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七章:圣廷
    苏晓无视来自天启乐园的提示,就算真的有战斗天使来追杀他,大不了就是你死?#19968;睿?#33487;晓?#28216;?#24807;战过。

    “我要五成,除去支出,你们得两成。”

    苏晓准备让这些矿工继续挖,好不容易逮住一伙,怎么可能杀鸡取卵,那是眼光短浅的做法。

    如果这些矿工有机会继续开采,将地下的蓝矿全部采空,苏晓至少能得到2000颗以上的篮矿,而且每颗都是‘标准单位’重量。

    单纯的压榨,只会起到反效果,可如果双方同时获利,就很容易让人接受了。

    “这……”

    矿工帽队长蒙圈,但他只是思索01秒,就答应苏晓的要求,?#27973;?#35802;恳。

    对矿工帽队长来讲,不用死在这就是血赚,生命?#28909;?#20309;东西都宝贵。

    “开采亚兰斯城下的矿脉很危险,我们需要保障,预估你能得到2000枚以上的蓝矿!”

    矿工帽队长沉声开口,他根本没想过离开后跑路,初步交涉后他发现,敌人可能是老阴哔。

    在他的?#29616;?#20013;,轮回乐园的契约者很可怕,轮回乐园契约者中的老阴哔更可怕。

    所以,在矿工帽队长的判?#29616;校?#20182;们能逃掉的几率微乎其微,轮回乐园的老阴哔有多可怕,他听说过,但没见过,这其实才是最恐怖的。

    “之后我们联络你们,只要你们不被整座城挖塌,就不会有问题。”

    一个联络器出现在苏晓手中,他将这东西抛向矿工帽队长。

    做完这一切,苏晓消失在原地,05秒后。

    轰!

    一道?#37096;?#22312;他方才的位置乍现,周围的地面快速开裂。

    缕缕寒气升腾,阿姆从六名契约者身旁走过,在矿工帽队长?#28909;?#30340;感知中,阿姆也很‘安全’,他们的感知又被误导。

    而阿姆那双红光闪动的眸子告诉他们,这牛头人绝对是杀人不眨眼,而且莫得感情。

    “我看好你们,加油吧。”

    巴哈落在矿工帽队长的肩膀上,下一刻就消失,再下一刻,巴哈已经出现在城墙上方。

    巴哈是在告诉他们,他们逃不掉。

    “空气,有点甜?”

    身材高大的?#24178;?#24320;口,他虽然看起来强?#24120;?#21487;他胆儿小,熊一般的身躯内,有一颗小鹿般温柔的心,被天启乐园选上,其实是他的?#20197;恕?br />
    “当然甜,我们可能已经中毒,不过……轮回乐园的人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嘛,还给我们留了两成收益。”

    “搞不搞?”

    “我们有的选吗。”

    “那?#21019;?#19968;片蓝矿脉,就算只有两成净收益,同样能大赚一笔,搞!”

    矿工帽队长单手按?#21028;靨牛?#21040;现在,他的心跳速度依然很快。

    ……

    亚兰斯城内,已是凌晨三点半,盛夏季到了这时间,天色开始蒙蒙亮。

    苏晓在城内找了家旅馆,敲了一会门才有人开门。

    开了间房,苏晓坐在?#26448;?#24202;|上,看着指尖夹的两颗蔚蓝矿石,这东西能卖出不错的价钱,但苏晓不准备卖掉,另有他用。

    今晚的事,让苏晓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那就是找一伙矿工,‘友?#20204;?#35848;’后,让天启矿工去开采资源,之后按比例分成。

    如果击杀那6名矿工,能获得2枚猩红卡都属于?#20284;?#29190;棚,但如果选择‘可持续发展’的方式,就是源源不断的收益。

    收揽思绪,苏晓现在已经是老公爵的代行,当然,这所谓的代行,是老公爵要保住脸面,实际上,只要老公爵不解除合作,苏晓就是临时的公爵。

    至于有人质疑他的权力怎么办,那还用问吗,当时是让阿姆将对方打到服,就算闹到圣廷,也是苏晓这边占理。

    收起手中的蓝矿,苏晓开始日常冥想。

    冥想中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太阳映照在他身上。

    苏晓的眸子睁开,现在是早七点,5分钟前,老公爵的马车已从城门进入亚兰斯?#24688;?br />
    ?#35828;?#26053;馆的房间,苏晓带上巴哈、阿姆,直?#23478;?#26840;花街而去。

    十几分钟后,苏晓站在一处水果摊前,手中拿着颗苹果,咔嚓咬下一大口,果肉脆软,酸甜的汁水滋润味蕾。

    就在此时,老公爵的马车从街?#34013;?#20391;缓缓驶来,马车的徽章是一条蛇,全身黑色鳞片,尾部分叉的蛇,根据这个世界的神话故事,这是深渊之蛇,代表权力与威严。

    马车停下,车门被从内侧推开,苏晓与巴哈刚上车,阿姆就很没哔数的挤上来。

    “等下,阿姆你……”

    巴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挤到苏晓身上,对面的老公爵也尽量后仰身体,那?#24597;?#26159;皱纹的老脸在抽动。

    咔吧~

    马车发出一声脆响,拉车的三匹犀马很无助的悲鸣?#24178;怕?#30528;沉重的步子前?#23567;?br />
    趴在车棚上的布布汪舒了口气,还是它有先见之明。

    马车行进在街道上,车轮的圆轴发出阵阵呻|吟,路人无不侧目,这要不是公爵的马车,早?#24187;?#20853;拦下盘查。

    近一小时,马车才停,?#34892;?#26080;辜的阿姆最先钻出马车,几十?#32769;?#21033;的目光投来,那是一名名身穿铠甲,手持长武器的帝国士兵。

    苏晓下了马车后,发现已经抵达一处大庭院的甬路上,甬路两侧有水池,周围栽种着树木,而在甬路的尽头,则是一座很宏伟的建筑。

    “已经多久没来这里了。”

    老公爵活动?#34892;?#37240;痛的?#24120;?#30475;着那栋宏伟建筑,这就是圣廷,塞拉帝国的权力?#34892;摹?br />
    顺着甬路,苏晓抵达圣廷正门前。

    “?#20849;健!?br />
    两把长武器交叉在苏晓前方,老公爵摆了摆手,两侧的士兵竖回兵器,神情严肃。

    “让它们两个留在这,我们进去。”

    老公爵走向圣廷的正门,苏晓则让阿姆与巴哈留在门前,融入环境的布布汪随?#23567;?br />
    进入圣廷后,入目之处是一处大殿,圣廷仅有一层,分内外两部分,外殿是圣裔王召见帝国中上层官员的地方,内殿则是五名公爵与老圣王作最后决策的地方。

    外殿内有一张很长的议桌,苏晓怀疑,如果坐在首位的圣裔王说话不够大声,坐在议?#25597;?#22806;位置的官?#20445;?#26681;本听不清圣裔王在说什么,只能凭口型猜。

    亚兰斯城就是如此,权贵众多,千夫长在这里,连个屁都算不上。

    苏晓从王座旁走过,进入一条短?#32676;螅?#25269;达内殿,这里更加富丽?#27809;剩?#19968;张金属圆桌位于?#34892;?#22788;,座椅只有六张。

    首位的王座靠背上,有一副王冠刻图,其余五张座椅的刻图则是:分?#37319;摺?#24594;狮、森林、月?#24688;?#29420;眼竖瞳。

    “来早了。”

    老公爵坐在分?#37319;?#21051;图的座椅上,他指了指一旁的独眼竖瞳座?#21361;?#31034;意苏晓不?#27599;推?br />
    “白龙公爵不会到?”

    “克米伦不会来,三百岁的人了,居然还痴迷女人。”

    老公爵冷哼一声,显然与白龙公爵·克米?#23376;?#26087;怨。

    苏晓?#31456;?#22352;,一名中年人就走进内殿,他很有成年?#34892;?#30340;慵懒魅力,身穿宽松的白色衣物,看起来像是这个世界的睡衣。

    “王,您来了。”

    老公爵低下头,来人赫然就是圣裔王,他没有很强的气场,如同没睡醒般,还打了个哈气,银灰色的头发很光润。

    圣裔王没理会老公爵,他坐上首位后,单臂抵在扶手上,握拳?#25243;?#20391;颚,最多也就是半分钟,睡着了。

    任务目标就在几米外,这种情况,苏晓当然不会出手。

    确定圣裔王已经睡?#29275;?#32769;公爵开始低声与苏晓闲谈。

    “库库林,今早我听下面的人说,城南的城墙塌了一段。”

    “哦?是吗。”

    “黎林那?#19968;?#29992;这件事诬陷我,你坐上我的位置后,最先就要解决这件事,否则黎?#21482;?#27515;咬不放。”

    老公爵的面色?#34892;?#19981;悦,至于城墙为何会塌,苏晓当然知道,那是矿工挖的。

    “其他四名公爵中,谁是你的盟友?”

    “这……我们的关系,都还算不错。”

    老公爵尴尬且不失风度的笑了,他的言外之意是,除了与圣裔王不敌对,其他四个公爵都是敌人。

    “他们不会联合起来……”

    苏晓略微皱起眉头,?#38393;?#26263;感?#24187;睢?br />
    “不用担心,他们已经联合起来50多年,但我依然坐在这,之后就交给你了。”

    老公爵的老脸如同菊|花般盛开,苏晓侧头看向他,这老?#19968;錚?#25226;除圣裔王以外的高层掌权者,全部得罪了。

    “你做了什么?”

    苏晓的话,似乎刺激到老公爵,他略显‘愤怒’。

    “那四个混蛋,我只是把?#21028;?#30340;子嗣过嫁给他们,喊我一声祖父,有那么难吗!”

    老公爵这都不是让其他公爵喊他爷爷了,而是更狠的祖父,他没被其他四名公爵按在地上围殴,可能是因为其他四名公爵比较有绅士风?#21462;?br />
    虽然听起来搞笑,但这老?#19968;?#30340;图谋不小。

    “……”

    苏晓不再说话,老公爵则满脸笑容,手中盘着自己的两位妻子。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赌场六肖公式规律 今日甘肃11选5走势图 云南11选5任五号码推荐 最先进的牌九手法 好运彩35选七开奖结果 浙江12选5走势图带坐标 冰球图片 最新福建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电子游戏厅加盟 手抄报足球主题画 黑石在线五子棋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 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 河南快三走势图500期 深圳风采福利彩票