有多好。

    “下次还是瞧准了再劈的好……莫要劈错了人!”

    宁茹雪翻了下白眼,暗道:“要不是你发神经大半夜的回山,会出这种乌龙事嘛?”嘴上则没好气的?#23454;潰骸?#20320;不是下山去了吗?怎么这才两天?#22351;?#23601;回来了!早不回晚不回还偏偏挑这么个时候?”

    叶文这时候才想起正事,探手入怀取出15两银票,直接?#22351;?#23425;茹雪手上:“我找到了一个活计,先赚了点订金。马上就要南下江州,所以先把订金给你送上来,免得?#19968;?#26469;晚?#22235;?#22312;家里却揭不开锅了。”

    宁茹雪闻言伸手接过银票,随手就想收到怀里,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以为来了贼人出来的匆忙,只随便批了件?#36335;?#23601;跑了出来,整个人就只穿了一件贴身的里衣,外面虽然批个外衣却没穿上,真真羞人的紧。

    脸上一红,立刻偷偷的将外套紧了紧,只是这嘴上却不留什么情面:“什么叫揭不开锅?难道没?#22235;?#36825;15两我和赵婶就活不下去了吗?你道我稀罕?”只是手中那银票捏的死紧死紧,根本没有撒手的意思。

    叶文如何瞧不出来这?#23601;?#26159;在嘴硬,也就没有和她硬顶,而是转移话题说道:“师妹你刚才那手暗器手法端的不俗,我大意之下差点着了道了。对了,你刚才用的什么暗器?幸好是没有尖刃的,否则我今天非挂点彩不可。”

    刚才打到自己的明显是钝器,只疼不伤,所以应该不是飞镖之类的物事。再说这山上也真没有那些东西,叶文很好奇宁茹雪是用什?#21019;?#30340;他。“莫非是石子?”

    一提这个,宁茹雪立刻想起什么似地,叫了一声:“哎?#21073;?#20320;不说我差点忘了!快找找,那些可都是钱!”

    “钱……”

    叶文一听就傻了,他一下就明白宁茹雪是丢的什么东西了:“我去,这?#23601;?#36824;真练上乾坤一掷了啊?”

    师兄妹俩人在这里抹黑找铜钱,全然无视了一旁的徐贤——叶文是被这一串事情和自己师妹一惊一乍的给弄忘了,宁茹雪是压根就没注意到这还站着一个人。

    可怜徐?#25237;?#23569;也是当时闻名的美男子,还是著名的才子,今天居然被?#35828;?#20570;了?#25484;?#21482;是他没有一点尴尬之意,反而是看着这对师兄妹觉得非常有趣。

    瞧了会儿,还将被叶文用长剑打到自己脚边的几个铜钱拾了起来,然后走过去打了招呼:“这里还有几个!”

    直到这时候,宁茹雪才‘?#21073; ?#30340;一声,问了句:“你是何人?”只是问完就发现自己似乎办了件大蠢事。

    先是把自己师兄当成闯空门的贼人,然后发现是个误会后?#27490;?#39038;着和叶文拌嘴,就连旁边还站着外人都没注意到。更关键的是,她现在可是衣衫不整——虽然按叶文的眼光来看,她依旧包裹的非常严实,但是在这个世界的观念里,那贴身的里衣哪能叫外人看去?

    自家师兄看了她也就忍了,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没觉得不能接受。可是旁人……

    “我?#19968;胤科?#21051;,稍后再谈!”

    也没?#26377;?#36132;递过来的那几个铜钱,宁茹雪将披着的外衣紧紧一裹,转过身噔噔噔的就跑回了屋里,随后叶文就见到屋里并厅中的烛光亮了起来,想来是宁茹雪考虑到要在厅中说话所以把蜡烛都点亮了。

    叶文见到宁茹雪都安排好了,便对徐贤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当然顺?#21482;?#23558;徐贤手里的铜钱抓到了自己手里。他才不在乎这样是否会显得不礼貌,反正这位徐公子应该已经看出来他们缺钱了。

    徐贤笑了笑,迈步走进了厅?#26657;?#28982;后与叶文?#30452;?#20027;落座,打量了一番之后笑着说了句:“说实话,叶兄弟这山门,与我预想中的……不大一样!”

    叶文也不以为意,很是坦然:“手?#20462;?#25454;,无甚钱财,盖完这些?#21487;?#24050;经花光积蓄了!”他倒不觉得这些有什么丢人,反正钱没了他还能赚到,眼前这位不就是变相给自己送钱的人吗?

    “叶兄弟倒坦白!”徐贤点了点头,只是接下来一句却让叶文一惊:“只是我没想到叶兄弟会挑中这里做为山门所在,更是在还没建好?#21487;?#20043;前便已经将门墙立好,看来叶兄弟所图不小啊!”

    叶文心里头咯噔一下,心中除了一惊,却也是一松:“终于来了,就知道你不是来看什么日出那般简单!早点说出目的我也省得老瞎猜!”

    “不知道徐公子何出此言?”

    徐贤没有说话,甚至看都没有看叶文,反而是站起了身走到门口,然后不停的左?#20174;?#30475;。

    他不说话,叶文也不催,只坐在那里等徐贤的下文,一直过了片刻后徐贤才说了句:“叶兄弟能否陪我四处走走?”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新疆福利彩票25选7走势图 快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江西时时彩开彩结果 江苏宏发 送彩金彩票7468彩票 加拿大极速飞艇开奖直播 天津十一选五怎样跟号 北京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一波中特找篮珠今期焦点是群 湖南福彩网开乐彩开奖 排列五走势图带线 一尾中特十1码 广西快乐10分网址 半全场胜平是什么意思 1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